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哈哈哈!”周寇没心没肺的笑了,王九却吓得要哆嗦:“你个乌鸦嘴,切莫乱说,胖爷我先去了。”

    他催着潘妃仪赶紧走了。

    潘妃仪临行之前,回头看了宋征一眼,复杂的颔首示意,宋征报以微笑。

    另一边,周寇和苗韵儿也立刻去了,只剩下了宋征三人,他深吸了一口气,对史乙和赵绡说道:“接下来,该是拼命的时刻了。我把你们俩留下来,是因为咱们身上都有战具,战力最高。”

    赵绡沉默的点着头,史乙一声惨叫:“可是我刚刚拿到劈山刃,还没有仔细研究过怎么用呢。”

    宋征严苛说道:“我们去尸山骨海祭坛的路上,你可以抓紧时间熟悉自己的战具。因为阴司鬼差已经说的很明白,若是一只鬼兵一只鬼兵的去收服,数量太多,祂们也做不到。

    所以咱们必须杀入祭坛内部,找到整个绝灭大法仪的中枢,祂们才能出手收走所有的灭世鬼兵。”

    史乙一声惨叫,把手伸入怀中,一面土遁,一面抓紧时间熟悉这件战具。

    遁出数里之后,宋征在地下给两人传音:“我上地面,你们继续在地下,咱们在军械库那边会合。”

    “好。”

    宋征的意思他们明白:故布迷镇。

    ……

    十九师弟催动着庞大的妖尸,两眼蒙上幽光,盯着地面一步步的前进着。到了某一处地方,它忽然停了下来。

    后面的队长上前来:“十九师弟,怎么不走了?”

    “好狡猾。”十九师弟道:“他们分成了三路……”他抬起手来,分别指向了三个方向:“可是我只能追一个方向。”

    队长有些讪讪,他实力不足,看不透地下的玄机。

    十九师弟想了一下,说道:“将九师兄和十一师姐叫来,让他们负责另外两路,我先追着这一路下去。”

    他指着宋征三人的方向说道:“这一路人最多,应该是最重要的一路。”

    “十九师弟还是慎重点,等师兄和师姐到齐了再做决定吧……”

    十九师弟冷哼一声:“怎么,你不相信我的实力?”

    “不敢。”队长连忙要解释,十九师弟已经一摆手,巨大的妖尸轰然而去。

    队长无奈,再次把情况上报,时间不长,女鬼将和豹头人身的骑将一起赶到了。队长屁颠屁颠的迎上去——虽然他们都是以师兄弟相称,但他只是一个旁支弟子,这些却都是宗主一脉的嫡系弟子,地位不可同日而语——队长把情况说清楚之后,女鬼将和骑将看也不看宋征逃走的那一路。

    “十九师弟天资卓越,虽然入门时间最短,但实力、境界,在我们师兄弟中已经稳稳排进前五。最近一次刘丹先生的‘少才榜’上,十九师弟已经跻身我华胥古国百大少年天才的地八十一位。就连宗主他老人家都说,十九师弟是我们九冥宗未来的扛鼎大才。他追下去了,不会有一只漏网之鱼。

    我们只要负责好自己这两路就是了。”

    女鬼将和骑将各自施展道术,追踪地下的痕迹而去。队长无奈,将手下分成了两队,各自跟随其中一位。

    ……

    一头庞大的三眼飞天獠在市集上横冲直撞,遇到阻挡去路的建筑,就伸手一推,不管是木头的还是石头的,全都轰隆一声倒塌下去。它则一脚踩上去,跨过之后继续追踪。

    从市集道皇台堡,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灭世鬼兵们挤满了,但是看到三眼飞天獠,所有的灭世鬼兵都乖乖的让开一条路。

    十九师弟很快追到了一个位置上,他停下不动:“咦——”

    这一路人又分成了两拨,一拨跑到了地面上,另外一拨仍旧在地下穿行。他现在只有一人,怎么能兼顾两路?

    不过他迟疑了一下之后,忽然伸出一根利爪,在第三枚竖眼上轻轻一划。三眼飞天獠妖尸的竖眼本来是紧闭着的,这一下将竖眼划开,瞳孔泛着一股浑浊的黄色,射出来一道朦朦胧胧的玄黄之色,似乎能够触及到无限深远处。

    他用第三枚竖眼一看——比之前双眼的视线更加遥远——立刻就判断出来,这两路虽然一上一下,但是大致的方向是相同的。

    他一声冷笑:“险些被你们骗过去了,故弄玄虚!”

