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三人逃到数十里外,在一片寒冷的密林中停了下来,王九吞了一枚奇药,补充着灵元,问道:“书生,快想想办法,那头畜生太可怕了,我可不想再跟它来一场。”

    宋征脑子飞转:“杀了那头毁灭魔眼犼没有意义,我敢保证,干掉一头还有一头。这幕后主使的妖族一定财雄势大。”

    周寇咒骂道:“这是什么鬼地方?!天火怎么会把我们丢到这种地方?”

    宋征心头一动,看了周寇一眼。土匪这话虽然只是抱怨,却提醒了他,他想起来自己另外一重身份:封爵者。

    天火真的一视同仁吗?

    或许一开始的时候是的,但是到了后来,有了封爵者,也就意味着天火有了“重点”照看的对象。他就是其中之一,这也是他想要逃脱天火的控制的原因。但一切行动都要小心翼翼,遮掩再遮掩——因为他早就判断出,天火对自己有些“另眼相看”,很可能暗中关注自己。

    既然如此,天火为什么会把自己送来这种地方?

    而这里到底是什么所在?

    或许想明白了这些,他才能够从这里逃脱。

    三人休息了片刻,王九忽然用手按在地面上,感受着细微的震动:“那头畜生过来了!”

    几十里之外,毁灭魔眼犼已经阴沉狡诈的慢慢朝着他们靠近,动作轻微,很难被察觉到。它想到了不靠近但解决三人的办法,它有很多远距离的神通,比如说毁灭光线,吼声砲。

    宋征没想到它这么快就追来,刚才那一下,这畜生分明十分痛苦。不顾转瞬间他就想明白了:距离。

    不靠近十丈,就没有问题。

    他冷笑一声:“也好,咱们正好教训一下这头畜生。”

    他朝两人一招手,耳语一番做好了布置。两人点点头,各自去准备了。

    ……

    毁灭魔眼犼拥有九阶的力量当然也有九阶的智慧,它悄然潜近到了十里左右的范围,就停了下来,它知道自己体型太过庞大,再靠近的话,很可能会引起那些小虫子的警觉。

    它估算着距离,忽然发动了隔空闪现。

    十里,是它这一门天赋神通的极限距离了。

    嘭!

    一声沉闷巨响,它原地消失,仅仅片刻之后,另外一声巨响在十里外爆发,它凌空而出,还未落在地上,就把头一晃,七道毁灭光线扫向了周围。

    滋滋滋自……

    周围的枯林遭了秧,一片片的树木被直接碳化,地上多出来七道又长又粗的巨大焦黑痕迹。

    可是却没有那些小虫子的踪迹。

    毁灭魔眼犼一阵奇怪,它观察着周围,七颗眼睛似乎能够洞悉一切。它找到了地面上的一些痕迹,于是追踪而去。

    这些痕迹很快将它引到了一处山谷外,它刚刚走到山谷口,一侧的石壁上,忽然闪亮起一片灵光,伴随着嗡的一声,它脖子上的项圈再次浮现出了一层灵文!

    强大的雷电直入它的大脑,就算是九阶荒兽也痛苦无比的嚎叫起来。

    而宋征几乎是在同时,出现在了另一侧的山峰上,他凌空而立,抬脚一跺:“太古灭雷!”

    冥冥之中,似有某种神通之力,直接撼动了魂魄。一圈圈的神秘光波从宋征脚下扩散开去,这一范围内,一切生灵都无法豁免。

    “嗷吼!”毁灭魔眼犼再次痛苦大吼,它的兽魂强大,但还是强不过阴神,更别说对抗太古灭雷这种来历神秘的阴神神通了。

    它的兽魂被震得摇摇晃晃,从身躯内飘散出来,阳光一照,嗤嗤嗤的冒起了白烟。它痛苦地惨叫着,想要尽快将自己的兽魂收回来,同时往一侧靠去,那里是山峰的阴影,能够躲避阳光。

    却没有想到,一头冥魂龙犬从阴影中杀了出来,狠狠一口咬在了它兽魂的脖子上!

    “嗷呜——”

    它咆哮一声,有种被冒犯的愤怒,但兽魂苦痛难当。它正要用力将这头可恶的家伙甩掉,阴影中再次走出一人,手中一只漆黑小碗,朝向了它,口中念念有词。

    那小碗当中,似乎有某种强大的吸摄之力,竟然隐隐有将它的兽魂进一步拉拽出去的趋势!

