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潘济会一笑,怜爱的摸摸她的头:“放心吧,爷爷自有办法。那天火困不住爷爷的。”可是潘妃仪并不放心。

    他们被毫无防备传送到了神烬山绝域当中,如果爷爷真能对抗天火,当时就不会被传送过来。

    而短短两天时间,他们随行的十四位宗门强者都被荒兽莽虫杀死,爷爷也曾经拼力挽救,可是最终只能保住自己。这里到处都是危险,九阶、九阶多如牛毛。

    如果爷爷能够对抗天火,恐怕早就在追随者死绝之前,带着他们返回皇台堡了。

    “爷爷……”

    潘济会摆手平静笑着:“不要担心爷爷,我老了,活了几百年,什么风浪没经历过,放心吧我有办法。”

    潘妃仪低下头,明亮的大眼睛变得暗淡,蒙上一层水光。

    宋征在一旁冷眼旁观,暗自一叹。

    一大兜离桑果很快吃光了,宋征忽然抬起头来:“时辰到了。”

    三天时间过去了,宋征一转头看向潘济会,来不及说什么,就感觉到一阵晕眩,眼前一切忽然变得黑暗。

    “爷爷!”潘妃仪撕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想要抓住爷爷的手,可是紧跟着也消失不见。

    潘济会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消失,然后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朗声道:“来吧!”

    玄通境初期有自己的尊严和执着,绝不会束手待毙。

    可是他忽的一皱眉头,旋即惊讶的感觉到,自己的“天地为我所用”大神通,被人反过来用于自身。

    他之前抬手一摄,六阶蛊毒虺虫就被天地之力挤压着送到了自己面前,而现在,他被整个天地推动着,飞快朝前,一瞬间来到了一处地方。

    有巨峰如鬼,山脚下跪着九尊巨大的“雕像”,在他面前是一座巨大的万人坑,白骨森森。

    他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老夫可有资格跪着死?”

    然后整个人倒进了万人坑当中,在一片哗哗哗的白骨声中,一直滑到了坑底,和虎骄兵已经腐烂的尸体撞在了一起,再也没有站起来。

    他刚刚倒下,又有一个老太监从远处“狂奔”而来。

    ……

    “爷爷!”潘妃仪出现在皇台堡中,一声凄厉哭嚎。

    她的眼泪如雨而下,几天前一行人信心十足离开州府进入皇台堡范围,以为凭借爷爷玄通境初期的修为,什么魔物不过是送来一场机缘罢了。

    可是现在,客栈内空荡荡的,爷爷,十四位叔叔都不会回来了,只有她凄厉的哭声回荡在木楼之中。

    她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全身感觉到一阵阵的冰冷。

    ……

    宋征五人回到了营房内,扑通扑通的从半空中摔下来,跌了的七荤八素,不由得咒骂起来。

    这一趟,他们数次反复,希望绝望,被折磨的苦不堪言。最后共计收获食火妖妖一颗,狼骑妖四十颗,象骑妖三十六颗。

    其中脉河境的四十颗,知命境三十六颗,还有一颗明见境,是象骑领。

    实在无法均分,每人随便选了几颗带在身上,在被拉回来的时候,已经由天火圣旨自动收走了。

    “走吧,去看看这一次有什么赏赐。”宋征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只觉得从灵魂深处透出一股强烈的疲惫,他歇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道。

    大家翻身起来,一路出了营房,忽然在营墙下站住了,因为隐隐有众多妖族呼喝之声传来,宋征大骂一句:“混蛋!”

    大家飞快登上城墙往下一看,皇台堡外面,浩浩荡荡的一片妖军,他们混乱迷茫,数量少了足有四成,可是仍旧强大的不是皇台堡能够抵挡!

    圣旨将人妖两族一起丢进了神烬山,而后又将他们一同拉了回来。

    他们出生入死才度过了第三道圣旨的危机,可是皇台堡的大危难并没有解除。妖族围城,势大不可敌。一旦城破,他们同样是死路一条。

    因为妖族从他们的太子厌殃,到最低级别的妖兵,都明白现在能活在皇台堡中的人,至少都杀了他们一名同类!

    整个妖军大乱,厌殃太子同样惊恐。

    妖军被圣旨丢尽了神烬山,和食火妖一部相同,他们生长在神烬山中,但他们所熟悉的区域,仅限于自己部落周围。神烬山的绝大部分区域,对于他们而言和人类一样危险。

    他们有的几百妖,有的几十妖,松散的落在神烬山各处,在荒兽莽虫的攻击下损失惨重。

    其中绝大部分妖族,都没有办法在短短三天内找到返回自己部落的路途。厌殃太子和他的九头巨蛊在一起,身边还有食火妖和象骑亲卫。他随身带有重宝,很快回到了七杀部圣域。

    他带回去了珍贵的消息,妖皇终于知道为什么最近人族疯狂的朝神烬山深处“渗透”。鉴于他的功劳,妖皇准他住进妖皇殿,就近保护他的安全。

    但是在三天期限到来,他在睡梦中回到了皇台堡外。

    他的九头巨蛊,原本已经被送回虫池饲养,也同时被拉回来,他还在巨蛊头顶。

    那些跟他一起回到圣域的战士们也是一样,本以为安全了,没想到连妖皇也保不住他们。这让所有的妖族大军,对天火和圣旨产生了深深地恐惧!

    大军慌乱,自然不可能再次攻城。

    厌殃太子终于镇定下来,心中飞快转动,他想到了两个可能:

    第一,这是父皇对他的考验。故意让他被圣旨拉回来而不阻止,想要看看他在这种全军大慌乱局面下,能否控制局面,进而有所表现。

    第二,天火真的强大,父皇束手无策,如果是这样的话,他们的处境十分危险。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关键:似乎这一次,妖族只是成为了皇台堡守军的一个考验。

    那么如果将皇台堡守军全部杀了,圣旨没有了考验的对象,他们会否得到解脱?

    不管最终是否成功,约束全军,猛攻皇台堡,都是他目前应该做的最佳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