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苍穹之上最新章节!

    宋征收了炼铁银枪,默默来到刘仓大身边,将最后一份藏宝图拿了过来。他心里并无胜利的喜悦。正如刘仓大所说的,他其实解脱了。

    但是宋征也不会去无聊的伤春悲秋,这一切悲剧的根源是天火!他也是苦苦挣扎的一员,只不过大家互相伤害罢了。

    他想要活下去,他所肩负的使命不仅仅是自己,还有那些同生共死的兄弟姐妹。

    杀了刘仓大,他有些歉意,但绝不后悔如果胜利者换做是刘仓大,想必他也一样。

    宋征看向了还躺在地上的井川北,后者一声长叹,从怀里摸出那一份藏宝图丢给他:“要是你发发善心,弄到那东西之后记得给我留一个。”

    宋征点头:“如果成功,会有你一个。”

    井川北再不敢有别的奢望。从他们将宋征拉进来开始,实际上就是宋征在不断地力挽狂澜。

    如果没有宋征,第一次他们面对厉占楼的时候,就已经身死道消了。

    这一次,他因为对宋征心怀不满,独自行动想要打败刘仓大,反而被制服,又是宋征救了他。

    他能提出分一枚白梨实,已经是脸皮够厚了。

    宋征收好了所有的藏宝图和连方玉斗,对井川北说道:“下一道圣旨咱们保持联系,寻宝需要你出分力。”

    井川北连忙点头:“没问题。”

    宋征把刘仓大的芥指摘下来揣进怀里,朝井川北一点头,离开了战场。井川北也挣扎起来,赶紧走了。

    ……

    刘仓大不愧是斗兽修骑的把总,和宋征他们这些大头兵比起来,简直富得流油。

    宋征回去之后打开了他的芥指,里面堆满了四阶、五阶的奇药,各种灵符,阵环、阵桩,还有许多荒兽莽虫材料,折算一下,这些材料价值在数百万元玉。

    显然刘仓大也时刻准备着被圣旨忽然拉进神烬山,不留元玉,将所有的钱都换成了物资。

    他整理了这些物资,都搬进了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

    到了最后的时候,忽然从如山的物资中翻出来一枚古怪的陶罐,只有拳头大小,表面有些风化的痕迹,裂开了几道缝隙。

    他刚一拿到手里想要仔细查看,从那几道缝隙中渗透出来一阵森然的寒意,四周陡然变得黑暗,一片阴风怒号,无数冤魂厉鬼在天地间飞舞,猛的冲下来对着他一阵嘶吼。

    这种嘶吼带着巨大的魂魄伤害,如果不是宋征已经达到了内照的层次,恐怕当场就会昏迷不醒。

    饶是如此,他也闷哼一声,鼻孔里流下两道鲜血。

    他用力将陶罐丢到了一边去,脱离了控制,周围那阴森恐怖的景象立刻被收回了陶罐中那些阴魂厉鬼极为不甘心的咆哮嘶吼,却还是被拉了回去。

    宋征吐出一口气,再去看那陶罐,立刻发现上面带着明显的妖族风格。

    “妖族的宝物?应该是刘仓大在神烬山中得到的。”

