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古玉表面温润,深处却透出一股水墨一般的昂然古意。这是一枚用“魂玉”炼制的“冥鸦信”。

    赫连烈一共炼制了三枚,除了宋征之外,都天灵和剑无锋那里各有一枚。

    人妖两族都相信,灵鸦可以将亡者的灵魂带去幽冥,在那里进行审判和赏罚,然后进入六道轮回转世投生。

    冥鸦信当中可以存储一丝魂魄之力,如果在灵魂前往幽冥的过程之中出了问题——比如被人击灭了——这一枚冥鸦信可以继续孕育这一丝魂魄,保留再次进入六道轮回的可能。

    相反,如果灵魂顺利进入幽冥,那么冥鸦信就会失去效果,那一丝魂魄随之消散。

    赫连烈以自己的死,逼迫皇帝收回成命。但他觉得只是这样未免“不值”。他还做了另外一个安排:试探天火!

    从天火降下到现在,它一直是“无所不能”的。赫连烈想要摆脱却没有机会了,但他想要为身边的人争取一线希望。

    他研究了之前的每一次圣旨,又向宋征询问,确认了这魔物确实强大,连妖皇也奈何它不得。

    但他仍旧坚信,想要摆脱还是有希望的。

    他留下了三枚冥鸦信,以自己的死亡,来试探一下天火的威能极限在哪里。六道轮回乃是最高等级的天条之一,维持着整个世界的正常运转,非常强大!如果天火连六道轮回也能影响,那它就真的是世间无敌了。

    而如果不能,那么宋征三人还有希望借助六道轮回,彻底天火的控制。

    这个计划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天火处决的时候,会不会连同灵魂一起掐灭——这样的话不需要杜绝六道轮回,也能让赫连烈夫妻无法进入轮回。

    所以赫连烈准备了三枚冥鸦信,如果灵魂被灭,那么冥鸦信可以挥作用,继续进行试探。三枚冥鸦信如果全部失败,虽然仍旧不能完全证明天火有能力影响六道轮回,但也可以肯定通过六道轮回拜托天火此路不通了。

    而赫连烈夫妇陨落之后,隐藏在冥鸦信中的那一丝魂魄渐渐消失了!这说明夫妻二人已经进入了六道轮回!

    宋征振奋不已。

    这说明什么?有两种可能:第一,天火的确对六道轮回无能为力;第二,天火有能力影响或掌控轮回,可是在这方面它比较松散大意。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都可以确定,从此处入手,是有机会摆脱的!

    他拿起了那一卷手抄的道书,同样三份,分别给了他们三人。道书展开来,卷上写着此功法的名称《引魂祭》。

    这是一部将三魂七魄中的一丝抽取出来,另外修炼自成一体,类似于魂魄的“身外化身”的法门。

    和周寇之前为了彻底控制冥魂巨狼,牺牲自己一丝灵魂的法门类似,但要高明很多,并无后遗症。

    他认真的研读九遍,彻底掌握之后才开始修行。

    如果没有《古神炼》,他的魂魄弱小,根本承受不起这种的“切割”,但现在万事俱备。

    他默默地运转了《引魂祭》,灵魂之力在缓慢的生着改变。大约两个时辰之后,他轻轻睁开双眼,有一丝丝淡蓝色的虚幻光烟,从他的七窍中飘荡出来。

    七道光烟汇聚成了一丝,细细看去,虽然只是一道光丝,却似乎有着宋征整个人的气质。

    宋征心中默念法诀,并指在虚空中点画,那一丝分离出来的魂魄,慢慢的融入到了“冥鸦信”当中。

    这个过程非常缓慢,宋征格外轻柔。稍有不慎,这一丝灵魂之力就会彻底消散,而他现在的水准,至少要半年之后,才能进行第二次切割。

    终于完成了,他松了口气,将冥鸦信拿在手中,感觉和自己分外契合,冥冥当中自有联系,不由得微微一笑。

    但将这枚冥鸦信安放在何处,他却有些拿不定主意,只能暂时收在了小洞天世界当中。

    完成了这一切,天已经快亮了。无论是从灵魂还是从身体上,他其实都已经格外疲惫,但这会儿却兴奋的睡不着。

    那一枚冥鸦信,是他挣脱天火束缚,迈出的第一步!

    最重要的是,他看到了一个希望,不再被天火生生世世束缚下去,逃出生天的希望。一次次的圣旨,每一次都身陷绝境,那种滋味绝不好受。

    他自己在屋子里做了片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并且告诫自己,哪怕是在史乙他们面前,暂时也不要显露出什么来——不是不信任他们,而是因为天火太过强大,无孔不入。

    ……

    第二天他起得晚了一些,史乙告诉他:“早上孟天九来找你了,这家伙为什么对你这么客气?我说喊你起来,他连连阻止,自己先回去了,只是留下地址,让你起来了过去一趟。”

    他递过来一只木牌,上面写着一个地址。

    宋征也不明白:“他们找我干什么?”

    花街一战,他把两颗人头斩到了两人面前请他们“观看”,按说大家的关系应该不那么美好才是。

    他暂时没什么事情,随便吃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出门去赴约了。

    孟天九和井柏然占得那个院子他也知道,以前在皇台堡军士当中挺有名的,拐了个弯,再往前走几百丈就到了。两个醉醺醺的汉子摇摇晃晃的从另外一条街道上走过来,差点撞在宋征身上。

    他们似乎是看到了人,想要避让却差点把自己摔倒了。宋征扶了他们一下,这些人身上的徽章,是赫连烈的亲军。

    一个整条左臂都换成了金属法器,另外一个身后背着个沉重的铁箱子。

    两人醉眼迷离:“谢、谢了啊……”那条法器手臂拉住宋征,盯着他端详半天:“你是宋征?有人说,说你是皇台堡第一强兵?”他打了个酒嗝,用力挥手继续说道:“我、我不服气!”

    背着铁箱子的也说道:“不服气!第一强兵肯定是大将军麾下的战士!”

    他把胸脯拍的砰砰响,却忽然哭了出来:“可是大将军已经不在了……”

    法器手臂两眼通红:“你跟我比试一下,我、我要证明大将军麾下,永远是天朝第一强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