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四十九章 千里神坟(上)求推荐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嗷——”凄惨大叫在半空中不断响起,周寇一看顿时吓得汗毛乍起,那头巨狼和妖族骑士被一头诡异的巨虫掉在了口中,那虫子像是一只竹节虫,却有七八十丈长短,碧绿油亮的外壳看上去就像是用翡翠雕刻而成,当中元能流淌格外清晰。

    它的六条虫足极为细长,诡异的反向折叠着,行动上敏捷无比。

    而它的颚口好像一柄巨大的钳刀,正夹住了狼骑用力的甩动着。巨狼的惨号声惹恼了它,用力一咬,咔嚓一声连狼带妖,骨头全断了,顿时没了声音。

    它一摆头,将狼骑远远丢出去。而周围那些狼骑呼啸着想要逃走,顾不上去追杀人类了。

    但莽虫却不会放过他们,身躯在山林之间扭动蹦跳,显得游刃有余。它的躯干更像是蜈蚣,可以任意角度转动,用颚口和鞭须随意攻击巨狼。

    狼骑没想到会招惹到这样一头巨虫,而且这东西似乎非常记仇,三两下就将七八名狼骑杀死,剩余的一哄而散,巨虫出吱吱的古怪叫声,飞快的穿过山林追了下去。

    宋征五个奔逃,周寇还被他拉着,面朝战斗的方向,忽然眼中闪过一丝疯狂:“好材料!”

    他取出一枚漆黑的小碗,朝空中一抛,碗底出一股特殊的吸摄之力,那几头被杀死的巨狼兽魂晃晃悠悠的升起,钻进了小碗中。

    他将小碗收回来一看,里面一片氤氲好似水面一样,当中有七条小小的狼魂,茫然的游动着。

    跑了几十里,天已经彻底黑了。五个人找了一座山洞,洞口外是一大片复杂的巨岩,不走到一丈内,根本看不到这里还有个山洞。

    钻进去清扫了一番,史乙一屁股坐下来:“咱们运气好,是八阶莽虫迴蜈,这可能是所有高阶莽虫之中最温和的,睡着了就什么也不管,但被吵醒了就会非常记仇。”

    五人在一只睡着了的迴蜈身边修养,难怪一个时辰都很平静。而且这次运气真不错,狼骑不注意惊醒了迴蜈,否则五人应对数十狼骑,能否活下来只能是五五开。

    周寇则抱着自己的小碗嘿嘿傻笑。

    宋征坐在洞口默默不语,一旦平静下来,不可避免的想到了目前的绝境。他们是还活着,可是还能活多久?今天的运气不可能一直都在。

    夜风呼号,隐隐传来远处巨兽的咆哮,莽虫的欢鸣,风中更是夹杂着血腥味,不知道是哪一位猎食者的收获。

    “别想了。”史乙拍拍他:“去休息一下,我来守第一岗。”

    宋征勉强笑了笑,靠着洞壁合衣躺下了,虽然脑子很乱,但这一天实在太疲惫了,他眼皮子沉重,很快就沉沉睡去。

    ……

    第二天一早起来,他忽然对大家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办法,但有九成可能会失败,被天火惩罚而死。可是我不想在绝域里碰运气了。这里只有灭亡没有运气,那些灵物皆有强种守候,我想去试一试。”

    四人一愣,王九狂喜:“书生还是你行,我就知道你肯定能想出办法来。”

    宋征苦涩摇头:“我说了,最多只有一成可能。”

    王九连连道:“已经很高了,咱们去抢夺灵物,一成可能都没有。”

    宋征道:“可是在绝域中说不定能活下去……”

    “活下来?这几天能算活着吗?而且说不定下一刻就完蛋。”周寇哼了一声,手里还抱着自己的小黑碗。

    宋征已经想好了:“我先去,你们在后面看着,如果成功就立刻像我一样做,如果我失败了……你们就赶紧退回来吧。”

    他接着说道:“其实我心中早就有怀疑了,而且胖子你也说了,天火这是要弄死我们,不合理,天火没必要这样折腾我们,它完全有能力直接杀了我们,何必如此大费周折?所以这道圣旨应该是有破绽的。”

    “而且咱们来之前,那些逃跑的人,也证明天火未必真是死物,他能分辨有事外出,和真心逃跑的区别。所以,它一定会给我们留下一条活路。”

    ……

    虽然宋征相信自己判断没有错,但是这毕竟是一场生死考验。而且一旦他这么去做了,非生即死,正反两面这样的选择最为残酷!

    五人再次跋涉,往天断峡谷赶去。路上处处涉险,好在这次本身他们就没有太过深入,再加上死里逃生的经验丰富,时刻小心翼翼,终于在五天后,一身是伤的赶到了天断峡谷神烬山一侧。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但上一次强种洗地的痕迹处处可见,石壁上血迹斑斑,山崖下白骨森森。峡谷口西北方向三十里,隆起了一座高高的土山,那是一群好战的虎蚁筑起的新巢穴,它们准备进军天断峡谷。

    史乙带着周寇,把周围侦查了一圈,回来之后严肃道:“周围危险地强种多了不少,除了荒兽莽虫,还有妖族巡逻队的痕迹。”

    宋征点点头:“咱们第七镇的人呢?”

    “还有不少,几百人吧,都聚集在峡谷口,他们抱团了,不然难以活下去。”

    宋征深吸一口气,忽的朝四人一笑,故作轻松道:“祝福我吧,希望能找到一条活路。”

    王九眼圈一红差点落泪,赶紧低下头去掩饰,咬牙切齿的恨着那天火。赵绡抿了抿嘴,可惜嘴角已经有了皱纹:“事成,我们一起逃出生天;事败,我们也会很快去陪你。”

    史乙嘀咕一声:“臭娘们晦气……”

    赵绡扫他一眼,史乙连忙陪个笑脸:“我啥都没说。”

    周寇道:“要不换我去吧。”

    “不行,我去最合适。”宋征摇头,主意是他想出来的,风险当然由他来承担。同样因为是他的主意,他才是最能随机应变的那一个。

    他又检查了一下自身,已经破烂无比的衣衫整理出几分读书人的气息,抱拳一礼:“诸兄,希望还能再见!”

    言罢,他霍然转身决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