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声怪异的呼啸声从队长鬼尸的口中发出来,远远地传出去。院子周围的几条街道上,几十队正在前进的鬼兵,听到啸声后,迅速的朝着院子聚拢而来,很快就将此地包围起来。

    队长鬼尸后退一步,朝着暗门一指,鬼兵们一拥而上,手中的法器战兵杂乱无序的砸了上去。

    咣咣当当的响声传到了地下的密室中,七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宋征走了上去。

    隔着奇阵,隔着铁门,他将雷神鞭朝前一点。

    滋啦——

    大片雷电透过了铁门迸射出去,鬼兵们最怕的就是这种法器,虽然宋征仍旧无法完全发挥出九阶法器的全部威力,但已经足够将成片的鬼兵炸的全身崩坏,瘫倒了下去。

    队长鬼尸明显吃了一惊,魂魄入体控制它的幕后之人下意识的操控着鬼尸队长后退了一步。

    但是那些灭世鬼兵没有灵智,前面的倒下了,后面的只知道继续跟上去,铁门前面很快又出现了一大片鬼兵,仍旧不知疲倦的砸着铁门。

    潘妃仪布置的奇阵等级不算很高,在连番不断地攻击下,很快就有些支撑不住了。

    宋征躲在铁门后面,雷神鞭连连挥动,每一次都有大片雷电轰击出去,炸的外面的鬼兵不停倒下,很快铁门外的鬼尸堆积如山,队长鬼尸恢复了镇静,指挥手下将挡路的鬼尸挪开,后面的继续上去。

    几十道雷霆穿过之后,铁门已经滚烫发红,终于一名鬼兵一剑刺过来,噗的一声,穿透了铁门,透出来一截剑尖!

    宋征抓住了机会,雷神鞭重重的点在了剑尖上。

    滋啦——轰!

    一道无比粗大的雷霆,从战剑上传递出去,以这头鬼兵为中心,猛的爆炸出去。

    外面数百头鬼兵瞬间崩溃,靠近一些的当场粉身碎骨,远一些的也浑身颤抖倒下去,身躯毁坏,无法继续战斗了。

    宋征眼看着此地守不住了,正准备撤退,忽然感应到了什么,如释重负:“胖子,赵姐,你们来顶一会儿!”

    王九举着天火神盾顶了上来,赵绡在后面,双手一推,一股恐怖的火焰,从铁门的缺口处喷射出去,将几十头鬼兵烧成了灰烬。

    宋征返回去,取出赦魂铁令。

    这枚特殊的令符上,闪烁着蓝幽幽的光芒,他手指飞快一点,灵元注入,赦魂铁令一转,打开了一扇特殊的门户,阴司衙门当中,几名鬼差一身很正式的袍服,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

    门户打开,这世间的某种气息渗透过去,那几名鬼差立刻感应到了,当即脸色大变,严厉飞快的说了些什么,史乙几个人在一边什么也听不懂,宋征现在却已经能够弄明白阴司鬼差的意思了。

    这里有赦魂铁令的功劳,也有数次道韵惊澜的功劳。

    宋征也不满道:“我几个时辰之前就联系了你们,告知了这一界的情况,可是你们却敷衍我要上报阎罗,需要时间传递公文,现在闹成了这种不可收拾的局面,却要来责怪我?!”

    他一副恼火不已的样子,就要关闭赦魂铁令。

    几个鬼差也是鬼精,不会被他这种姿态吓到,叽里咕噜的说了些什么,口气仍旧很硬。

    宋征也没指望真的把祂们唬住,这些家伙都已经存在于幽冥之下最少几千年了。可是这些家伙处处指责他,却让他当真有些愤怒了:“小子烂命一条,大不了死在这无穷鬼兵之下,况且我还有别的办法,未必真的就会死去。

    你们呢?延误时机,凝成了大祸。阎罗追究起来,诸位恐怖没办法像我一样逃走吧?”

    鬼差们的面色唰一下变得阴沉无比,恼恨的等着宋征。宋征暗自一咬牙:“诸位,告辞了!”

    这一次,他不再是虚张声势,迅速关闭了赦魂铁令。

    几个鬼差刚要开口,门户已经关闭,后面的斥责威胁的鬼话也就没能传出来。

    宋征立刻道:“史头儿,你去在门口设个阵法埋伏,然后让胖子和赵姐回来,咱们转移!”

