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宋征关闭了阿奢莉的芥指,这一次把所有的东西都丢进了自己的小洞天世界中。

    “走。”三人一起动身:“吃一堑长一智,这里是神烬山,需要时时刻刻得小心!”

    王九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又去教训周寇:“土匪你不要大大咧咧的,我总感觉你会害死我们大家。”

    “呸!”周寇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

    这座巨大的竖井是当年矿井开采时候凿出来的,路上宋征观察了一下矿道,点头道:“应该是一座蜂煤矿,不过看这样子被开采干净之后废弃,已经很多年了。真不知道阿奢莉怎么发现这里的。”

    至于像阿奢莉一样去“钓鱼”,他们想都没有想过。不管那些鱼有多么珍贵,他们没时间。什么财富和性命比起来,都是廉价的。

    蜂煤是一种特殊的矿石,大部分妖族可以直接进食,然后在身体内转化为妖气。这种矿物对于妖族来说,是最好的食物。

    三人加着小心,在矿洞内观察了一下,确定外面没有危险这才走出来。外面正好是正午,光芒有些刺眼。

    这座矿山藏在一片茫茫古林当中,长满了各种植物,不靠近了都看不见洞口。

    他们从山区出来,找到了一个妖族的小部落,询问了一下位置,宋征终于确定该前进的方向。

    妖族对于冥王猎场这种场所并不忌讳,周围的妖族都知道有这么一处地方,给他们指明了方向,避开那里、赶往大野沼。

    “冥王猎场的裁决队不会这么轻易放弃,牠们一定还在搜寻咱们,所以千万要小心一些。”宋征叮嘱道。

    周寇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应该加入一支商队。”

    王九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骂道:“你还嫌死得不够快?”

    周寇没好气骂道:“没见识,我不跟你说,听书生的。”

    宋征明白周寇的意思,替他给王九解释:“裁决队的老妖们一直找不到咱们,早晚会想明白咱们很可能伪装成妖族了。而咱们三个在一起,就是最大的破绽,牠们会首先盯着三个一起的。

    加入商队,能够掩盖这个破绽。”

    “可是……”王九还想反对,最后看了看两人,无可奈何的一点头:“好吧,反正要死也有你们两个垫背。”

    周寇鄙夷他:“放屁,寇爷还没有位登天通境,大抢四方,收尽天下宝物呢,不会跟你一起死的。”

    王胖子一声叹息:“收尽天下宝物,胖爷的梦想是收尽天下美人……”

    宋征拍了拍他的肩膀:“九哥,天还亮着呢,醒一醒。”

    “滚!”王九一把打开他的手,三人忍不住一起哈哈大笑。他们用了几个时辰,赶回了大仓集。

    就在他们回来的前一个时辰,飞天獠和玄重铁妖带着手下,刚刚把大仓集又搜寻了一遍——牠们就是在这附近跟丢了三个人贼,始终觉得问题还是出在了大仓集上,两头命通境的老妖已经快要暴躁了。

    两只裁决队出动,有两大命通境带队,竟然被三个小小的人贼跑了?

    不说回去之后会不会受到惩罚,两头老妖自己面子上也过不去。

    天睐手环又一次在不经意之间起了作用,危险和他们交错而过。

    被两头老妖折腾过了的大仓集,好像没事一样很快恢复了繁华热闹——妖族就是如此,你强大,那么你的话就是规则。

    两头命通境,足以主宰整个大仓集了。但是你们走了之后,大仓集还是大仓集。那个店小二没有说错,守宫妖在商队中很受欢迎。

    而宋征为了掩妖耳目,特意让三人分开,他先独自过去,周寇和王九随后再来。但是大家挑挑拣拣,最后选中了同一只商队。这支商队的待遇不错,最重要的是,牠们的目的地,正好和大野沼同一个方向。

    王九和周寇装作跟宋征并不认识,商队招募到了足够的妖手之后,立刻动身了。

    傍晚的时候,他们在一座山洞中安营扎寨,飞天獠带着四名手下气势汹汹而来,拦住了商队大声询问:“路上有没有三个妖族加入你们?”

    商队的主人上前,恭敬回答:“没有,老爷可以亲自检查一下。”

    “不必了!”飞天獠一挥手,烦躁的走了。

    让它检查,牠其实也查不出来什么。

    周寇和王九暗中互相看了一眼,暗道幸亏书生多了个心眼,要是三人没有分开,一起加入,这个时候必定露馅了。

    商队主人摇摇头,有些难以置信:“那三个人贼好厉害,竟然能让冥王猎场的裁决队这么抓狂。”

    有妖说道:“听说只是一个知命境,两个命通境。”

    “难道是冥王猎场的裁决队名不副实了?”

    “你刚才都看见了,命通境天尊坐镇!怎么能说什么名不副实?”

