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十六人当中,为两人一老一小,另外十四人明显都是随从、手下。他们进了集市,只有几个醉军汉扫了一眼,看到一水儿的汉子,没有女人就没了兴趣,自顾自的喝酒。

    只是队伍最前面的那小子,生的未免过于柔弱了一些,白白净净,柔柔弱弱的,跟个娘们似的。

    老者吩咐了一声:“去找个住的地方。”

    “是。”身后一人催马而去,很快就撞开了一家客栈的门。里面早就没人了,但毕竟贴着第七镇的封条,他们却视而不见,显然自信背景大到足以无视第七镇的地步。

    “……老爷,有些肮脏,您和少爷请稍后,我们打扫一番。”

    老者微微颔,和少年等在外面。老者稳如泰山,但是那少年,进了皇台堡的范围之后,养气功夫就显得有些差了火候。

    老者并不提醒他,只是微微一笑。

    骑士们进了客栈,其中一人打眼一看,找到了风门所在,朝着那个方向上举轻若重的推出一掌。灵元涌动,催起了一股狂风。

    但是这风却是奇怪,看似狂猛,却没有巨大的力道,呼啸一声绕着整个客栈转了一圈,依次穿过了每个房间,将落在器物上的浮沉尽数卷起,而后卷到了骑士面前。

    他把手掌往下轻轻一压,五指内扣。旋风迅的在他掌心下平静,只留下一只脸盆大小的尘团。他轻轻一送,扔到了外面去。

    “老爷,少爷,已经打扫干净,您请进来吧。”

    一老一小进去之后,骑士们关好了门,按照阵法方位守在了两人交谈的房间外。

    “爷爷,你能感受到那天降神物的力量吗?”少年迫不及待的问道,声如黄鹂,原来真是个女子。

    老人溺爱一笑,轻轻摆手道:“就知道你肯定沉不住气,哈哈哈。”

    女孩净脸儿微微一红,摇着他的胳膊撒娇起来:“爷爷,你快说嘛,人家肯定不如您这位玄通境初期大高手稳如泰山嘛!”

    老人做出一副要被晃散了架的样子来:“好好好,你先放过爷爷这把老骨头,我来告诉你。”

    他神色一正,道:“妃儿,此次事关重大,你一切行动都要听爷爷的安排,明白吗?”

    潘妃仪认真点了点头,一双明净的大眼睛眨了眨。

    老人望向皇台堡,从怀里摸出来一只小小的酒葫芦喝了一口,才说道:“此物,不能小觑!”

    “在皇台堡外三百里,我对这东西毫无感觉,但是一步跨入一百里的范围,立刻就有了感觉。我猜测,如果那些耸人听闻的传说属实,那么一百里应该是这东西限定的范围。咱们进来了,就算是入局。”

    如果宋征在这里,一定会毫不客气的告诉这位大高手,你把天火想得简单了。皇台堡向后的“范围”没有一个固定的界限,好比上一次,虎骄兵迎接钦差,走出去上百里也没事。

    可是那些商人,还有后来逃跑的官兵,用不了几十里就会死于非命!

    而沿着皇台堡向两翼延伸,千里皇台堡防线都在范围笼罩之内。

    潘妃仪明净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惶恐,虽然为了某个目的决定来到这里,但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些恐惧的。

    老人看到了,却没有安慰她,而是道:“等踏入这集市,反而感觉不到那东西的力量,但在爷爷的‘阴神界’内,可以清晰地‘看’到,那东西仍旧在那里,明明看得到,却感觉不到,实在……匪夷所思。有关此地的那些传言,只怕所言非虚!”

    潘妃仪不由得抖:“爷爷,那咱们……”

    老者傲然一笑,道:“放心吧,有爷爷在,不管什么敌人,爷爷也能护你周全。只是这次你要明白,爷爷带你出来,乃是孤注一掷!”

    潘妃仪用力点头:“孙女明白,爷爷请放心,为了我饮火宗独霸同州,我一定会拼尽全力!”

    老者欣慰颔,赞道:“你已经很优秀了,可惜同州还有两个和你一样优秀的青年。”

    客栈外,一伙修士走过去,有人不经意的瞥了一眼客栈内,看到了守在一个位置上的骑士,不由得身形一顿,又飞快走了。

    他的同伴问道:“怎么了?”

    “看到一个熟人,赤炎火龙骑的人。”

    同伴吃惊道:“那是同州三天柱之一饮火宗宗主亲卫,他们出现在这里,难道说……饮火宗宗主驾临?”

    同州位于皇台堡后方,边境之上修行成风,境内门派众多。同州三天柱,便是最强大的三个宗门。饮火宗、雷汲门、武丁神教,三足鼎立瓜分同州各方资源和利益。

    “潘济会就算是真的来了也没什么意外,同州三天柱竞争越来越激烈,听说去年的时候,已经从暗斗展到了明争,引得州牧大人不得不以朝廷的名义出面压制。想来三天柱受到了严厉的警告,今年以来,老一辈的偃旗息鼓,将各自的年轻天才推到了台前。”

    “这是老一辈觉得争无可争,将希望寄托在将来了。”

    “正是如此,饮火宗的代表,就是潘济会的亲孙女,有明眸仙子之称的潘妃仪。可是雷汲门和武丁神教的少年天才一点也不弱,甚至最近这几个月,潘妃仪隐隐有些落后的迹象。”

    “这般看来,是潘济会想要借助天降神物的机缘,为孙女夯实基础,借力在同州三天柱的争斗中独占鳌头?”

    “想必是这个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