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七十四章 若心怀善念(中)
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忍着心里的恶心,宋征催促大家:“快些动手,很快就会有其他的猎食者赶来。”

    巨妖的脑袋有两三丈大小,大部分都已经残破不堪,完整的不过十个,这其中脉河境的只有四颗。好在他们之前有两颗食火妖脑袋,还富裕一个。

    砍下了四颗妖装进芥指里,他们赶紧脱身。因为已经隐隐感觉到,几座山峰之外,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正在蛮不讲理的撞开一切杀过来。不是古妖,就是巨兽。

    天亮之前,他们终于赶到了营地附近,五人不由的松了口气。在营地里躲一天,他们就能安全的回到皇台堡了。所有人心中轻松不少,强烈的生存压迫感终于散去了一些。

    王九背着周寇,他受伤昏迷的时候,是周寇背着他,现在周寇昏迷不醒,变成了他背着周寇。他觉得自己赚了:“难兄难弟呀土匪,但你比我轻多了,还是你吃亏。”

    “这个亏老子愿意吃一辈子,你永远受伤,我不受伤,让你血赚,成不?”周寇醒了,没好气的骂道。

    王九大喜:“你没事?”

    “怎么可能。”周寇虚弱无比:“估计要将养一段时间,怎么样,妖攒够了吗?”

    宋征一笑:“够了,多亏了你。”周寇裂开嘴,开心的笑了,好像放下了什么心事。

    担任前哨的赵绡忽然停了下来,侧耳一听,回头朝他们打了个手势。四人轻手轻脚跟了上去,赵绡指向了一个方向,而后大家一起悄然爬上了一旁的大树,清楚痕迹,用树叶挡住自身。

    气味之类的,当然也用奇药处理掉。

    时间不长,有一群人仓惶逃来,衣衫破烂,满脸惊恐。身上到处都是一块一块的疤痕,不像是烧伤,倒像是被毒液腐蚀的。

    五人在树上互相望了一眼,都有些意外,因为这群人他们认识,刚被圣旨丢过来的时候,跟他们一起的五云卫那群人。

    为的还是那个络腮胡子小眼睛的把总。不过这些人不是被那头扛棺而行的古妖以法宝葫芦收走了吗?怎么会将他们放出来?以他们的实力,更不可能自己逃出来啊。

    那群人完全是慌不择路,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御措施,冲进了这片树林,忽然从树上垂下来一只碗口粗的七花毒蟒,一口咬住了队尾一个人的脖子,卷着他拖到了树上。

    “啊——”

    他们被吓坏了,一起尖叫,几个战士捡起地上的石块砸了过去,这种手段怎么可能威胁到五阶荒兽?

    七花毒蟒身上七种花纹,体内七种剧毒。那战士被它咬中的刹那就已经中毒身亡了。它将自己的猎物拖走,足够吃了,就懒得理会其他人。

    络腮胡子小眼睛的把总张开手臂,制止了其他人,惊恐道:“快走吧,他活不成了。”

    可是他们眼看着就要闯进一只人面鬼蛛的大网里,周寇实在看不下去了,从树上滑下来大喊一声:“不准动!”

    那群人意外,看到周寇想起来了:“是你。”

    尤其是络腮胡子小眼睛,他虽然慌乱,但还有几分理智,马上反应过来,第七镇狼兵营的同袍,可是经历过两道圣旨了,更懂得应该如何应对眼前的危局。

    他大喊道:“听这位兄弟的,都别动!”

    一只车轮大小的漆黑蜘蛛,后背上长着一张人脸,却有三只眼碧绿的眼睛,从一颗万年古树上滑了下来,似乎对周寇十分不满,吱吱怪叫露出两颗恐怖的漆黑毒牙。

    宋征也从树上滑下来,取出一截东西来,那是上一次他捡到的啄天雀的舌凿。

    上面还残留着九阶荒兽的气息。莽虫的灵智大都逊色于荒兽,感应到这种气息,五阶的人面鬼蛛立刻相信是九阶荒兽,灰溜溜的逃走了。

    那伙人顺着人面鬼蛛的方向,看到了那张隐藏在树林之中的大网,顿时一阵后怕。刚才那只七花毒蟒只能吃掉一个。但如果他们一头撞上去,恐怕所有人都会被蛛网缠住。

    他们感激无比,周寇却一摆手:“小心一些,我们能救你们一次,不可能一直救你们。”

    他朝宋征点了点头,五人转身就走。他们已经仁至义尽,这里可是神烬山,他们也不过是五个燃穴境的小角色罢了,自己尚且要小心求生,奋力挣扎,哪有能力去照顾别人?

    但是络腮胡子小眼睛扑通一声跪在地上,爬过来抱住他的腿:“兄弟,求求你了,你救救我们吧!”

    他往后指着:“你不看僧面看佛面,这些兄弟,都不是真正的战士,都只是在卫所里混口饭吃。他们里面有十个人,是因为实在活不下去了,拿了钱进来顶名额的。

    皇帝下旨要调动五云卫,可是空缺太多了,上面给每人三两银子,说是到边关走一圈,充个人数就行啊!

    兄弟,你问问他们,他们哪一个不是上有老下有小,七八张嘴等米下锅,实在是没办法了才跟着来的?

    让他们死在这里,那真是老天无眼啊……”

    周寇刚看去,那些卫所兵哗啦跪倒一片,连连磕头:“求恩人救命,我们真的是被骗来了的,我家中老母等钱抓药续命,我才拿了这三两银子,实在是事出无奈啊。”

    “我家的田地被村中的恶霸强占了,两个孩子还在襁褓之中,我也是实在活不下去了,想着三两银子,能够两个孩子一年的米粥钱,没成想会是这样的结果啊,大兄弟,求求您了,可怜可怜我们吧。”

    周寇心中一软,矛盾无比。他伸手将把总拉起来,左右为难中抉择着,忽然肚子上一痛,全身的力气好像都从那里漏走了。

    他两眼怒瞪,想要推开对方,可是那络腮胡子小眼睛实力竟然不比史乙弱,燃穴五十枚以上的境界。他一只手握着刀,狠狠刺进了周寇的肚子,刀尖略微朝上,猛一用力周寇再也无力反抗,整个人如同被挂在了刀上。

    宋征四个已经看到情况不对,怒吼一声:“你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