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五十章 千里神坟(中)求推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249902.html
    天断峡谷口,神烬山一侧,数百人东一团西一团聚集在巴掌大小的地方。除了第七镇的官兵,还有几个斗兽修骑的骑士,只不过他们的坐骑都已经丢失,孤身逃了回来。另外还有不少后方集市的修士。

    这些修士是最倒霉的,本以为是一次“机缘”,没想到一头扎进这样一场大难之中。

    这几天,他们时刻提心吊胆,这里虽然相对于绝域中安全一些,但是前不久刚刚经历了一场强种洗地,他们同样煎熬,并不比在绝域之中好过多少。

    这样一个临时的“营地”上空,始终笼罩着一种绝望的气息,人人都是一脸的颓败,相比于在洪武天朝中,修士们恬淡高雅的气质判若两人。

    这些人,简直就是修士中的叫花子。

    宋征出现在峡谷口,稳步走来。既然已经决定去做,他就狠狠地压下了心中的惶恐,坚定不移的去执行了。

    与营地中的修士们不同,他的气质中多了一种东西,当他从营地中穿过,即便是那些认识他的军士也没敢跟他打招呼。以往的上官,更是满脸疑惑。

    他也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眼中、心中,都只有那一团在前方熊熊燃烧的黑火。

    他身上多出来的那一种气质,让营地中的其他人很不舒服,他们在宋征过去之后才想明白,这种气质叫做“希望”。

    宋征是奔向希望而去,而他们都只剩下等死。

    这让他们格外不忿,有一名哨官嚼着一只甲虫,浓稠的汁液苦涩腥臭的回荡在口中,但他们已经没有食物,能有虫子吃就不错了。他望着宋征逐渐靠近天火的背影,咒骂道:“这头蠢猪,他以为自己是谁?一个小兵,还能弄到灵物不成?哼!”

    “纯粹找死。之前那些强行闯关的人都死了,他凭什么以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他该不会以为,能够从绝域中走出来,就可以通过天断峡谷吧。”

    还有人讥笑道:“你看那小子的眼神,恐怕已经疯了,恐怕只是一门心思的想要逃离神烬山。”

    这群人之中,有两人坐在一起,虽然也有些落魄,却并不像叫花子一样。两人看到宋征愣了一下,彼此望了一眼都站了起来。

    他们是孟天九和井川北,他们见识过宋征在近乎绝境的情况下,以一敌五击杀闵熊文一伍,这样的狼兵不是在困境中绝望的人,他们心中一丝疑惑,想要弄明白宋征到底想要干什么。

    ……

    宋征听不到他们的话,他使用了绝大的勇气,才将心中的恐惧都压下来,一往无前的冲向天火。他很清楚自己相当于赴死,只是死中求生还有一线希望而已。在通往天火的这一路上,他不敢让自己有任何别的想法,害怕自己会失去最后的勇气。

    他屏蔽了六识,外界的一切其实已经感知不到。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恍惚间已经来到了天火下,抬头仰望,外黑内红,金文缭绕。他歪着头端详凝视,心中忽然一片空白。

    他轻轻从怀里摸出来一只小竹笼,双手呈了上去。

    后面那些人一片哗然:“他竟然真的找到了灵物?凭什么!”

    然而在众人的瞩目当中,那只小竹笼内,慢慢飞出来一只虫子。

    “那是……宝星甲虫?”他们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尤其是那个哨官,嘴里正嚼着的,正是这种甲虫。

    “他想干什么?”

    “戏弄天火吗?”

    在他们看来,宋征如此煞有介事的敬献一只小虫子,根本就是对天火的亵渎!可是出人意料的事情生了,圣旨的金光当中蔓延下来一道光河,包裹住了那只宝星甲虫。

    这只神烬山并不罕见的虫子,想要挣脱却很快被光芒淹没了。

    而后,符文圣旨下方多出来一行字:

    宋征献上灵物“宝星甲虫”一只。

    就连宋征自己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后面营地中更是爆起了一片猛烈的喧哗:“虫子?灵物?!”

    宋征猛的回过神来,身躯一软跪倒在地,他双拳重重锤进地面,而后振臂而起仰天长啸:“史头儿,赵姐,胖子,土匪,

    成了!

    成了!

    成了!”

    他大喊三声,宣泄着内心的狂躁,压抑到了极点之后的彻底释放。天火已经认可了他的敬献,证明他猜的没错,灵物,也可以简单的理解为有灵之物。只要有生命,就有灵性,虫子也可以算数!

    山崖上,史乙四人激动得全身抖,不顾一切的冲了下去,王胖子半路上被绊了一下,一头栽倒,然后整个人就像一个球一样咕噜弹跳的一直到了峡谷里。

    虽然鼻青脸肿,但王九笑的跟朵大丽花似地。

    他杀上来拥抱宋征,毫无悬念的用体重碾压了可怜的书生。

    史乙赶忙拿出自己捉的虫子敬献上去,圣旨下立刻有第二道金光文字闪过:

    史乙献上灵物“宝星甲虫”一只。

    随后,又是:

    赵绡献上灵物“象鼻锐毛鼠”一只。

    周寇献上灵物“碧玉螳螂”一只。

    王九献上灵物“碧玉螳螂”一只。

    五人大笑,一起搭着肩膀,并排从天火下走过,步子越来越大,最后一路狂奔,冲进了皇台堡。他们在这座战堡中服役多年,经历大小战斗无数,从来没有像此时一样觉得此地如此亲切可爱!

    后面那些将士们,哄一下散了,各自去捉虫子抓老鼠去了。

    ……

    回到皇台堡之后,圣旨下的金光翻转流淌,赏赐落下:

    宋征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四烈波光一团,道韵微澜一次,八卦古钱一枚。

    史乙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四烈波光一团,一阶八方印一枚。

    赵绡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四烈波光一团,战具神臂弩一具。

    周寇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四烈波光一团,元磁宝煞一团。

    王九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四烈波光一团,元胎兽筋丸一枚。

    一点点灵光从天火内外飞向了皇台堡。光芒分别笼罩了五人,片刻之后,他们身上的伤势已经彻底恢复,宋征失去的那只脚也长了出来,反而有点小小的不习惯了。

    灵光落入怀中,大家各自检查了一下,不由得笑了。

    天火够狠,圣旨下达毫不手软;但赏赐也真是大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