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苍穹之上最新章节!

    三张蛇口中各自喷出毒泉、黑电和冥火,任何一种只要沾身,就会迅速蔓延,瞬间全身都被侵蚀。

    它们是这座遗迹的守卫,肉身和灵魂被封锁在遗迹之中不知道多少年,已经变成了一种横跨阴阳两界的诡异生物,无法以常理论断。

    巴图冲出墓穴之后,飞快的在旁边的石柱上一按,轰的一声一道巨大的镇墓碑断落下来,千钧一发的将墓穴封闭了,那些三头刺蛇没能冲出来,牠长出了一口气,两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巴图这一次被独行令丢到了神烬山绝域中,最初雄心勃勃,想要凭借自己对于神烬山绝域的了解,探索一座最强大危险的遗迹,以此来获得天火的青睐,得到封爵。

    可是牠很快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没有部下们的簇拥和保护,牠也只是一头稍微“强壮”的普通妖族而已,身负两种血脉,让牠的修炼略快几分,但并不能让牠成为真正“独特的存在”。

    它知道几座恐怖的遗迹,可是单独赶去,还没有接近真正的遗迹,就被周围盘踞的荒兽莽虫追赶出去几百里。

    牠想要故技重施,潜回厌殃太子的宫内寻找线索。但圣旨发布的乃是“独行令”,禁绝一切接触和交流,牠根本无法返回妖族的领地。

    这下子,凶残的巴图慌了,而且牠很快发现,自己一旦惊慌失措,并不比那些曾经死在自己口下的血食好多少,一样手足无措,一样惶恐不安。

    牠强迫自己压下这个念头,不去想它,自我催眠牠仍旧是那个强大而高高在上的巴图皇子!

    可是时间不断流逝,牠一次次的尝试,将记忆中的那些未被探索的遗迹一一找出来,却又一一失败。

    眼看着时间就要到了,牠终于想起来一座以往被人嫌弃的遗迹:花蛇山古墓!

    妖族贪婪好战,牠所记得的那些未被探索的遗迹,都是因为太过凶险,只有这一座,是因为大家都判断,里面没什么好东西,所以懒得去冒险,但族内的强者们都觉得这座遗迹中所有的危险,也不过是一群三头刺蛇守卫罢了。

    三头刺蛇算什么?区区六阶荒兽而已。巴图曾经在护卫们的压阵下,独自击杀过三头六阶荒兽。

    于是牠放弃了封爵的奢望,决定“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先委屈自己一下,探索花蛇山古墓,在这一道圣旨中活下来,然后等下一道圣旨,自己聚齐了手下和护卫,再来神烬山争雄,勇夺封爵!

    但牠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已经如此“屈尊纡贵”了,花蛇山古墓中那群三头刺蛇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给,一条就差点吃了牠!

    牠靠着厌殃太子赐下的法器逃出来,可是那些三头刺蛇竟然穷追不舍。

    牠这一次也是拼了,冒着生命危险,终于把古墓内部转了一圈,身上最后剩下的一身妖皮护甲也因为挨了几道毒泉彻底毁坏——这是牠最后一件高阶法器了。

    牠心中一阵骇然:自己已经拼尽了所有的“底蕴”,才只是堪堪完成了圣旨,宋征那小子,以前是怎么带着几个狼兵营的废物,一次次超额完成圣旨要求的?!

    封爵者,牠第一次对这个名号有了敬畏感。

    但很快就自己从心底将这种感觉粗暴的驱散:“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本皇子回到部下之中,有牠们相助,我也能做到!”

    “部下,也是本皇子实力的一部分!”

    一阵晕眩感袭来,牠被拉回了皇台堡外。牠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依次落下的金光,部下们回归的很多,牠有些诧异:这些妖也都独自探索了一座遗迹?牠们真能办到?不输于本皇子?不可能吧……

    圣旨的符文金光流转起来,赏赐即将颁布。

    牠忽然又有了信心:此次独行令极为苛难,人族那些封爵者,恐怕未必有人能够闯过这一道圣旨呢。

    ……

    武山路矗立在半空中,怔怔的望着某个方向。

    虽然视线被几十里外那一层雷云风暴阻挡,但它非常清楚,那是天火的方向,算算时间,天火应该已经将完成圣旨的人和妖拉回去了。

    身后,一道闪着暗红色雷电的长鞭毫不留情的抽来,啪一声打在了它的后背上,顿时抽的它全身抽搐,暗红色的雷电钻进它半透明的身躯内,好似一根根钢针一般,扎的它连声惨叫。

    一名鬼差监工上前来,厉声叫骂道:“快干活,不准偷懒!”

