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苍穹之上 > 第一八一章 虫山虫海(中)求推荐!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368/561318.html
    宋征的雷遮幕范围越来越小,下面的虫尸已经堆积如山。而在飞行切齿蚜的纠缠拖延下,后面的虫海逐渐追了上来,它们迅速淹没了虫尸之山,一层层的堆叠上来,隆起了一座高高的虫峰,逐渐接近了天空中的战场!

    宋征焦急无比,不时的抬头看看天空:怎么还没有开始?

    他的灵元已经快要耗尽,靠着不断地吞服奇药强行支撑着,但是奇药补充的速度毕竟要慢一线,再这么下去,他坚持不了几刻钟了。

    忽然整个天地一动,虚空摇晃,似有九天雷音传来,但又似乎一片死静。赤红大日陡然之间变成了灰蓝色,阴阳逆转、冰阳吸魂!

    一道晦涩粘稠的波动传遍百里,所有的魂魄,都被这一股粘稠窒涩的力量“粘”住了,而后慢慢被抽离而起。

    宋征想也不想散开了一切道术法门,呼的一声掉进了虫海当中。整个虫海恐怕有数十亿只切齿蚜,他一落下来,切齿蚜一片混乱,就好像一块大石砸落在水面上。但是这些切齿蚜已经顾不上宋征了,它们的虫魄衰弱,轻而易举就被冰阳的吸魂之术拿住,慢慢抽离了身躯。

    吱吱吱的怪叫声响彻天空,那是切齿蚜在虫魄被抽离的过程中,痛苦的抽搐着,两只巨大的刀刃型口器互相摩擦的结果。

    宋征紧守自身,以内照层次的灵魂对抗冰阳吸魂,同时手中紧扣天灯照,如果形势的发展超出了他的预料,这是最后的手段。

    几十亿只切齿蚜的“虚影”飞上了天空,它们痛苦无比的扭动着,这场面极度残忍也极度壮观。

    冰阳的范围已经扩大到了一百五十里,一天一夜的时间,这里有聚拢了数百头强大的荒兽莽虫,再加上几十亿只切齿蚜,这一次冰阳吸魂的收获十分巨大。

    当空笼罩的那一轮冰阳,就好像是平时只吃一碗米饭、突然间吃下去了一百碗,瞬间有些不适应了。

    但冰阳吸魂的法术仍旧在持续着,时间并没有结束!

    宋征心里咯噔一下,果然接下来明显感觉到冰阳吸魂道术的威力成倍在自己身上叠加。

    好在他对此早有准备,想也不想抖手打出一连串的食魂朱果。每一枚朱果当中,都有大量强大的魂魄,几十枚朱果飞出去,冰阳吸魂立刻转移了重点。

    每一枚朱果内蕴含的魂魄之力,都相当于冰阳吸魂一天的收获,这几十枚朱果成了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原本已经“撑”着的冰阳大胃,彻底凝固不动了,但冰阳吸魂的法术还在继续,强大的灵魂之力滚滚而至,填塞进了冰阳当中。

    终于,冰阳吸魂的时间到了,宋征在几十枚食魂朱果的掩护下,躲过了一劫。

    随后,他似乎听到那山谷方向上,传来了一声古怪的嘶吼声,带着苦恼,不似活物。

    当太阳落山,冰阳缓缓回到了山谷当中。

    今天的冰阳,比以往整整大了两圈,一看就是“吃撑了”。

    灰蓝色的光芒照亮了那一片灰雾笼罩的山谷,在残破的层层灵阵光芒辉映之下,落在了枯湖边的焱桑古木上。

    树根上盘坐的大有妖尊再次懊恼一声,三分欢喜七分无奈,但灵动之意,已经远远超过了宋征几天前看到牠的时候。

    浓烈的魂魄之力顺着焱桑古木传递到了树根上,灰蓝色的光芒点亮了整棵枯木,照亮了山谷。

    原本应该迅速熄灭的魂魄光芒,这一次却一直亮着。大有妖尊接收着冰阳内的魂魄之力,而后一点点的转化为自身的力量。

    这个过程牠十分顺熟练,可是今天却迟缓无比。冰阳当中,塞进了太多还没有“消化”的魂魄之力,整个道术被卡在了这一环节上。

    现在冰阳回归,大有妖尊可以着手处理,但十分棘手。

    魂魄本就神秘,与其有关的道术,哪怕是冰阳吸魂这种粗暴的类型,一旦出了问题想要解决也很不容易。

    宋征在灰蓝色的光芒笼罩山谷的时候,已经悄然从藏身的虫尸大山中爬了出来,他带动了几百只虫尸滚下去,哗哗哗的声响在静夜之中显得十分突兀。

    这让他猛地一惊,在尸山上静止了片刻,山谷那边并没有传来什么响动,他这才轻手轻脚的施展行天术飞起来,在十里外落下来,悄然摸向了山谷。

    他不敢去禁卫神军北大营那几处古老遗迹,而天火圣旨限定的时间又快到了,他只有这一个选择了。并且他非常肯定,面对不死不活的大有妖尊,一定比面对那些古妖更容易活下来。

    在他身后,有各部妖族杀进来,开始争抢被冰阳吸魂杀死的高阶荒兽。

    宋征很快来到了山谷口,从两块巨石后面探出脑袋,观察了一下稍感安心:那层层叠叠的灵阵的确是破损了,并不能笼罩整个山谷,阵法之间可以穿行,不会对他造成阻碍。

    但他没有贸然进去,在山谷外又等了一个时辰。大有妖尊毫无动静,他暗自点头,悄然摸了进去。

    他对于阵法并无研究,但整天听史乙唠叨,总能知道些相关的知识。

    他循着奇阵残破的“裂痕”朝内行进,一路上随处可见古老斑驳的痕迹。但有几处地方明显是大有妖尊出手打通的,他不由得庆幸,若非如此自己肯定进不来。

    刚刚到了山谷的外围,他就感到一阵极度的不适,仿佛全身都在“衰退”,甚至连灵元也变得不如以往那么活泼。

    他心中一凛,悄悄运转了“雷水洗目”朝四周一望,在湛蓝色的视野当中,大地下缓慢的渗透出一丝丝黑色的古怪力量。

    他猛地反应过来,这种力量是“灭亡”!

    他记得看过一些典籍,知道不能简单的去理解“灭亡”,这种结局,往往意味着下一个轮回的孕育。从大道层面上来说,就是“生和死”,死亡意味着新的生命的孕育。

    可是这座山谷中,灭亡只是单纯的灭亡——找不到下一个轮回的开端!

    所以才会让他感觉到无比难受,他心中一抖:这山谷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留下的遗迹,似乎被整个“凝固”在了灭亡这个层面上,无法进入下一个轮回!

    那么毁灭了这个遗迹的力量该多么可怕?生生打断了大道的一个环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