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最快更新苍穹之上最新章节!

    石原河原本已经绝望了,他已做好了誓死一战的准备。但是他很清楚,哪怕他以死相赎,也不能免除自己的罪过,并且一定会在后世的史书中,留下一个“刚愎自用糊涂老臣”的评价。

    而这,是他觉得自己最不能接受的下场。

    没想到峰回路转,九冥宗的绝灭大法仪莫名其妙的消失了!就因为区区三个修兵?

    石原河自幼修行,历经三朝,一向是信奉英雄,镇国强者足以左右一场大战的胜负。却从来没有想过,原来三个小人物,也能发挥如此巨大的作用。

    他原本笃信,自己奏请朝廷,对皇台堡使用永古真雷,虽然残忍,却是替整个洪武天朝做出了一个正确的决定。

    但是现在,他第一次对自己的这个决定产生了怀疑:如果一切都按照自己的计划实施了,那么是不是自己就替华胥古国,毁掉了洪武三位年轻天才?

    斗兽修骑洪流席卷而至,贺虎的声音响起:“大人先去营救四位老祖!”

    石原河和水一清凌空而起,将战场留给了斗兽修骑。

    轰的一声,两只精锐的军队对撞在了一起,整个天地似乎都晃动了一下,威势不亚于镇国强者的对决。

    没有了百战王骑的阻拦,石原河和水一清直奔云赤惊。

    高峰之上,云赤惊手舞长髯,搅动苍穹,压制的四位玄通老祖节节败退狼狈不堪。他居高临下,将大地上的战况一览无余,不由得意兴阑珊,叹了口气:“果然不能跟蠢材合作,还以为鬼修能多点阴谋,原来也是一群蠢蛋,好生无趣。”

    石原河乃是老牌玄通境,三朝老臣,很可能早已经达到了玄通境巅峰。云赤惊把长髯一挥,化作了一道长河从天空中落下,就地一卷收走了自己的百战王骑。

    而后他脚下一踏,凌空而去,宛如天神。

    石原河和水一清大怒追上,云赤惊懒洋洋的声音却从悠悠白云之间传来:“我只是忌惮你们的永古真雷,石原河你若敢追来,我不介意杀掉洪武天朝一位正直的老臣。”

    水一清立刻不顾一切的拦住了石原河。

    贺虎帅军于荒原之上一脸茫然,正在酣战中,对手却突然失踪,他回头看看自己的手下兄弟,不料每个人脸上,都有着一种庆幸的神情。

    他再低头一看,刚才短短的交战,五千精锐,竟然已经有数百人被打落坐骑!

    水一清和石原河接应了四位老祖,与大军会合。他低头看到斗兽修骑心中惊惧的样子,暗道一声:这还是因为他座下四大亲卫“千箭古刀雷手”和“冥钩”只有古刀在,否则战况怕是会更加一面倒。

    只是这些他不能说出来,否则贺虎他们的信心更受打击。

    水一清也有些疑惑:四大亲卫常伴天煞左右,那三人去哪里了?

    ……

    白云之上,古刀统领着百战王骑,一阵遗憾:“将军,再给我们一点时间,洪武天朝斗兽修骑就要削去一支建制了。”

    云赤惊对他们的遗憾毫无感觉,单纯的解决斗兽修骑多么的无趣?

    他懒洋洋的说道:“九冥宗应该会老实一点了,这一次也不算毫无收获。”

    古刀一阵惊讶:“将军?您是要削弱九冥宗?可是若是计划成功,九冥宗就会抢到大批天火的赏赐,实力大增呀……”

    云赤惊懒得多解释,但是一转头看到手下全都茫然,又明白这些人将来都会成为华胥的领兵大将,只好多说了几句:“本将军岂会让他们如此轻易的得到那些好处?计划如果成功,三大鬼修宗门另外两门,就会知道整个计划的全部详细过程。

    九冥宗为了剿灭皇台堡,灭世鬼兵大量消耗,尚未能将那些抢来的赏赐化为真正的实力的时候,另外两大鬼修宗门就会杀到让三大鬼修宗门内耗去吧。”

    手下们终于恍然,心中更加敬佩,唯有一个念头:镇国强者又能如何?还不是被我家将军玩弄于鼓掌之间!

