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赵绡带着他,匍匐爬行,几乎没有一点声音,到了山崖的另外一侧,伸手往下一指:崇山峻岭,地形格外复杂,正常的军队根本没有办法通过。

    可是却有一队浩浩荡荡的灭世鬼兵,正在源源不断的行进中。它们不论遭遇什么复杂的地形,都可以搭建“人梯”“人桥”,鬼兵强悍的身躯可以保证这种不可思议的行进方式。

    这只军队格外庞大,前不见头、后不见尾,少说也有几十万。

    宋征不由得回头望向了峡谷的另外一侧,他和赵绡比划了一下,两人悄然下去,到了峡谷另外一侧的崖壁上。

    史乙看的莫名其妙: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边同样是茫茫的群山,但是当不住灭世鬼兵。果然如同宋征所预料的,又有一队灭世鬼兵通过这里,绕过了皇台堡,正在向皇台堡后方行进。

    两人滑下了石壁和史乙低声说了情况,史乙满心疑惑:“他们何必要这样做?他们已经打通了皇台堡,直接从皇台堡中穿过不就行了?灭世鬼兵虽然强悍,可以从两侧山中绕行,损失必定也不小,而且速度缓慢了很多。”

    有些修真界的常识,史乙不用说,大家也都知道。

    除了精锐的修军,绝大部分军队仍旧是无法大规模一同飞遁行军的。一是战士们修为有限,二是一旦飞遁,大家速度不同,容易引发混乱。

    但是真正的攻占,不是打了就跑,一名强大的修士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攻陷一座城池,但绝对无法真正的占领,各种琐碎的事务,需要很多的人手去安排处理。

    而占领城市附近广大的区域,更是需要许许多多小队的战士们,逐村逐户的去执行。

    所以哪怕有镇国强者的存在,大国之间的战争,也仍旧需要出动大批的修军。皇台堡对于洪武天朝的意义也就在于此,挡不住妖族的顶级强者,但是可以挡住妖族的大军。

    如果只是妖皇孤身杀进来,又有什么意义?洪武天朝也有数位镇国强者,早晚把牠堵住,一同围杀了。

    而九冥宗的灭世鬼兵,应该是藏在小洞天一类的宝物当中,一旦发动绝灭大法仪,就全部召唤出来。

    不过这一类法术都会有一定的限制,绝灭大法仪一旦落下,就无法移动。这些灭世鬼兵只能从绝灭大法仪中走出来,甚至是在绝灭大法仪中,有一座类似“兵门”的地方,它们只能从其中走出来——所以无法直接出现在皇台堡后方。

    宋征思索一番,道:“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我还猜不出来,不过肯定不想让皇台堡中的人知道。”

    皇台堡附近仍旧战火四起,市集中不断传来喊杀声。抗天盟、灵火会、贵者盟仍旧在抵挡,而且还有别的玄通境存在,九冥宗的灭世鬼兵,全都在清剿市集中的反抗者。

    “现在给所有人的感觉是,九冥宗的目标就是皇台堡。”宋征一边沉思一边分析说道:“如果这两只庞大的灭世鬼兵从皇台堡中通过,尚未被彻底剿灭的我们,可能会通过同音骨符一类的法器,向后方通报,同州和朝廷也就有了警觉。”

    史乙还是觉得想不明白:“可是就算是骗过了我们,又能有什么用处?九冥宗想干什么?仅仅靠灭世鬼兵攻陷同州城?那是不可能的。

    而且以一个宗门对抗一个王朝,他们不会这么愚蠢吧?”

    宋征摇头:“他们到底想干什么,我也猜不出来,咱们暂时不要去管这些了,先保住咱们的小命再说。”

    “说的对。”史乙点头。

    三人再次看向尸山骨海祭坛,到了近前,越发能够感觉到这东西的庞大和恐怖。

    整个祭坛分为三部分,最下面是汪洋尸海,无数被炼制过后的铜尸铁尸级别的尸身杂乱的堆积在一起,冥冥当中被某种力量粘合在一起,不会四散溃散。

    尸体当中,有人有妖有兽有虫,还有各种叫不上名目的特殊种族,也不知道这么多的尸体,九冥宗用了多久才收集起来。

    往上一层,是森森白骨之山,各种肋骨腿骨头骨叠加穿插在一处,一股森冥惨白,让人看一眼就觉得魂魄生寒。

    而最上面一层,是一座用来自幽冥的漆黑岩石雕凿而成的祭台,上面有灵阵保护,黑雾弥漫,看不清楚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但是隔着这几千丈的距离,宋征的阴神也感觉到一种深深地恐惧——自从他修成阴神以来,这还是第一次。

    他示意身边两人,朝着祭坛的最下面看去。汪洋尸海当中,打开了三道“尸身门户”,每一座都有百丈宽窄,门户上垂挂着由无数白骨骷髅头连缀而成的“珠帘”,一具具灭世鬼兵正在从门户中走出来,珠帘碰撞,哗哗作响。

