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宋征反复推算了好几遍,在脑海中预演出了几十种可能出现的意外,做出了相应的对策,以免到时候手忙脚乱。

    他很明白,即便如此也不可能预料到所有的“意外”,最终自己可能还是要面对突然出现的各种状况,不过他已经做到了自己能够做到的全部。

    最后深吸了一口气,开始了自己的计划。

    他收敛了自己的全神气息,在身上又一次涂抹了掩盖气味的奇药,而后将几块破碎的骨角挂在身上。

    随后,他猛地催动封天戒,当中的翼妖剑羽呼啸而出,从数百丈的天空中猛然冲下来,一枚枚剑羽环绕排列,化作了一道巨大的飞剑钻头,刷唰唰的将大地钻透,从一侧突破了切齿蚜的虫巢。

    轰的一声,大片飞剑从切齿蚜哺育幼虫的坑穴外闯了进来,泥土四溅,洞顶坍塌,砸死了无数成年切齿蚜和幼虫。

    数百道剑羽就好像一头巨大的怪兽,冲进来之后一阵肆虐,剑气纵横四射,将几乎所有的虫卵全部切开破碎,无数道汁液从虫卵中喷出来,溅的到处都是。虫卵的破碎,意味着整个虫群未来希望的破灭。

    成年的切齿蚜拼了命地冲上去,想要挡住剑气,挽救后代们。但是它们的个体实力太弱,再加上这些负责搬运的切齿蚜,本身就是族群中最弱的,因而它们的努力毫无用处,只是自己送死而已。

    从虫巢的最底部,传来了一道特殊的惨烈波动,虫后发出了无声的凄厉惨叫,恐怖的能够撕裂虚空!宋征一头从古树上栽了下来,摔的头昏脑涨,暗骂一句果然还是有意外!

    他来不及多想,转身运起了《行天术》飞速而去。

    在他身后,受到了虫后的号召,整个切齿蚜虫群彻底疯狂了,虫巢也不要了,一股脑的涌出来追赶。

    虫巢顶上的洞口严重拥堵,一股股不要命的往外冲的切齿蚜噗的一声将洞口撑裂了,比之前大了好几倍,可见虫群的愤怒和仇恨!

    即便如此,还是不够用。虫巢底部,临时被切齿蚜们冲开了几个洞口,大量的切齿蚜从这里冲了出去,洞口也随之不断被“扩大”。

    虫后凄厉无声的惨叫还在继续,整个虫群更疯狂了。

    宋征回头一看,顿时头皮发麻,只见整个山谷之中,翻涌涌动着一片虫海!他挂在身上的那几块骨角碎片,是上一次捡到的树角古妖的角片,上面还带着几分强大古妖的气息。

    这气息迷惑了切齿蚜虫群,让它们几乎倾巢而出——若非如此,以宋征的实力,恐怕只会有一条愤怒的虫河追出来。

    切齿蚜的速度按说不可能追上飞遁,可是它们形成了一道道虫浪,哗啦啦的朝前推涌着,速度一点也不比他慢!

    虫海深处,忽然有一道“轻烟”升了起来,摇曳了几下之后,朝他飘荡了过来。

    宋征定睛一看,吓的魂飞魄散:“它们什么时候有了这种古怪的同类?”

    那轻烟乃是一群长着翅膀的切齿蚜!双翼半透明,好像螳螂一样。但飞行速度极快——宋征暗暗叫苦:这意外也太多了吧?

    他也明白了,切齿蚜为什么不断猎杀强大的猎物,这些飞行切齿蚜,明显是它们猎取了某种强大的飞行莽虫,用来喂养后代之后产生的。

    好在他的《行天术》比最初熟练不少,一阵狂飞,总算是暂时没有让后面的飞行切齿蚜追上来。而地面上的虫海涌动流淌,仅仅落后了几十里而已。

    宋征咬紧了牙关,知道这是关键的时刻,坚持不住,就会被愤怒的切齿蚜虫海瞬间淹没,绝无逃生的可能。

    就算是超九阶,此时也不会选择挡在切齿蚜虫海前面。

    他一边飞行一边看了看天色,已经快要到了夜晚,但这个时候却一点也不担心神烬山中的凶险,有这样一大群切齿蚜虫海,恐怕就算是那只百丈巨爪,也不敢露面了。

    果然,又逃了一个时辰,天色全黑,但是他却只听到背后虫海哗哗的流淌声,以及那一群飞行切齿蚜振翅的嗡嗡声,除此之外,数百里内静悄悄一片,连一声兽吼都没有!

    宋征咬着牙,体内灵元滚滚如火,大穴宽广如海的好处再一次体现出来,这样狂飞了大半天,如果是一般的脉河境,此时已经快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但是宋征却并没有这种感觉,还能够保持着这种极快的速度。

    一夜时间过去,他又飞了一千多里,回头一看,那一群飞行切齿蚜已经追近了好几里,距离他只有十多里了。

    他再往前看去,群山茫茫,寒意森森,却不知道还有多远才能赶到他的目的地。他催动灵元,忽然身形一个摇晃,第一次有了灵元枯竭的感觉。

    一阵强烈的危机感涌上心头!

    “不行,就算是死,也不能变成一堆虫粪!”他暗自对自己说着,压榨自己的潜力,飞遁的速度不慢,尽量保持着这个领先优势。

    太阳升起之后,山中好像多了几分生机,他在天空中,看到了一只庞大的啄天雀,在数十里之外,拍动着巨大的双翅,原本想要过来捕猎,随后看到了后面恐怖的虫海,毫不犹豫的掉头就跑,飞的超级快。

    他还看到一群恐怖的巨蚊,数量足有数千只,也是在数十里之外远远看到虫海,就立刻躲避逃走。

    强种狡猾,不会前来送死。宋征又撑了几个时辰,一头闯进了一片区域。他的速度已经显得缓慢,身后的那一群飞行切齿蚜呼的一声追赶上来,将他团团围住!

    一时间,无数巨大的虫子遮天蔽日,把天空在他眼中分割成了无数个危险地碎块。密密麻麻的攻击席卷而来,他一声低吼,雷遮幕发动,脉河十道境界之下,这一道术的威力大增,闪烁着的雷光,将一只只虫子烧成了焦炭落下去。

    天空中好像下了一场虫子冰雹。

    死去的虽多,可是再次扑上来的更多。切齿蚜这种莽虫的可怕之处本就在于它们的数量,这一群飞行切齿蚜,在整个虫群中还不到一成,但已经有近百万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