    众妖大感惊讶,却不知道,那三个人贼,就藏在他们当中。周寇还刻意参与其中,对那三个人贼大加称赞:“好厉害!智勇双全!虽然我痛恨人贼,但是我敬重英雄,他们能把两位命通境天尊耍的团团转,我佩服他们。”

    王九一直忍着笑,宋征暗自摇头:土匪的脸皮太厚了。

    ……

    石原河身边陪着水一清和贺虎,随行有五百精锐斗兽修骑保护,正行进在一座宽广的山谷中。

    一路上,贺虎很有经验的将军队行进的痕迹,伪装成兽群过境。

    因为一旦被妖族发现,有一支人族军队进入神烬山,那么这支军队就危险了,不过多么精锐,也难逃被围杀葬送的下场。

    石原河带来了五千斗兽修骑,却不敢全都带入神烬山。人数太多容易暴露。

    但是他又不忍心真的对皇台堡中的驻军弃之不管,所以水一清出了这么一个折中的建议。

    圣旨的内容他们已经知道,龙种强大,石原河总觉得这一次,整个皇台堡能活下来的,恐怕不超过一千人。

    他自身修为颇高,加上水一清、贺虎,配合五百精锐的军阵,倒是有信心诛杀龙种,但就算这样,恐怕也救不出来多少人。

    而且不管他多么的心急如焚,他都得带人从天断峡谷一侧迂回,绕过天火进入神烬山,而后再赶往神烬山深处——天火圣旨直接把人送过去,他们得靠自己赶过去。

    一旦进入神烬山绝域,还不能着急,否则很容易撞到恐怖的强种,全军覆没。

    两天时间过去了,他们连一个人影也没看到,路上倒是为了避免走漏风声,清剿了两个妖族的小部落,对手太弱,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损失。

    水一清看到石原河的头发白了几丝,忍不住劝道:“大人,急不得。咱们需要保存有用之身。咱们如果也陷在这神烬山中,那么他们就真的没希望了。”

    水一清其实很反对石原河进来,可是劝不住老大人。

    石原河一声叹息:“我何尝不知呢,但是……唉!”他不住摇头。

    贺虎忠实本分的指挥着军队前进,对于这样的对话绝不插嘴。

    在这支队伍的后方六十里,云赤惊带着自己的百战王骑,轻松写意的跟着,也不会被发现。

    精锐也是分等级的,百战王骑是整个人族的精锐,贺虎手下只能算是洪武天朝的精锐。

    事实上在赫连烈手下的军队几乎覆灭之后,整个洪武天朝,已经找不出能够和百战王骑对抗的真正精锐了。

    天火,对于洪武天朝的伤害,远比人们看到的要巨大。

    “将军,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赫连烈却并不着急,显得有些懒洋洋的:“莫着急,眼前这一次的战场在神烬山之外。”

    这个对手,让他有些提不起兴趣。

    ……

    黑夜中,有一座妖族行宫凌空降落在大地上,蛮不讲理的压碎了岩石,压塌了古木,一阵阵的轰鸣声之中,终于稳固了。

    “殿下,请!”

    手下的大妖祭出了行宫之后,在一旁垂手而立。

    绝冥和绝芜两位太子走进了行宫,挥手吩咐:“准备饭食。”

    宫殿前升起了篝火,一头巨大的荒兽被肢解,身上最美味的部分先被烤熟,送给了两位太子享用。

    行宫外面有奇阵遮掩,轻易不会被强种发现。

    绝芜吃着兽肉,不满道:“父皇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把灭孽那个杂碎跟咱们一起派出来?”

    牠觉得和灭孽执行同一个任务,是一种深深地羞辱。

    绝冥吃一口肉,喝一口酒,稳重说道:“我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父皇可能是想要利用灭孽,刺激一下牠另外那几个儿子。”

    绝芜也明白了:“让牠们努力一些?”

    “是的。父皇想让牠们明白,不管什么出身,只要努力就能得到牠的认可。反之,如果只知道醉生梦死,就什么也别想从牠那里得到。”

    牠微微一笑:“但咱们兄弟不同,咱们努力,而且很讨父皇喜欢。所以,虽然执行的是同一个任务,但是别把咱们跟那个杂种相提并论。”

    “嘿嘿嘿!”绝芜得意的笑了。

    在行宫几十里之外,一片幽暗当中,有一头六阶荒兽玄冥鬼狼隐身于黑暗中悄然而行,一双碧绿的眼睛蒙着一层特殊的灰色,能够在黑夜中看清一切。

    它的鼻子迎风动了动,嗅到了七八里之外猎物的气息,暗暗兴奋,照着那个方向潜行而去。

    经过一棵古树下的时候,忽然从地面的枯叶中伸出来一只手,无声无息的抓住了庞大的狼头,另外一只手上,握着一柄断刀,噗一声刺进了狼脖子,而后用力一拧。

    巨大的玄冥鬼狼,被一只小小的手臂抓住挣扎不脱,又被一刀刺死,抽搐了几下之后就不动了。

    鲜血从伤口哗哗流淌下去,枯叶中深处一颗头来,仰起脖子,大口大口的喝着狼血。

    一头六阶荒兽的鲜血,足够成年人洗澡了,灭孽全都喝了下去,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而后,死鱼一般的眼睛,盯着行宫的方向看了一下,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牠身形一缩,潜入地下消失不见。

    ……

    宋征三人在半路上脱离了商队,伪装成探路的途中遇到荒兽被杀,商队也没有怀疑。

    宋征凭着记忆,带着大家一起赶到了大野沼附近,却隐隐感觉,气氛有些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