    三座门户分别朝向了三个方向,一个正对皇台堡,皇台堡中现在的那些灭世鬼兵正是由此而来。

    另外两座在两侧,灭世鬼兵大军分别融入那迂回而过的两支队伍。

    宋征四处看了看,示意两人等自己一下。他悄然折返回了皇台堡,片刻之后,他又两手空空的回来了,但是紧跟着他打开小洞天世界:里面藏着三具灭世鬼兵,已经被他解决掉了。

    “你想做什么?”史乙预感不妙。

    宋征道:“混进去。”

    他搜寻的灭世鬼兵的身材恰到好处,跟三人相差不多。他将三具灭世鬼兵搬出来,选了一个跟自己差不多的,迅速剥下了铠甲,然后在灭世鬼兵的伤口上,抓了些脓血涂抹在自己身体上,顿时一股让人作呕的恶臭扑面而来。

    史乙差点吐出来,连连摇头:“你杀了我吧,我绝不……”

    一旁的赵绡却一声不响的将身材最瘦小的灭世鬼兵身上的铠甲剥下来,和宋征一样,弄了自己一身脓血,然后不理会史乙,和宋征两人互相穿戴铠甲。

    史乙硬着头皮:“好吧,为了活下去。”

    宋征回头朝他一笑,一切不言而喻。

    三人“装扮”好了,宋征左看看右看看,却还是觉得不满意,反手摸出来一柄小刀,在尸体上切了些腐肉,剁碎了抹在了史乙脸上。

    “哇——”

    史乙这次是真忍不住了,一口吐了出来,宋征把手一挥,周围的泥土迅速盖住了他的呕吐物。

    史乙连连道歉:“是我不好……但是书生,你能不能提前说一声,给我一点准备?”

    宋征冷冷道:“提前说了,你能同意吗?”

    史乙想了想,觉得书生真的提前询问自己,多半会被自己一通臭骂。一旁的赵绡不屑的撇撇嘴,史乙登时涨红了老脸:“怕什么?死都不怕还怕一点脏臭?”

    宋征颔首,毫无诚意的称赞道:“千王史,从容不矫情、铁血真汉子!”

    史乙皱皱眉头,总觉得像是在骂自己,不像是在夸奖;宋征已经转过身去,在自己脸上也粘了一把碎肉。

    他对自己倒是够凶狠,但也差点一口吐了出去,强忍了好久,不断地告诫自己:不能吐,真的吐了以后就成了史乙的笑柄了。

    倒是赵绡,让人刮目相看,整个过程似乎好无所觉。

    两个男人对她敬佩的五体投地。

    九冥宗的灭世鬼兵装备精良,每一具灭世鬼兵都是全身铠甲,只是没有护面。三人穿戴整齐之后,敛去了全神气息,收摄魂魄之力,乍一看,真的就是三具普通的鬼兵。

    只可惜眼睛没有办法遮掩。如果遇上九冥宗的人,只能翻白眼状装浊了。

    “准备好了?”宋征问道,史乙和赵绡一起点了点头,三人一起迅速朝那座恐怖的死亡祭坛冲了过去。

    这里一片死气,根本没有活着的生灵,也没有九冥宗的人看守,三人极为顺利的来到了祭坛下,后背贴着祭坛,隐蔽着朝上看去——那些尸体已经被炼制的宛如铜铁,生硬硌人,可是三人却忍不住去想,自己后背上靠着的,是手是脚还是膝盖头顶……

    宋征又朝两边看了看,斜上方有一扇小小的孔洞,类似于窗户一类,他暗中招呼了两人,朝那个位置一指,三人一起忍着恶心,爬了上去。

    ……

    祭坛的最上方,浓浓的黑雾当中,有一座三丈见方的恐怖血池。

    血池当中,猩红的脓血翻滚,好像即将爆发的火山一样,整个空间内死亡之力浓郁的凝成了一层层的灰雾,浓稠的无法散去。

    围绕着血池周围,摆放着五把漆黑的铁椅。铁椅上雕刻着无数临死前挣扎想要逃出来的手臂。似乎有无数冤魂,跟着身体一起被囚禁在这些铁椅当中,时不时的能够听到,椅子上传来深幽却又凄厉的惨嚎声。

    铁椅当中空空荡荡,每一只上面虚空漂浮着一枚古怪的眼珠。

    这些眼珠拳头大小,表面上布满了细小的血管,一丝丝的蔓延出来,深入周围的虚空当中,似乎接驳到了什么上,有意识的不断蠕动着,从周围汲取着力量。

    眼珠灵动,不停地转动四处看着。

    最中央的那一只铁椅上的眼珠有其余的两倍大小,显然是首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