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苍穹之上最新章节!

    宋征暗骂了一句,被阴司差吏给坑了!

    但是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他又感觉到自己的魂魄在这种磨练下变得强悍了。他福至心灵,绝不浪费机缘,盘膝坐下来飞快运转起《古神炼》。

    那一丝冥火让他极度痛苦,但是就好像一块磨刀石,而他的魂魄就像是一柄钝刀。

    宋征也不知道自己这一次修炼了多久,当它感觉到冥火的力量逐渐减弱,最终消散之后他才停止了功法,睁开眼来忽然有一种“新生”的感觉。

    放眼望去,好像整个世界都不同了。

    他刚刚提升到知命境的时候,也曾经有这种感觉,但现在和那个时候又有所不同——那个时候的“不同”感觉,是身躯层面的本质飞跃带来的,而这一次,是魂魄层面。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身躯一晃,有一道淡淡的虚影从他的身上浮现出来,和他一模一样,神情也是一样震惊。

    “阴神!”他大喜,终于从“内照”层面突破到了阴神。阴神境界,魂魄凝固如有实质,可以施展多种魂魄层面的神通。对于相应的道术也有了极强的抵抗力,甚至有能力反震道术。给施法者致命一击。

    妖族有很多诡异的魂魄法门,往往让人防不胜防,随着圣旨的不断颁布,他早晚会遇上这一类的妖族强者。现在成就了阴神,他凭空多了三分底气。

    这一次,宋征是真心实意抱拳拜倒:“多谢大人!”

    赦魂铁令所联通的幽冥之处,阴司官衙当中,那差官哼哼了几声,说了几句宋征听不懂的话,但书生能猜到,不外乎一些勉励、提点的话,让自己用心帮祂们办事罢了。

    宋征当然点头答应着,反正那边的存在,恐怕也听不懂他的话。

    唰——

    赦魂铁令打开的门户关闭了,宋征收了这宝物,摸着下巴沉思片刻,出门去找潘妃仪。

    他出来之后打算跟史乙几个说一声,可是整个院子只剩他一个人!桌上留着一张条子,是史乙那潦草的笔记:苗家小铺,有吃有喝。

    他不由得骂了一句:“一群没出息的东西。”

    史乙现在对自己的奇阵很有信心,布下了阵法帮宋征护持,就不用管了。宋征从奇阵中出来,也赶去了苗韵儿的小店。

    ……

    卤肉铺中生意兴隆,史乙几个人占据了店内一角,苗韵儿笑眯眯的又端着一大盘兽肉上来,脆生生的喊着:“胖子你让一让,上个菜。”

    王九以不符合身材的敏捷迅速挪开了地方。

    这一大盘足有七八十斤,王九满意的咂咂嘴:“韵儿丫头够意思!”

    苗韵儿笑眯眯的问:“酒还够吗,虽然酒不好,但是咱这里管够。”

    赵绡看着桌子上还剩一大坛,刚说了一句“够了”,周寇已经抓起酒坛,一口吸干了。赵绡:“……”

    周寇放下酒坛子,脸不红心不跳:“现在不够了。”

    赵绡往后挪了挪,有些后悔跟着三个一起出来了,丢不起这人。

    苗韵儿却不以为意,一拍周寇的肩膀:“行,你等着。”

    店内忙忙碌碌,几个人热热闹闹,却少了一个人。

    潘妃仪在大焱商号的后院。整个院子暗中被一枚七阶奇阵阵环笼罩,一只虫子飞进来,也逃不开潘妃仪的感知。

    后院的仓库中有几座巨大的秘柜,那是存放珍贵货物的地方。

    潘妃仪在自己的闺房中,眼前的一枚刻满了灵符的精致金盒打开,从中射出一片光芒,一名中年人,正隔空和潘妃仪商谈着。

    中年人面目和蔼,隐隐透着几分愧疚。

    “仪儿,你又挺过来了一次,太好了,爹知道你一定能行。”

    潘妃仪一脸平淡:“这十天的收入我传送回去了,同时还有一张清单,是缺货的东西,你让人尽快准备好。”

    中年人神情一黯,点头道:“好,两个时辰后给你送过去。”

    “嗯。”潘妃仪答应了一声,就要动手盖上灵符金盒,中年人连忙喊了一声:“仪儿……”

    潘妃仪:“还有什么事吗?”

    中年人有些支吾,他后面忽然有人一把将他推开,换成了一名柳眉细眼的中年妇人。

    “夫人你……”

    “没用的东西,连话都不敢说。”中年妇人斥责一声,潘妃仪的父亲站在后面,嘴唇动了动,但还是在夫人长年累月的积威下,慢慢退了下去。

    潘妃仪的眼中,又多了几分冷意。

    中年妇人道:“仪儿,你做的的确还不错,但是仍旧不够……”

    潘妃仪终于忍不住了,冷笑打断她:“还不够?一个被你们抛弃的孩子,仍旧要为你们赚钱,每个月至少千万元玉的利润,你还觉得不够?你还想要我怎么样?对你们感恩戴德,把一切用性命挣来东西全都双手奉上吗?”