    九阶荒兽愤怒了,它猛地一晃脑袋,七道毁灭光线一起射向了周寇。

    王九适时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手中高举天火神盾。一道道光线射来,盾牌渐渐变的通红滚谈,王九的胳膊上嗤嗤嗤的冒起青烟,一阵皮毛焦糊的味道传来,但他连声惨叫着硬是抵挡住了寸步不退。

    周寇连连催动手中的漆黑小碗,碗底上阴冥漆黑,散发着吸摄之力,可是却始终差着那么一点,无法将兽魂彻底拉出来。

    “嗷——”毁灭魔眼犼终于用力一甩,将三头冥犬扔了出去,而后兽魂挣脱了漆黑小碗的牵制,慢慢回归身躯。

    周寇一声叹息,虽然明知道是不太可能真的将九阶荒兽的兽魂摄来,但机会就在眼前,似乎触手可及,他还是有些奢望。

    毁灭魔眼犼眼看就要将兽魂回归原位,宋征忽然扬起手来,一柄闪烁着雷光铁鞭出现在手中。他凌空一打,无数道雷霆从铁鞭上奔涌而出,轰的一声全都炸落在毁灭魔眼犼的身上。

    九阶荒兽原本兽魂还没有归位,再被九阶法器砸了一下——哪怕是无法发挥全部威力的九阶法器,也让它痛苦哀嚎着倒在了地上,兽魂回归再次受阻,已经无力他顾。

    宋征收了雷神鞭,深吸一口气,忽然又是一跺脚。

    咚!

    山峰似乎都跟着晃动一下,水波一样荡漾起来,一圈圈一层层的传递出去。

    太古灭雷,第二次发动!这是宋征现在的极限。

    而且当震波传到了毁灭魔眼犼的身前,它再次一声惨叫的同时,宋征也七窍流血。

    九阶荒兽的兽魂的确不如阴神,但也十分强大。反震之力并不容易承受。宋征连挨了两次,阴神也有些受损。

    但这个时候,正是他苦苦追求的一个时机,他顾不上自身的伤势,猛的抬起手,天灯照对准了毁灭魔眼犼!

    唰——

    一道光芒照出,毁灭魔眼犼已经昏昏沉沉,兽魂还没有回归体内,根本无从预感危险,也无从躲闪,光芒原本是轰向了它的脑袋,但宋征阴神受创,力量透支,身躯不由自主的摇晃了一下,光芒稍稍一落,打在了脑袋和脖子之间。

    战具就是战具,只要命中就有战果。哪怕是庞大的九阶荒兽,在为祸级战具下,也立刻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透明血窟窿!

    王九和周寇一阵遗憾,若不是偏了这一下,直接命中脑袋,有可能当场诛杀一头九阶。

    “嗷……”毁灭魔眼犼痛苦不堪的一声惨叫,轰然朝后倒去,重重的摔倒在了山谷中。

    周寇和王九连忙上前,可是巨兽仍旧警惕,尾巴一扫逼得两人不敢靠近,而宋征已经在远处朝他们招手呼喊,他也撑不下去了。

    两人急忙救了他,拔起石壁上的五令石符,一同快速飞遁而去,远远地避开了那头巨兽。

    整个过程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石殿当中,群妖一片惊叹,有妖大呼:“过瘾!虽然人贼没死,但是这样跌宕起伏才有意思。”

    “人贼早晚必死,但他们居然能够重伤一头九阶荒兽,让我大大意外。这样的表演,才是我想看到的。”

    “挣扎的越狠,临死的时候越精彩!”

    吐古斯满意点了点头,连牠也没有想到,五令石符居然可以这样使用。

    牠们在这大殿中,能够看到整个猎场的一切,牠们也听到了宋征三人商议的计划,宋征在布置计划的时候,几乎把所有的变故都考虑进去了,细节堪称完美,牠甚至起了“爱才”之心。

    不过跟“爱财”之心相比……什么人才不人才的,还是都去死吧。

    大殿内气氛热烈起来,有人对现在的赌局还觉得不过瘾,纷纷嚷着要增加玩法。

    吐古斯稍一思索,便说道:“不如这样,咱们赌一下,这名人贼最终能够逃脱荒兽多少次的追杀?”

    牠补充道:“现在他已经逃过了三次了。”

    立刻有人道:“好!我押五次,十注。”

    “我押六次,二十注。”

    山谷中,毁灭魔眼犼的兽魂终于渐渐回归了身躯,它摇晃了一下身躯坐起来,头和脖子上的伤口还在汩汩朝外流血,在身下汇聚成了一道道小溪。

    它嘶吼一声,发动了某种神通,身体内一股股息肉涌来,堵住了伤口,并且迅速愈合了。

    只是这一部分明显是个“漏洞”,表面防御力远不如之前。而且发动了这种神通,毁灭魔眼犼消耗十分巨大,七只魔眼中都流露出了疲惫之色。

    它原地休息了很久,还是感觉站不起来的样子。

    石殿内,有妖催促道:“吐古斯,给它点吃的,你瞧它的样子,还怎么继续追杀?”

    也有人道:“收回毁灭魔眼犼,换另外一头完好无损的九阶去吧。”

    吐古斯有些心疼,每一头九阶都价值连城,这一次虽然赚得不少,可是一次投入两头九阶……他还是舍不得。于是吩咐了一声手下:“投食。”

    很快,天空中阵纹凝聚挤压,一头七阶荒兽的尸体被扔了下来,落在毁灭魔眼犼前方不远。

    它爬过去,大快朵颐,力量逐渐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