    具体来历无从考证,刘仓大已经死了。但是宋征知道,妖族里有很多部落都有这种魂魄秘法,极难防范能伤人于无形。

    他喘了口气,运转了一遍《古神炼》,感觉好了很多。潘妃仪给他寻来的这一步精神秘法着实不凡。

    他想了一下,请出了赦魂铁令。

    亲自炼制、并且使用了一次之后,他才算是彻底了解了这件法宝。他也明白了高矢野不是因为无法收集到足够多的高阶魂魄才没有祭炼这件法器,而是因为他不敢用。

    赦魂铁令其实是一个阴司衙门和世间联系的通道,一旦打开,阴司官差们就可以通过这个通道观察世间,拘拿逃离在世间的冤魂厉鬼。

    古渊门就是靠着这些冤魂厉鬼称王称霸的,要是使用了赦魂铁令,第一个倒霉的就是他们自己。

    恐怕高矢野还动过心思,要毁掉这枚令符,不过恐怕他还是有所顾忌,担心因此被阴司盯上才没有敢动手。

    宋征轻轻一点,赦魂铁令激活,一层淡淡的“薄雾”散开,打开了一道特殊的门户。

    门户后面,阴司衙门大堂上,官吏各司其职,正在处理各种公务。不过堂外传来一阵阵凄厉惨叫,显然是那些生前曾经作恶的鬼魂正在经受酷刑。

    赦魂铁令一激活,官差们立刻不满的看过来。上一次宋征强行中断联系,真是给祂们留下了一个糟糕的印象。

    哪怕是隔着某种虚空,这种不满的目光投射过来,落在宋征的身上,也让他从魂魄层面上,感觉到了一阵极度的不舒服,虽然还未造成伤害,但恐怕只是祂们一念之间的事情。

    宋征心里暗骂了一句,难怪高矢野一直不敢使用这件宝物,地下这帮家伙太难打交道了。

    别说自己是宝物的主人,想要控制祂们了祂们甚至完全没有一点“合作”的觉悟,完全是一种高高在上俯视众生的感觉。

    宋征暗自一撇嘴,好吧,这些家伙虽然不是神,却也在天条中有自己的位置,人家确实应该这样。

    他上前一步,躬身一拜道:“请有司处理公务。”

    他一指地上的瓦罐,那些官差立刻注意到了,眼中闪过了一片兴奋之色,有一员差吏抢先出手,凌空一拿,便有死界大威能隔空送来,化作了一道闪烁着红光锁链,啪的一声抽打在了瓦罐上。

    可那瓦罐不知究竟是何来历,明明看上去布满裂痕,被这锁链抽打竟然还能顶得住没有破碎。

    骨碌碌……

    瓦罐被打的滚到了一边去,阴司下传来了一片古怪的声音,似是讥笑。那阴司差吏大感面上无光,锁链好像活蛇一样卷起了瓦罐到了半空中,锁链上浮现出一片神秘的符文,边缘燃烧着来自幽冥的黑火,朝着瓦罐灼烧起来。

    这一下,瓦罐再也承受不住,啪啪啪的裂开了,率先飞出来的,却是一团妖气,它猛的朝外冲出去,似乎想要逃脱,却被冥火拉扯回来。

    那些冥火极为可怕,好像有着无比的粘力,那团妖气已经冲出去几十丈,却硬生生被拽了回来。

    火焰一烧,妖气练声惨叫现出了原形,是一团形似猿猴,面孔好像蝙蝠,尖口阔鼻大耳的妖魂,宋征也不认识,但阴司官差们发现了这东西之后却极为欢喜,冥火猛的暴涨,将它死死困住。

    妖气冲出来,瓦罐中的那些冤魂厉鬼就没了拘束,呼的一声四处逃散,数量极多。可是冥火一兜,一个都没能跑出去。

    锁链回收,哗啦一声将这些阴冥之物全都卷了下去。

    宋征松了口气,暗道幸亏自己谨慎,没有贸然处置,否则很可能被那团妖气暗算了!连阴司差吏处理起来都有些棘手,这东西暗藏在瓦罐中偷袭他的话,十有八九能成功!

    收了瓦罐中的阴魂,差吏们对他的观感似乎好了一些,那得了好处的差吏隔空望了他几眼,似乎是在盘算着什么,最后抬手隔空一点,宋征看到那门户之中送来一点冥火。

    冥火细如发丝,飘飘荡荡的来到了他的面前就要往他的眉心里钻去。

    宋征吓了一跳,蹭一下跳到了一边躲开去,却不想引来了那差吏大为不满的一声斥责,虽然听不懂祂到底在说什么,但从神情上看,显然是在责怪这小子不知好歹。

    宋征十分疑惑:这可是冥火,要钻进自己的眉心,真的是好处?不是惩罚?

    差吏抱怨了几声,手指再次隔空一点,那一丝冥火飘荡了一下,又朝着他飞来。眼看着到了自己的眉心,宋征心头纠结起来:要不要相信差吏?

    虽然说祂们在天条之中已经有了自己的位置,可是阴司在世间的名声一向不怎么好,万一……

    但看那阴司差吏的神情,自己要是再“不知好歹”得闪开了,恐怕祂就会收回这赏赐。

    如果真的是大好处,自己岂不是肠子都悔青了?

    他考虑再三,想到了天火。天火上一次把自己拉回了耽搁了,其中有可能是因为涉及到了阴司。

    他一咬牙原地不动。

    那差吏满意的点了点头,冥火一闪钻进了宋征的眉心。宋征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好像被无数只鬼爪抓来挠去,瞬间就有种“鲜血淋淋”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