    武山路强忍着剧痛,双手握住了面前的一根漆黑的木杆,和周围成千上万的冤魂厉鬼一起,喊着号子用力的推动起来。

    五天前他发现这座被隔绝在雷云风暴中的古老遗迹的时候,着实兴奋了一番。

    他判断这座遗迹等级极高,只要自己完成了探索,很可能会力压群雄,获得天火的额外赏赐——封爵!

    可是仅仅半天之后,他就死在了这座危险地遗迹之中。他这才明白,区区知命境,在在神烬山中根本不算什么,在这座遗迹中,更是微末一般的存在。

    他的魂魄未曾安息,被这座遗迹中神秘的灵阵吸摄,塑造成了一只冤魂,每日劳作,和其他数千魂魄一起,推动一尊高达三百丈的大磨,大磨中不断地喷出冥火,却不知其中到底研磨着什么。

    遗迹外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雷云风暴,一般人想要闯进来都很困难。

    “封爵者……”它直到此时才明白,原来是那么的艰难。他之前看不起那些陨落在圣旨下的修士,觉得他们都是废物,可是此时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经历生死!

    就好像是踩着一根细线行走,必须要保证十足的平衡,因为你稍微偏向了死的那一边,就会迅速跌落下去,再也没有纠正回来的可能。

    “那些一次次在圣旨中挣扎回去,超额完成,最后获得封爵的人,果然不是凡人……”它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再无争雄之心,可是已经晚了,因为它已经不是人了。

    ……

    黄见清矫健宛如古猿,在一块块棋子一般的巨石上跳跃着。

    他的额头上汗水清晰,双眉紧锁,因为每一次跳跃,都是一次生死抉择!这座遗迹十分危险,但凭借着强大的实力和博学渊源,他一路走到了最后。

    这一片如同棋子一般的巨石,就是最后一道关卡,巨石是一座奇阵,等级不高却十分复杂,推演运算的同时,要不断通过。

    前一枚棋子选择正确之后,到下一枚棋子之间,间隔的时间极短,他没有时间去复演,推算出来之后马上跳过去,一个失误就前功尽弃死无葬身之地!

    终于,到了最后一枚棋子,他重重的落下去。咔嚓一声棋子下的地面摇晃了一下,整个棋子沉落下去。

    机关联动,前方的迷雾中渐渐显露出一道门户,黄见清振臂长啸,终于出来了!

    他凌空飞度,钻进了那道门户。从门户的另外一侧出来,已经是一片茫茫大山当中。他回头看去,枯林森森,当中氤氲缭绕,已经看不真切。

    “好悬!”他暗道一声,擦去了额头的汗水,才意识到时间刚刚好。一阵晕眩的感觉传来,等他再次清醒过来,已经站在了皇台堡中。

    他下意识的朝天火圣旨看去,心中有着期待:“这一次……能不能封爵呢?”

    他自信,又脚踏实地。有实力有教养。可是见识到了圣旨和神烬山的可怕之后,他对于封爵的信心,也不如之前那么坚定了。

    “若是不行,还是应该以活下去为第一要务,与封爵者争雄,可以稍稍押后。”他心中不免有些动摇:可能……自己比起宋征,真的是要差一些。

    ……

    宋征估算了一下之前的金光,活下来的人妖两族应该还有近千——神烬山中遗迹众多。而且很多简单的神秘之地,比如说古墓,比如说一片特殊的水域等等,都被天火认定为遗迹。

    也有人运气好,掉进了一片前人生活过的简陋之地,毫无危险,但此地不曾有人来过,天火按照规则也算他过关。

    符文金光流淌起来,很快一行行文字闪过,各种赏赐撒落下来。

    宋征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道韵惊澜两次,四象古钱一枚,封“大定郡侯”。

    史乙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五阶八方印一枚,八阶剑图残卷一部,封“东林县伯”。

    赵绡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战具“东荒弩”一件。

    周寇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七阶奇药还神丹一枚,异宝法器术法灵核一枚。

    王九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七阶奇药还神丹一枚,七阶法器潜龙皮甲一套。

    潘妃仪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神兽朱雀真炎残魂一丝,八阶法器子午道火针一套。

    苗韵儿遵旨而行,复原其身,赏赐八烈波光一团,七阶灵火离乱天火一团。

    一道道符文组成的而金色文字瀑布一般的流淌而过,比之前短了很多,毕竟整个皇台堡内外,现在只余千多人妖。

    但让他诧异的是,史乙竟然也封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