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妖族杀过来了,有龙骑,传说中的龙骑!妖皇御驾亲征了!”

    慌乱的叫喊声从城头上传来,五云卫那群蠢货凄厉的声音,传遍了整个皇台堡,顿时士气大损。

    宋征开始吓了一跳,还以为是自己等人被现了。很快门外传来一片慌张的声音,守在这里的卫所兵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快去叫醒哨官大人。”

    一群人丢下重要的军械库不管,急匆匆的跑去叫醒长官。

    宋征四个更不客气了,一股脑的卷走了许多宝物。

    他们从小门出来,外面五云卫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周寇鄙视无比:“一群废物。”王胖子只听到“龙骑”两个字,就吓得两条胖腿软,哆嗦连连问道:“怎么办,妖皇御驾亲征了,以皇台堡现在的状况肯定挡不住啊,咱们撤退就会被天火干掉……”

    “妖皇真的御驾亲征吗?”宋征有些怀疑,但迅即想到:“七杀部要进军皇台堡,必定从天断峡进出,他们会路过天火那里!”

    史乙也明白了,隐隐带着期待:“上城墙看看!”

    如果真的是妖皇来了,他看到天火会有什么反应?必定会出手的。如果妖皇除去了天火,他们就自由了,立刻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

    不怪他们没有责任心,皇台堡现在一盘散沙,根本不可能抵挡妖族大军。他们留下来螳螂臂当车,白白送死并且没有任何意义。

    五人跑出去,外面已经一片大乱。第七镇和斗兽修骑一共剩下不到一千人,五云卫占据多数。而现在堡内各条街道上,他们四处逃散,把一切都冲乱了。

    虽然本就没有死战的心气儿,但周寇看到五云卫这个样子,仍旧恨得直跺脚:“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快走。”史乙催了一句,他们避开大路,找了僻静的通道,或是直上屋顶,很快就爬到了城墙上。

    五人躲在女墙后面往下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天断峡谷当中,战堡的正下方是一只可怕的象骑方队,一百头巨象摆开,浩浩荡荡的碾压过来。巨象异种,威能各不相同。有的鼻中喷火,有的口嚼冤魂,有的蹄踏雷光,有的身摇飓风。

    象骑的强大远胜过狼骑,每一头都是一尊移动的战堡!就算是第七镇编制齐整,都难以抵挡一百象骑的猛攻。

    在象骑方阵后面,是一片漫漫火河。六千食火妖身上挂满了各种小火兽,火狸、火蛙、火蛇、火兔、火鼠等等。这些荒兽被他们饲养的特点相同:嘴小腹大。他们从身上摘下这些小火兽,用力挤压,火兽从肚子里喷出一片片流淌的烈焰。

    一只火兽肚子里的存火喷完了,就换上另外一只。

    他们不断在蔓延火河,从天断峡谷之外,一直到了现在。火河上有一艘巨大的独木舟正在行驶。

    独木舟粗两百丈,两头切断,中间挖空,乃是用罕见的十万年焱桑制成。传说世上最古老的那一株焱桑,生长在归墟的火海之中,是大日的归宿。所以焱桑天生能够在火焰之中漂浮。

    而制作这一艘独木战舟所用的十万年焱桑世所罕见,恐怕只有在绝域之中才能找到。

    但真正让宋征目瞪口呆的,是独木战舟上,盘绕着一头可怕的强种。它体型极为庞大,身躯无比臃肿,即便是两百丈宽的独木战舟,也只能是堪堪容纳下它的身躯。

    它九头七翅,腹下十六对巨大的虫足。身躯一半像蝗虫,一半像蜈蚣,后背的七翅五花八门,有肉翼、羽翼、虫翅。九颗脑袋只有最中央的那一颗,形似蜥蜴的脑袋平稳一些,另外八颗脑袋奇形怪状,有的像是螳螂,有的像是蝎子,有的像是毒蛇,有的像是壁虎……这些头只能控制自己的脖子,没有对身躯的控制权,让它们格外暴躁,不停地摇晃撕咬怒吼,对着皇台堡喷出一股股毒焰。

    中央的那颗脑袋上,凌风站着一妖,升高两丈,负手而立,鲜血一般的大红色披风迎风飘舞。

    “那是什么东西?”王九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怪异的强种,就像是将几十种不同的荒兽莽虫身上各个部分取下来拼凑在一起。让人看了极度不舒服,却也自内心的恐惧。

    “那就是五云卫那帮废柴口中的龙骑吧?”周寇说道。

    龙骑在妖族之中,只是一个传说,这头强种的确强大,但仍旧远远比不上真正的龙骑。

    史乙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问道:“书生,你见过吗?”

    宋征绞尽脑汁,忽然想到了很早之前,曾经在一本志怪的古书上看到了一个记载,他吃惊道:“七杀部竟然真的弄出来了,大伤天和啊!”

    他没有卖关子,飞快说道:“巨蛊,这是巨蛊。用几十种等阶相同的剧毒荒兽莽虫,从它们幼年开始就丢在一起喂养,让它们互相残杀吞食,最后只剩下一只!

    这还只是第一步,第二步就是将几十只第一步之后产生的巨蛊再关在一起,让它们互相厮杀吞食,最后只剩下一只。

    如此不断往复,到了第九步,才能诞生出真正的巨蛊!

    这样的强种不但无比强大,而且剧毒无解,暴躁嗜杀,是最好的战兽。不过妖族历史上,几乎从来没有真正成功饲养处一头巨蛊。”

    这样的饲养,耗费十分庞大,九转方成,就算是妖族也难以维持。

    赵绡看着下面,说道:“这头巨蛊也有问题,身躯过于庞大,难以行动自如,所以需要独木战舟和火河。”

    中央的蜥蜴脑袋脖子朝后微微扬起,一团怒焰在喉中凝聚,而后猛的朝前一扑,张口将火焰喷出来。

    轰——

    四人脚下的城墙猛烈一晃,将他们全都摔倒在了地上。城墙喀喀喀的炸裂开一道道巨大的缝隙。

    而蜥蜴脑袋上的大妖面带冷笑,俯视一切,尽在掌控。

    “不是妖皇。”史乙肯定道:“我看过这家伙的画像,妖族第三太子厌殃。在我朝的杀妖令上,他的脑袋值一个朝廷二品官职、千里封地!”

    可惜虽然很值钱,五人却没本事去拿。

    (读者群号:68o255o2o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