    中年妇人大言不惭道:“你别忘了,是谁养你到这么大。”

    潘妃仪不齿冷笑,不在于这种人争辩。

    中年妇人道:“利润很高,可是你也别忘了,消耗也很大。培养一名死士,我们至少要花费百万元玉,而一次圣旨,派去的死士几乎就会消耗殆尽,我们又得准备新的。

    这样算下来,利润其实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惊人,一个月几百万而已。”

    “而已?”潘妃仪再次冷笑,可是中年妇人并不觉得自己说的有什么不对。她接着道:“而且最重要的是,到现在你也没有能为我们弄来一件真正的重宝。

    你从小在修士之中长大,怎么就不明白,再多的普通资源,也比不上一件真正的重宝的意义。无论是对散修的吸引力,还是关键时刻发挥作用,重宝就是重宝,是不可替代的。”

    潘妃仪不说话,不是无话可说,而是不屑于说。中年妇人的每一句话里都透着不满和指责。她隐隐有些后悔,最初答应跟家里合作。或许,从他们抛弃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再也不和这一家人联系才是最好的选择。

    对方略微停顿了一下,最后说道:“我和你父亲已经商议过了,如果这个月,你还是无法达到我们的要求,这什么大焱商号也就不用开了,我们不会再支持你了……”

    “夫人,”潘妃仪的父亲在后面着急喊了一声,却被厉叱了回去:“闭嘴,没用的废物!”

    潘妃仪心中已经兴不起什么愤怒了,她只觉得阴冷,甚至称不上失望。这算什么?第二次抛弃我么?

    她再也不发一言,伸手盖上了符文金盒。

    同州城内,中年妇人怒火中烧,一把拍碎了桌子:“放肆的贱婢,她以为她是谁?果然是贱种!”

    潘妃仪的父亲往后躲了躲,生怕被迁怒。

    ……

    她从房间内走出来,阳光被屋檐切断,一半落在了她的脸上。

    北地的冬季更长一些,但现在已经有了转暖的迹象。潘妃仪却觉得冰冷,可阳光又让她感到刺眼。

    那个女人对她一向刻薄阴毒,她其实已经习惯了。以前有爷爷在,她都是能躲就躲,现在……

    她环视这院子——她已经冷静下来,开始思考自己的处境。

    父亲找上门来,要跟她“合作”开设大焱商号的时候,她的确有些恶心。但是这段时间下来,大焱商号对于她,已经作用巨大。

    她也同样从中得到了好处。如果没有大焱商号的支持,接下来的圣旨中,她也会处境艰难。别的不说,那些珍贵的奇药,她就要自己花钱去购买,渐渐就会入不敷出,穷困潦倒也往往意味着破败而亡。

    “唉……”她幽幽一叹,忽然有所感应看向了院门口,有人敲门,和声问道:“潘姑娘,你在吗?”

    潘妃仪压下心中的情绪,打开门看到外面的宋征,她颔首:“书生,你来了。”

    宋征走进来,不虚伪不客套,问道:“我修行《古神炼》略有小成,想请你帮我换来这部心法的道术部分。”

    潘妃仪苦笑一下,想要告诉他,自己现在有心无力,宋征已经从怀里拿出一物递过来:“你看看这个,可还足够?”

    这是一部书匣,打开来里面是一摞尺牍,上面一行深奥古文字:虚空真知录。

    她只看名字就暗吃了一惊,如果不是好为大言的一些蠢货随便乱起的名字,那么这部功法等级让人惶恐!

    她接过来,小心翼翼的看了几页尺牍,越看越震惊,这部功法太强悍了,包罗星海,领帅一切真知!

    她一时间不敢再看下去,连忙还给了宋征,问道:“这是你修炼的功法?”

    宋征进步飞快,潘妃仪早就猜测,除了天火赏赐丰厚的原因外,他的功法应该也极为不凡。如果是这一部《虚空真知录》,那么一切就能解释了。

    但宋征摇了摇头:“我没有修行这部功法。”他斟酌了一下,决定还是暂时不要告诉潘妃仪自己不肯修炼《虚空真知录》的真正原因;不是他信不过潘妃仪,而是因为天火天可怕。

    机事不密则害成,他以前读书的时候,常被父亲这样教导。

    “我另有功法,不逊色于这一部。这一部乃是天火赏赐,得到的时候,我已经根基牢固,没必要更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