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赫连烈在朝中也有盟友,随后各种消息传来,他终于知道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种局面了。

    皇帝志大才疏,好大喜功,他一直想要重现北征大帝当年的荣光,可是却任用奸佞,朝纲败坏,国立不断衰退。

    但这位陛下自我感觉良好,接到赫连烈的奏报之后,忽然灵机一动:既然妖族不会从皇台堡进攻,那么朕的大军从天断峡谷杀入神烬山,也一定会收到出其不意的效果!

    如果是半月前,朝廷辅乃是刚正不阿的三朝老臣何异深,他一定会拼死力荐,拦住皇帝这个愚蠢的举动。

    ——之前数次,皇帝要也有类似的作死之举,都是何异深拼着老命拦下来的。

    可是半个月前,何异深的老父亲,命通境巅峰的文修天尊,寿元耗尽未能突破,撒手仙去。何异深不得以回老家守孝。

    皇帝立刻提拔了一批“深得帝心”的“能臣”,这些人全都是只会拍他马屁的阿谀之徒,结果皇帝说要出兵,朝廷中一片称赞之声,吹捧陛下英明神武,眼光卓著。天降神火,虽然邪异,但绝对是天赐良机,能够再现北征大帝当年丰功伟业,甚至更胜一筹。

    也有几本奏章严词反对出兵,甚至认为这是亡国之举。但皇帝陛下华丽丽的无视了。

    知道了真相的赫连烈身心俱疲,却为了八十万王朝精锐,一口气上了十三道将血急奏,请皇帝陛下收回成命。

    但派遣镇国强者率众赶来,想要降服天火的计划他却是赞成的。

    其实依着赫连烈的判断,连这些人都不要来。镇国强者对于任何一个大国来说都是国宝,少一位,在面对帝国的时候都要显得捉襟见肘。

    天通境说起来很强,但能强过妖皇吗?

    天火可以直接从妖皇殿里拉人,而妖皇毫无所觉,一位天通境赶来就能降服天火?

    可是他很了解皇帝,要是全盘否定,皇帝面子上过不去,就更难说服他了。

    他连上十三道将血急奏,夫人忧心忡忡:“夫君,如此做恐怕会触怒陛下啊……”

    赫连烈暗暗一叹,轻拍夫人的手:“尽人事、听天命吧。”

    很快这个消息就在皇台堡中传开了,周寇当场跳了起来:“皇帝老儿是个傻子吗,要把八十万精锐赶过来送死?这八十人全都葬送在皇台堡,洪武天朝还拿什么去防守关外妖族?拿什么对抗另外六雄?”

    宋征也是痛心疾,但他也明白一点:“没有亲身经历的人,绝难以相信天火的恐怖。”

    修真界各种神奇诡异的事情多如牛毛,但这天火,绝对是到目前为止最可怕的。它毫不畏惧人们将消息传递出去,甚至还有些鼓励他们将消息传递出去,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引得更多的人赶来。

    “但那可是赫连烈将军,皇帝连他的话也不信?”史乙无奈之极。

    宋征摇摇头,他现在和赫连烈同一个想法:亡国昏君!

    唯独王九怀有一丝侥幸:“八十万啊,说不定天火没能力控制这么多人,一下子崩溃了,咱们也就得救了。”

    其余四人直翻白眼,胖子想得太好了。

    ……

    整个皇台堡中,最心焦的毫无疑问是赫连烈,他的十三道将血急奏泥牛入海,朝廷始终不见回应。他越感觉不妙,这天他忽然想起来什么,将都天灵喊来:“上次那五名狼兵营的老兵,你再去找找,我有事要见他们。”

    都天灵点头:“好,不过将军,他们未必能挺过上一道圣旨。”

    赫连烈这才想起来,摆手道:“找找看吧。”

    都天灵又去了酿酒作坊,看到五人居然全须全尾,也是愕然:“你们居然都活着?”他连忙歉意一笑:“啊呸!我不是那个意思,走,将军要见你们。”

    五人意外,赫连烈还要见他们有什么事。

    等到了赫连烈面前,车骑大将军也意外,看了五人一眼颔一笑,意味深长道:“看来我们所有人,都小看了你们几个。”

    史乙五个连忙谦虚一声,赫连烈挥手让他们坐下,然后道:“我上了十三道将血急奏,可是朝廷还没有收回成命的意思。我想不出办法了,今天灵机一动,或许从另外一个角度可以说服朝廷,所以临时找你们来问问,从普通士兵的角度来看,你们觉得怎样才能说服朝廷呢?”

    宋征立刻就明白,以往似乎无所不能的车骑大将军,这一次也束手无策了,他现在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史乙张大了嘴,显得极为意外。他这个表情伍中其他人都很熟悉,知道伍长大人懵呆了,别指望他能有什么主意了。

    事实上史乙也确实没什么办法,他心头只有一个想法:这种天大的事情,将军怎么会找我们来商议?

    赫连烈见此情形心中一叹,暗道自己也是病急乱投医,怎么会想到要找他们问计?

    他正打算让都天灵将五人送回去,忽然有人开口问道:“将军是想要救整整八十万,还是想将王朝的元气暂时保住?”

    他有些意外的看去,说话的人他有印象,上一次叫他们来问情况,这个年轻人给他留下了很深印象,话不是很多,但切中要害,而且对于天火的一些分析很是准确到位。

    他想了一下:“你叫……宋征?”

    宋征点头,行了个军礼:“将军,正是属下。”

    赫连烈按了按手:“坐。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宋征斟酌着用词,其实心中也十分矛盾:“将军连上十三道将血急奏,想来能说的不能说的,该说的不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而朝廷迟迟没有回应,显然将军的努力怕是没什么效果,再想劝说咱们那位固执己见的皇帝陛下收回成命,已经不可能了。”

    都天灵在一边喝道:“宋征慎言!”

    宋征咧嘴一笑:“都将军,您去查一下我是什么罪名加入狼兵营的?”

    都天灵两眼一翻,也不去管他了,他想明白了,狼兵营每个人身上都背着死罪,根本不在乎在多背上一条。

    赫连烈想了想,不动声色对宋征道:“你接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