    “好。”

    史乙上去时间不长,就带着王九和赵绡一起回来了。周寇已经准备好了:“去我布置的密室。”

    七人一起土遁而去,周寇在前面带路。

    他们离开后,上面的铁门迅速被鬼兵撞碎,大群的鬼兵一起涌了进来,在门口挤成了一团,门框都被挤烂了,然后噗的一声先后撞了进来,却引发了一片阵法刻线,好像大网一般的张开。

    后面的鬼兵不断地挤进来,前面的鬼兵被阵法刻线大网拦住,眼看着阵法刻线越来越明亮,快要被崩断了,突然灵光一闪,四面墙壁上嵌着个一枚枚元玉猛然爆发,轰轰轰的爆炸声中,通道崩塌,鬼兵们被砸倒了几十个。

    等到鬼尸队长大声怒吼着,指挥这些没有智慧的鬼兵将通道重新清理出来,密室内早已经空空荡荡,七人了无踪影。

    队长僵硬的脸上抽动了两下,似乎是一个冷笑。它的鼻子抽动起来,很快就找到了宋征他们逃走的位置,但是到了这里,它却一筹莫展了。它在九冥宗中位置不高,若是本体在此,土遁自然不成问题,可是魂魄入体的状态就办不到了。

    它迅速回到地面上,逐层上报。时间不长,后面皇台堡的城墙上,响起了一声凄厉的长啸,凌空一颗巨大的黑点飞来,然后咚一声重重砸落在了院子里。

    轰的一声地面龟裂,四面的房屋哗啦啦的都被震塌了。

    它竟然从城墙上直接跳了下来。

    “十九师弟!”队长欣喜道:“你来了,那些家伙跑不掉了。”

    十九师弟以魂魄入体,控制着一头三眼飞天獠的妖尸。这是飞天獠中非常少见的一个分支,个体实力极强,比普通的飞天獠更加高大,十九师弟这一头,足有五丈高。

    他开口问道:“怎么回事?”

    队长把情况说了,十九师弟冷哼一声,大步跨出去,双眼之上,闪烁幽冥之色,竟能直接看透大地!

    他仔细的在周围搜寻着,很快就找到了“痕迹”,言道:“跟我来!”

    队长一声唿哨,灭世鬼兵们飞快的从地面下钻了出来,跟在了它们身后。

    ……

    在地面下穿行,不像是在地面上“道路”那么好找。尽管周寇做了好几处标记,可是还是走错了好几回,足足用了半个时辰,他们才进入了周寇的密室中。

    这么长时间的地遁,大家都累得不轻,坐在地上吞服着补充灵元的奇药。

    宋征手中的赦魂铁令一直在闪着光芒,到了这个时候,已经开始变得滚烫。显然那一头的阴司鬼差们已经快要急死了。

    宋征估算着火候差不多了,这才不紧不慢的打开了赦魂铁令。

    门户刚刚建立起来,几个鬼差当即大怒吼叫起来,宋征毫不客气的再次熄灭了赦魂铁令。

    赦魂铁令只是停顿了片刻,随后再次闪动着急迫的光芒。宋征又咬着牙,熬了一盏茶的功夫,这才第三次打开赦魂铁令,联通了门户。

    阴司鬼差们脸色差到了极点——虽然他们平时的脸色也不怎么好。

    死人脸。

    不过这一次,祂们全都压着怒火,由其中地位最高的一位负责和宋征沟通交流。宋征也就平心静气的跟祂谈。

    不过中间的过程也并不顺利,难免会有些讨价还价的地方。

    一旁,周寇竖起了耳朵,忽然喊了一声:“书生……”

    宋征暗中对他比划了一个手势,他还在继续和阴司鬼差们商谈。周寇在一旁心焦,却不敢打扰他,免得宋征处于被动。

    总算是商议完毕,阴司鬼差们显得十分不满,宋征飞快关闭了赦魂铁令,转身问周寇:“出了什么事?”

    “它们来了!”

    周寇将冥魂龙犬放出去,在周围警戒着。

    “还有多远?”

    “最多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宋征想了一下,咬牙决定道:“分头走。”

    他迅速分配了任务:“胖子和潘姑娘一路,土匪和苗姑娘一路,你们分别前往另外两处避难所,自己把握好时机,如果还有灭世鬼兵追来,就想办法逃走,尽量拖延时间。

    史头儿,赵姐跟我一起,我们去尸山骨海祭坛!”

    王九拉住他,问道:“你跟那些阴司鬼差到底商议了一些什么?祂们肯帮我们吗?”

    “祂们当然不肯帮我们,但祂们得帮自己。”宋征说道:“赦魂铁令的能力有限,导致祂们能通过那一扇门户渗透过来的力量也有限,所以需要我们直击目标。

    想要破除九冥宗的绝灭大法仪,关键在于尸山骨海祭坛上。”

    王九担忧问道:“那里乃是中枢,危险重重,你们三个……”

    宋征推了他一把,笑道:“多少道圣旨都过来了,还怕这个?快去吧,你们也未必轻松,说不定走霉运,后面那一大群鬼兵就追着你们去了,你这一身肥美好肉,要是被追上,鬼兵们可要一饱口腹之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