    他认准了地面上的那一路,尾随而下。

    ……

    宋征也没指望这一个小手段就能真的瞒过后面的追兵,他只是想办法,尽量延缓背后追兵的速度罢了。

    他在街道上穿行着,将自己的气息收敛起来。至于魂魄,修成了阴神之后,几乎再也没有魂魄的气息外漏。

    忽然,他感应到了什么,立刻一闪身藏在一片坍塌的屋舍下。前面的街道口,转出来一队灭世鬼兵,在一名队长的带领下,整齐划一的走过了这一片街道。

    等它们过去了,宋征才再次出来,贴着墙根而行,隐蔽在阴影中,尽量减少被发现的可能。

    他到了市集的边缘,往前面一看,心里喊了一声糟糕。

    皇台堡朝向同州方向的几座堡门外,都有大批的灭世鬼兵驻扎。军械库在皇台堡中,想要从市集去军械库,必须经过皇台堡的城墙。

    他回头看了看,不远处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在追来,带着一阵轰隆隆的雷鸣声。他隐蔽的朝着一侧横移过去,几十丈之后,发现了一口水井。

    他沉入水井中,一直到了水底,探手把天火刚刚赏赐的“水王令”拿了出来,这也是九阶的宝物!

    在水中把水王令轻轻一晃,四周水波荡漾,宋征立刻感觉到,自己可以“号令”着周围的井水,于是把水王令轻轻一震,随即自己潜入水底,地遁而去,直奔城墙。

    十九师弟很快追到了水井边,他像之前一样,朝水井里一看,却不料三颗眼睛一同剧痛,中央竖眼受创最严重,嗤的一声流出脓血来。

    他惨叫了一声,踉踉跄跄的后退好几步,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魂魄入体的情况下,能够对尸体操控入微,但同样的,感受也是入微的,尸体所遭受的一切伤害,他们感同身受。

    十九师弟刚刚跌倒,就一跃而起,恼恨的吼叫一声。这一具妖尸受到了损害,让他有点心疼,但也仅此而已。九冥宗有很多强大的妖尸,他随时可以更换一具。只不过是再浪费一些时间熟悉罢了。

    三眼飞天獠庞大的脑袋四处转动,他不敢再去“看”水井,朝着周围搜寻起来。

    水井内水王令残留的力量其实已经在刚才那一击之中耗尽了,不过十九师弟并不知情。但他在周围搜寻,果然时间不长,就在外围找到了一道痕迹,直奔城墙而去。

    他一阵疑惑:那是九冥宗的大后方,这些洪武天朝的修士根本逃不出去,他们往后去要做什么?送死吗?

    他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劲——这些家伙垂死挣扎,恐怕是在图谋着什么。但是出于对自身实力的自信,他并没有通知后方的同门,而是继续紧追而下,到了城墙下,他腾空飞起,飘然过了城墙,落地之后,他不由得又咒骂了一声:“狡猾的烂东西!”

    他又找不到踪迹了。

    宋征在地下依托着城墙潜行了一段,然后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钻了出去。十九师弟只好先顺着一个方向寻找——天睐手环发挥了作用,他这一次选错了方向,追出去很远,仍旧没有找到宋征的踪迹,他明白自己走反了。

    折回来沿着城墙向另一个方向继续追踪,十九师弟隐隐有些后悔自己托大,刚才如果喊来师兄师姐们一起追踪,至少面临这种状况的时候,大家可以分头追踪,不会白白浪费时间。

    宋征先一步赶到了军械库,史乙和赵绡在地下跑错了两次路,稍晚了一些才赶到。

    “你们后面有尾巴?”一见面,宋征立刻询问,两人一起摇头:“应该没有。”

    宋征指了指自己的身后:“我带来一个,有些难缠,怎么也甩不掉。”

    赵绡抓出东荒弩:“做掉?”

    宋征感觉有些头疼:“这周围全是九冥宗的鬼兵,一动手就会被缠住,先不管他,咱们直接去峡谷里的尸山骨海祭坛。”

    那座庞大的祭坛,仿佛山岳一般,此时停驻在皇台堡外面的峡谷中,比皇台堡的城墙高出几倍,无论从什么地方,都能一目了然的看到。

    三人对于皇台堡无比熟悉,轻车熟路的避开了一队队的巡逻鬼兵,速度极快的冲到了外面的峡谷中。

    宋征打了个手势,赵绡好像一只壁虎一样,贴着一侧的崖壁如飞一般爬上了一旁的山崖高处负责警戒,他和史乙两人潜伏在峡谷中。

    宋征躲在一块巨石后面观察着,要怎么才能不惊动任何鬼兵,悄悄接近祭坛,忽然身后的史乙轻轻拉了他一下,指了指高处。

    上面的赵绡朝他招手,宋征一阵奇怪,但还是悄然上了山崖,史乙独自留在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