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一六零章 赦魂铁令(中)求推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537668.html
    宋征拿了高矢野的芥指,和那一面掉在一旁的楔形古鉴。别的东西都留给了孟天九两人。这样的分配宋征略吃点小亏,但安抚了两位强兵。

    收好了战利品,三人悄然融入黑夜,各自返回住处。

    他们离开后,半空中光影晃动,浮现出两道身影。一位玄通境,一位明见境!

    玄通境是一位宫装美妇:“那人可是宋征?”

    “正是。”

    玄通境微一颔首:“他杀了高矢野也好,免得我们平白浪费精力去招揽这样的废物。对封爵者的评定要再高看几分。你回去后立刻安排一下,抓进将他招揽到咱们会中。”

    “遵命。”

    ……

    高矢野的那一面楔形古鉴是个好宝贝,六阶法器。宋征回来之后,史乙几个还在闭关,他检查了一下高矢野的芥指,里面居然还有不少好东西。

    几乎全套的古渊门的修炼道典,另外有三只拳头大小的水晶小鼎,一只里面装着数百道人族冤魂,另外两个分别是兽魂和虫魄。

    这是古渊门用来增进修为的“补品”,不论人兽虫,都在死前受到了极为酷烈的折磨,死后它们的魂魄仍旧在小鼎中被“煎熬”,是以冥冥中有凄厉可怕的惨叫传来——越是痛苦的魂魄,对于古渊门来说越是大补。

    宋征看到这些,不由得暗自摇头,对杀了古渊门一众人更是毫不后悔。但是如何处理这些魂魄却成了一个难题:这样放出去,恐怕会成为一片祸患。

    他不懂得超渡冤魂的法门,只能暂且收起来,调整了水晶小鼎,不再对它们进行煎熬减轻痛苦。

    除了这些,还有几件法器:飞剑九柄,四阶五阶的。对于现在的宋征来说,只能算是普通货色。

    还有一柄沉重的巨斧,斧面光可鉴人,斧柄上雕刻着繁复的云纹,代表着某一种神通。这柄“落云斧”乃是六阶,但宋征不喜欢这种沉又硬,准备丢给土匪玩耍。

    倒是有一枚两指宽的玄铁令牌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件宝物正面是一片特殊的图画,不知用什么手法雕刻其上,竟然隐隐有种“朦朦胧胧”的感觉,让人看不真切,只感觉似乎是幽冥之下,阎罗地所在,有阴司官衙、有森严冥差、也有桀骜大鬼。

    多看几眼,似乎整个画面是活的一般,里面的图影都在活动。

    而背面,是一片蚊足一般细小的铭文,宋征只看了一眼,就讶然发现,所有的文字瞬间冲入脑海,一枚枚在“眼前”闪过,瞬间就明白了整篇铭文的含义。

    “赦魂令!七阶法器。

    背后一篇赦魂引专门用来炼化此宝,但是所需要的代价太大,连高矢野也凑不齐,所以一直珍藏没有使用,不过从描述来看,此宝邪异狠辣、直杀阴神,威力在七阶当中冠绝群雄。”

    宋征在心中自言自语,同时也在斟酌。

    这一枚“赦魂令”背后的铭文就是修炼法门,同时也有一些对于宝物的介绍。只是这些介绍文字显得言而未尽,似乎还藏着很多秘密。

    这宝物不知道是高矢野从何处得来。他随意翻了几页古渊门的道典,显然跟古渊门不是同一个路数。

    高矢野一直没有炼制,是因为这枚“赦魂令”需要用大量高阶魂魄进行“祭炼”。高矢野的那三只水晶小鼎中,都只是低阶冤魂,生前不够强大。

    但宋征手里有。

    枭桀魔树的那些果实,每一枚里面都包含有数百道强大冤魂的力量,而且毫无疑问都是高阶。

    三枚食魂朱果就能凑够第一步祭炼赦魂令所需要的“千道强魂”。

    他犹豫了一下,决定试一试。如果成功了,他就又多了一种压箱底的法门,失败了也就是损失三枚食魂朱果的代价。

    这是他第一次亲自祭炼法器,之前都是拿来就用,和自己不算本命相连,法器受损对他没什么影响。

    但赦魂铁令明显有些不同,宛如死物,不亲自祭炼无法使用。

    他心中带着几分忐忑,先将房屋中史乙布置的奇阵封闭了,以免外界打扰,然后端坐房中,一手赦魂铁令,一手三枚食魂朱果,心念一动,灵元滚滚而出,送入了赦魂铁令中。

    泥牛入海,赦魂铁令没有半点反应。

    宋征也很耐心,知道这是一个漫长艰苦的过程。

    祭炼各种法宝的手法不同,像赦魂铁令这种法器,如果是古渊门那种修炼阴魂的宗门修士,只需要将灵元化为“阴魂之火”进行灼烧,很快就能得到“回应”,然后再将食魂朱果当中的高阶冤魂力量送进去就行了。

    五行属性相同,就会极为便利。

    恰恰宋征是最不便利的那一种,他修的乃是雷法,天生克制各种阴冥,生发阳物。所以宋征只能老老实实注入灵元,还要控制好,不能过于猛烈,否则一不小心可能就毁掉了宝物内部的阵法结构。

    他一点点的注入,恍恍惚惚的感觉自己已经将十六枚大穴当中的灵元都输送过去,可是赦魂铁令仍旧没有半点反应。

    宋征吃了一惊:七阶法器已经如此可怕了吗?

    他的大穴当中宽广如海,每一枚容纳的灵元都十分庞大,十六枚大穴的灵元可是十分恐怖的。

    到了这一步,他也只能坚持下去,又是二十枚大穴之后,赦魂铁令终于轻轻一个颤抖,有了一丝最细微的反应了。

    宋征心中道了一声“还好”,再没反应,他都没有信心继续下去了。现在,可以准备将食魂朱果当中的高阶冤魂之力注入进去了……

    ……

    一夜悄然而去,财神庙里的尸体肯定有人发现,但在如今的情势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何况古渊门本就臭名昭著。

    皇台堡前后,显得格外空旷冷清。市集内街道上,一阵寒风吹过,几棵枯草随风打着卷,越过了一道荒芜的矮墙。

    这附近有人要“办事”,又专门清理了一遍,几条街道上,连个人影也见不到。

    一名修士身后背着两只十字交叉的剑盒,一脸冷峻,飞快的穿过了街道,出现在了赵京伦面前,他躬身一礼:“先生,一切准备就绪了。”

    赵京伦微微一点头:“好,你们做的不错。”

    他抖了抖文士白衫,把玩着手中的牙骨折扇,施施然朝着那座不大的酿酒作坊走去。随着他的脚步落下,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