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虎骄兵穿行在地下,他已经靠着这门神通躲过了许多凶险,这一次更是有了经验,只要躲开那些地下巨蚯之类的强种,应该不会太大的危险。

    唯一的问题是,在地下穿行,很难判断方向。

    虎骄兵左手的芥指中就有一件灵物。

    他可是第七镇总兵,镇守神烬山绝域几十年,总有些旁人所不知道的好处。这一件灵物就是其中之一。虽然在灵物当中,只能算是最低级别的,但至少是一件灵物,天火不能不认!

    天火圣旨颁布的时候,他就知道了。虽然他被关押了,但这可是在他的地盘上,他想知道什么一定能知道。

    他立刻判断,整个皇台堡,只有自己能活下去。因为除了他,不会有人拥有灵物,就算是钦差大人,也不会有。

    这件灵物能到他手里,纯属机缘巧合,偶然性极大。

    而且他知道钦差对于天火和圣旨,抱着一种嗤之以鼻的态度——他这种心态,更不可能挺过这一道圣旨。

    总兵大人这次被丢进神烬绝域,身边还有那几名看守他的斗兽修骑。虽然身上带着法器镣铐,但总兵大人可是明见境大修,他轻松杀了那几名骑士,找到了钥匙打开身上的镣铐,然后就一路入地潜行。

    可是这中间跑错了好几次路,只能不断的调整方向。

    他心中不免焦急,因为只要回到天断峡谷,他就逃出升天了,多在神烬山中留一刻,就多一分危险。

    但是这一次,虎骄兵无奈的感觉到,自己可能又走错了。又潜行了一阵,他忽然停了下来,脸色猛变。

    他感觉就在前方十丈,有巨大的危险!

    作为明见境的大修,这很不正常。他修炼至此,早已经有了“趋吉避祸”的神通,如果有危险,应该能够在数十里之外就感应到。可是一直到了十丈,他才忽然察觉,很可能前方之物的实力远远高过他。

    可是前面那种危险并没有遮掩的意思,但他还是靠得这么近了才察觉,这又很不正常了。

    虎骄兵缓缓向上浮起,如同浮出水面一般。四周一片漆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他只露出半个身体,朝前方看去。那是一座山峰,黑夜之中山高如巨鬼。

    在前方远处,影影绰绰的跪着九个巨大的黑影。他心里咯噔一下,再低头一看,十丈外有一个大坑,里面一片白茫茫的。

    虎骄兵在黑暗之中看的不太真切,稍稍靠近了一点,运足目力看去,顿时惊得往后一闪:大坑中白骨层层叠叠,有妖族、荒兽、莽虫、人类,甚至还有一些形状奇特的巨骨,可能是来自某些神秘的存在——竟然是一座恐怖的万人坑!

    而在那铺满了大坑的白骨最上方,有一具“新鲜”的尸体十分眼熟:余同生!

    朝廷从二品大元,兵部侍郎,钦差大臣,命通天尊余同生。

    从痕迹上看,他似乎是自己冲进这座万人坑中,虎骄兵有些不明白:应该是远远逃开才对呀。

    他缓缓朝后退去,下半身在地下穿行,上半身慢慢沉下去,一个转身就跑。

    可是刚跑出去几丈,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后退去!他顿生惶恐,知道背后那危险不肯放过自己!

    他拼力朝前遁去,很快惊讶的现,他并不是被控制住了,而是周围的天地被控制住了。

    他仍旧再向前,但天地的规则生了变化,“前”在天地之中变成了“后”!他大吃一惊,这等神通他听也不曾听说过,看起来并不如何惊天动地,却极为困难,绝不是修士能够达到的,哪怕是玄通境,也做不到!

    “啊——”他一声恐惧大叫,却现自己喊了,但是“声音”被从这个天地之中拿掉了,没有声音!

    他不断朝前,却一直在倒退。他立刻后退,天地规则却恢复了正常!不管他如何抵抗,都好像被巨人在掌中戏弄的小蚂蚁,毫无意义。

    他立刻猜到,余同生想必也是一样奋力逃走,却笔直的冲进了万人坑之中!

    万人坑中的一处白骨忽然涌了起来,地遁的虎骄兵从万人坑的坑壁上钻了出来,一头栽倒在白骨之中,这一刻,他的世界再次被改变,“生”变成了“死”。

    虎骄兵在皇台堡的时候,每临大战都会忍不住想到“将军难免阵上亡”,他也曾有过准备死在塞北。他境界虽高却也不是无敌——但绝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以这种悄无声息却改天换地的方式死去。

    他滑落进了万人坑的深处,带动白骨哗哗作响,心中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神烬山为什么被称为神烬山,传说是因为在荒古时代,人族还在茹毛饮血,妖族还是半兽状态,有神明如流星一般燃烧陨落在这座大山之中。

    他忽然明白了:那如巨鬼一般的山峰,其实是一座大坟。

    史前神坟!

    ……

    回来的回来了,没回来的永远也不会回来了。

    比如钦差大臣余同生,比如第七镇总兵虎骄兵。

    事实上也只有当时在天断峡谷神烬山一侧那几百人回来了,因为他们从宋征那里知道了如何“破解”圣旨。

    剩余在神烬山中的兵将们,除了少数有传讯手段的得到了消息赶回来过关之外,其余的肯定都死在了绝域之中。

    这一次损失真的十分惨重,而整个皇台堡,最高长官现在居然只剩下一位营将!

    悲恸之中,天公营营将欧阳公令出面,上书朝廷禀明皇台堡的惨状——虽然他很不愿意接受这个差事,因为朝廷一定会大怒派人来调查,他必定是第一个被审查的。

    可惜他没得推脱。

    活着回来的将士们各有赏赐,几个来皇台堡寻找“大机缘”的修士走了狗屎运,也一样被赏赐了。

    他们尝到了三烈波光的好处,食髓知味,各种消息立刻从他们的渠道传递出去。

    皇台堡,天火,诡异圣旨,凶险与机遇并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