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潘济会忽的道:“猎杀脉河境强者,对你们来说非常艰难,但对老夫来说不过举手之劳。老夫可以帮你们出手,不过你们可以给老夫什么好处?”

    四人一愣,王九脱口道:“老前辈需要什么,只要我们能拿得出来尽管开口。”

    潘济会却是微微一笑,轻抚长须并不言语。他的孙女,潘妃仪站在后面明净的双眼眨了一下,看着这几个人,含义不明。

    宋征眉头一皱,潘济会贵为同州三天柱之一饮火宗宗主,玄通境初期的顶尖强修,他怎么会有求于自己?

    而且为什么他不肯明说?

    他脑中灵光一现:潘济会不会有求于自己,但他身后那个女孩,应该是他的孙女,想必是有求于自己的。

    他回头看了一眼史乙,后者上前一步,在他耳边低声说道:“同州三天柱彼此竞争……”将大致局势和宋征说了。

    宋征有些明白了,只是还不明白,这位老辈强者为什么不明说,一定要自己猜中。

    “老前辈,”他说道:“我知道一处地方,对我们而言十分危险,不过对于您来说难度不大。而那一处地方,孕育了一件灵物,对另孙女的资质提升和修行,都大有帮助。”

    潘济会露出有兴趣的样子:“哦,什么地方?又是什么灵物。”

    宋征道:“那里是一处火山,内里有一座燧火窟,孕育了一道‘先天甲古火经’!”这些细节,宋征刚才叙述的时候并没有提及。

    果然潘济会眼中精光一闪,喝道:“此话当真!”

    “晚辈怎敢欺骗前辈?是真是假前辈去了一看便知,我若是撒谎,那就是活腻了。”

    潘济会满意颔:“小友果然没有让我失望。我们一同赶去,想必那里看守的妖族实力不俗,他们的脑袋足以让你们度过这一道圣旨。”

    宋征大喜:“多谢前辈!”

    史乙几个人还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忽然之间绝处逢生,有一位强大的玄通境初期,愿意帮助他们猎杀妖族。

    他们晕晕乎乎的,跟着宋征一起拜下去。宋征起身来不再耽搁:“前辈,我来带路。”

    “好。”他答应了一声,四处看了看,很勉强的就将道:“周围没有合适的代步天禽,就它了吧,条件所限,几位小友莫嫌简陋。”

    他始终保持着顶尖强修的风度。这句话说得宋征几人有些莫名其妙,却看潘济会抬手凌空一抓,众人瞬间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这天地生了某种特殊的改变,似乎一切都以潘济会为中心,为他而进行了“改变”。

    宋征变色,史乙目中露出了仰慕和缅怀之色,轻声说道:“玄通境,天地为我所用大神通!想不到啊,离开京师繁华地,这么多年了,居然还能再见到这种大威能!”

    赵绡眼神中有莫名的光彩闪烁着,不知心中作何感想。

    天地大道改变着,凌空将一头巨大的漆黑莽虫,从前方的山谷中“挤压”了出来。这头六阶蛊毒虺虫吱吱大叫着,它向来桀骜不驯,在这一片领地内说一不二,因为身怀剧毒,就连七阶强种也不敢真的和它作对,却没有想到,今日竟然莫名其妙的被某种让它深深恐惧的力量押解而来。

    它看到了一群人类,当即大怒,却没想到当中那名老者,抬起手指来朝它的脑门轻轻一弹,嘣的一声,蛊毒虺虫感觉到一股神秘浩瀚的大力猛地一震颤,它的魂魄当场飞出了体外,甚至魂魄分离,差点就被拉入虚空之中,撕扯碎裂!

    虽然没有真的魂飞魄散,但是那种对于魂魄的撕扯之力,仍旧让它痛不欲生,这一生也绝不想再来一次。

    它呜咽着跪倒在了老人面前,乖乖臣服了。

    潘济会微微一笑,伸手比了个请:“诸位小友,代步的来了。”

    宋征震惊无比,他虽然曾经和父亲周游天下,但今日才真正见识到了所谓玄通境顶尖强修的风采!心中对于修行的未来,更多了几分期待:试想一下,六阶莽虫随手摄来,弹指“点化”就乖乖臣服!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

    王九却有些畏惧,看着那头莽虫,身上散着让人心悸的毒雾不敢上前。

    宋征却慷慨上前,纵身跳上虫背,盘膝坐下来赞道道:“宽敞舒适,多谢前辈。”

    “哈哈哈!”潘济会放声一笑,显然是在考验几人的胆量,宋征很合格。

    王九看到没事,才背着周寇爬了上去。众人都登上虫背,六阶莽虫身上宽阔,他们人虽然多,却也不觉得拥挤。

    潘济会一声低沉命令,莽虫听懂了,纵身飞起,虫翅展开达数十丈,半透明泛着灰黑,飞的穿行在天空中。

    不得不说,潘济会选择的代步工具很合适,虽然只有六阶,但因为身怀剧毒,那些高阶天禽也懒得来捕食它,虽然吃下去未必会被毒死,但是必定会肚子疼。

    宋征凭借自己的记忆指引着方向,走错了几次之后,终于赶到了那座巨大的火山。

    距离上一次妖皇鳞片波光洗地的时间并不长,三百里范围内仍旧是一片死地,强大的狼骑在周围巡逻,宋征暗中观察了一下,妖皇似乎又对此地增兵了,三百里范围内,巡逻的狼骑数量过了一千,以此推算,驻扎在火山附近的狼骑,至少也在两千之数。

    三十六头象骑占据了四个方位,守住了中央的火山。

    潘济会看到一片死寂,淡然问道:“小友是否还有什么细节忘记说了?”

    宋征知道瞒他不过,赶紧将妖皇隔空送来鳞片的经过说了。潘济会露出一丝为难之色,坦荡并不掩饰自己对于妖皇的忌惮:“妖皇可以隔空投送战力?这可有些难办了,一枚鳞片老夫自然不放在眼里,但妖皇本事不止于此,若是探来一爪,恐怕老夫唯有败亡。”

    宋征吃惊:“老前辈玄通境初期,连妖皇一爪也当不得?”他下意识的脱口说出,就觉得不妥,连忙想要补救,潘济会摆手:“直言无忌并无不妥。老夫不妄自菲薄,也不盲目自大,在修士之中,老夫已经站在九成人之上,但面对妖皇……唉,只能认一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