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你们快看!”

    雪峰金鹰王已经操纵阴阳玄黄之气,化作了一道巨大的灵气漩涡,凌空笼罩下来,目标是距离他们很遥远的一处地方。

    金光从灵气漩涡中透射而出,凝聚了一道巨大光柱。在光柱的笼罩之下,大地上出现了一片残破的古建筑。

    角楼、岗哨、营墙、辕门、箭牌……所有的一切,宋征三人都非常熟悉,这分明是一座浩大的军营!

    只是和他们经常所见的军营相比,这里的一切都大了数倍。即便是现在,也仍就能够看出来,某些位置上,有暗金色的光芒一闪而过,整个大营十分不凡。

    从规模上来看,这座大营至少能容兵十万!

    大营的辕门上,高高挂着一张匾额,上书古篆:禁卫神军北大营!

    整个大营被分为南北两部分,营内的一切建筑,分别朝着这两个方向倾斜,中间露出一条深深地沟壑。在沟壑的尽头,是一座高达万丈的古老金山,金山近乎破碎,裂缝如同蛛网,起源于一只钉在金山上的漆黑巨箭!

    “这是神军?神明的军队?!”

    “当年有人一箭射穿了神军大营,才导致这十万人大营分崩离析,陨落世间吧。什么样的存在,能有如此可怕的力量?便是传说中的天妖也办不到。”

    “天妖只是具备了挑战神明的能力而已,绝没有这等实力。”

    “难道是……传说中的,古魔?!”

    宋征看过很多关于遗落岁月的远古记载,只不过都是一些传说,有写书人听到,就记录下来。绝大部分恐怕都是杜撰,但其中提到了在最为久远的岁月之前,天地初开,万界起始的时候,神魔之间曾经爆惊天大战。

    这座神营虽然已经陨落世间,但是其中仍旧蕴含着可怕的兵煞之力。对于阴冥天生压制。而宋征等人乃是官兵,在这样的兵煞之力当中,不但不会感觉到难受,反而会得到加持。

    而天空中那头可怕的雪峰金鹰王,目标正是那座神营。神营当中不知还藏着什么宝物,竟然引得这头荒兽中的然存在也亲身杀来。

    “它在忌惮什么?”宋征惊讶,因为他看出来了,雪峰金鹰王连连鸣叫,以金光照耀大地驱散黑暗,阴阳玄黄之气不断灌注下来,对这种经历了无尽岁月延续到现在的残破神营,是一种强烈的侵蚀。

    但看上去占尽了上风,它却始终不敢扑下来。

    赵绡忽然道:“你们看辕门前。”

    宋征和周寇各运法术远远看去,辕门乃是用一种布满了神异花纹的古木制成,这种古木不知是何材质,似乎万古不朽,即便是在雪峰金鹰王的阴阳玄黄之气的侵蚀下,也仍旧屹立不倒,甚至没有半点朽化的迹象。

    而在高达数百丈的辕门下,有一个相对渺小的身影。

    “他”岿然不动,摆出了一个奇特的姿势。

    “是史老千吗?”周寇急忙问道,宋征的雷水洗目比他的战道瞳更胜一筹,已然看清楚了:“不是,那是一尊雕像!”

    “雕像?”周寇大为奇怪:“堂堂雪峰金鹰王,会忌惮一尊小小的雕像?”

    宋征也十分奇怪,那是一尊古老的铜像,材质看上去和他的道雷鼎书大鼎类似,同样生满了铜锈。

    铜像的腰上别着一把有些奇特的刀,宋征猛然间还没看明白为什么自己觉得古怪,仔细观察之后惊愕现,铜像的腰间,是一把石刀!

    石刀狭长,恐怕轻轻一碰就断了。

    为什么一尊铜像,却要配上一把石刀?而石刀插在铜像的腰间,铜像弯腰躬身,半跪在辕门前的大地上,一手扶着刀鞘,一手按着刀柄,这是一个随时可以把刀一击的姿势。

    宋征因为仔细观察这石刀,不知不觉的沉醉了进去。他现铜像这个姿势,玄妙无方。似乎整个天地,都被它即将拔刀一击的姿势“牵扯”住了,这一击虽然还未出,却有一种可以威胁一切的感觉!

    这种深奥玄妙的身姿,暗合了某种天道,与杀戮有关——而杀戮本身就是天道的一部分,归属于生死之道。

    他越看越沉迷,越看越有新现。每当他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弄明白了所有玄妙,紧跟着就会有新的现,让他对于这一姿势的认知,进入了一个新的层次,如同开辟了另外一层的天地!

    刀型如剑,长三尺有三。宋征的巨刃陌刀长一丈,但是他却不由自主的摆出了这个姿势。巨刃陌刀无鞘,居然也可以舒畅的施展这个姿势,哪怕是最后拔刀一击,应该也能成功。

    宋征不断地变化着自己的姿势,因为他总觉得和那铜像比起来,自己差了些神韵。每一次改进,那种关于杀戮的“神韵”就增添一分,他一直在不断地向着那尊铜像靠近,却始终觉得差了一点。

    他将铜像的姿势,深深地烙印在了脑海中。这一刻,脑海中没有神烬山,没有皇台堡,没有天火和圣旨,甚至没有了自己,只有那个姿势!

    忽然,雪峰金鹰王一声嘹亮鹰鸣就要扑击下来。在它的阴阳玄黄之气侵蚀下,神营已经显得摇摇欲坠,时机成熟了。

    可是就在此时,那雕塑骤然一动,挥刀击天!

    唰——

    周寇眼前一花,再去看的时候才现,铜像并没有动,动的乃是铜像身上凝聚的“势”!只是一道虚影自铜像上一闪而出,天空中的雪峰金鹰王一声惨叫,鲜血洒遍长空,六百丈的庞大身躯,被这一刀斩成了两半。

    两半尸身翻滚落下去,鲜血洒遍长空,灌溉在神营之中。

    神营内的大地,饱饮了九阶荒兽的鲜血,竟然出了一连串植物生长的声音,极为清晰。但是分明看不到有什么东西在生长!

    轰轰两声巨响,雪峰金鹰王尸身落地,尸体中流出的鲜血,很古怪的全都朝着神营中流淌过去,却又显得十分自然,好像只是普通的“水往低处流”。

    那铜像仍旧守在辕门口,似乎这就是它的职责。又似乎,它只是一尊普普通通的铜像,一刀斩杀九阶荒兽的风采,根本不是它。

    周寇脑中热,不知受了什么影响,猛的朝雪峰金鹰王的尸体冲起,九阶荒兽一身都是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