    但是对于云赤惊,他的计划居然被三个小修士破坏,大出意料。他远远看了一眼,三人有些眼熟。

    “想不到,短短几个月,他们竟然成长到了这等地步。”云赤惊心头,竟然隐隐有些意动,跟三个人有关的事情,也就显得不那么无趣了。

    ……

    宋征赶回市集的路上想到了一件事情:九冥宗抢夺了那么多的天火赏赐,裹挟在绝灭大法仪当中,似乎……都被那位阎罗卷走了!

    可是祂要这些赏赐有什么用?幽冥和世间不同,那些宝物在幽冥之下,多半都无法使用。而且以阎罗的实力和地位,应该不屑于私吞这些东西。

    祂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一探天火虚实?

    宋征还猜不出来。

    但有些事情他在尸山骨海祭坛中想明白了。阴司鬼差们的确没有能力从外围毁掉整个绝灭大法仪,但是从最后的结果上看,祂们应该是一开始就打算请阎罗出手。

    如果是这一位出手,那么破掉绝灭大法仪应该并不困难,并不是必须潜入中枢可是阴司鬼差们并没有告诉他这一点。

    如果阎罗在他们商议之初就出手,破掉绝灭大法仪,他们不用出生入死,市集上的那些修士和军士们,也大都能活下来。

    但如果不是在中枢出手,即便是阎罗,恐怕最多也只能破掉绝灭大法仪,不可能整个收走。

    那无穷无尽的鬼兵、尸山骨海,甚至是市集上的死难者,对于阴司来说,都是政绩!

    他心里很不舒服,却没有实力去谴责。他现在只关心土匪他们有没有出什么意外。三人一同朝市集赶去,速度不由自主的越来越快。

    市集中一片破败,劫后余生者还是一片茫然,不知道为什么灭顶之灾忽然来临,却又在最后关头突然无影无踪。

    抗天盟的据点在市集的后方,残存的修士还剩下七八人,都是经年大修,底蕴深厚,但在无穷无尽的灭世鬼兵下,也已经快要砸空了家底。

    他们仙甲破烂,小心翼翼的从灵阵当中走出来,有些茫然看到了宋征三人,周大先生满脸硝烟,正要招呼他,却只见宋征一闪而过,急匆匆的似乎有什么格外要紧的事情。

    “土匪!”

    “胖子!”

    “潘姑娘!”

    “苗姑娘!”

    三人在酿酒作坊附近,和大焱商号附近都找了一遍,却是一无所获,焦急的呼喊了几十遍,四周一片死寂,毫无回应。

    宋征慌了,他觉得自己还没有做好失去最重要朋友准备他觉得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做好这种准备。

    一向冷静多谋的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抓住了身边史乙和赵绡,十分的用力。

    赵绡嘴唇动了一下,想要说什么,可是一开口就忍不住哽咽,她不愿软弱,反抓着宋征的手,用力的握住,却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史乙连连道:“不会的、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土匪那种祸害,不会这么轻易就死了的……”

    呼

    一阵风声极速冲来,三人大吃一惊,一转身看到有几个影子从皇台堡高高的城墙上凌空飞来,把三人扑到了在地上打着滚。

    “哈哈哈!”周寇没心没肺的笑声响了起来,随后开始了自吹自擂:“怎么样我就说站得高看得远,在城墙上往下一看,一目了然。

    寇爷这种决策力,是不是比史老千要高明很多?反正现在也没有建制了,咱们推翻史老千,扶我上位吧!”

    宋征半起身,连忙看周围:胖子和土匪跟自己三人倒成了一片。潘妃仪和苗韵儿正漂浮在半空中,衣裙飘动,身上有着战斗留下的痕迹颇有种战争仙子的感觉,正微笑看着他们。

    他长松了一口气,轰然瘫倒,口中大骂道:“土匪,你个狗东西,吓死我了……”周寇咧嘴笑了。

    史乙不满道:“你都说建制都没了,还惦记老子的伍长之位有什么意思?”

    王九在地上弹了几下,由衷说道:“好险!”

    整个皇台堡内外,妖族全灭,人族也所剩无几。除了三大联盟,和另外一位玄通境老祖身边的四人,宋征七个就是仅存的修兵了。

    整个皇台堡现在不到五十人。

    “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吧。”

    酿酒作坊已经彻底毁掉了,大焱商号也全部坍塌,他们找了半天,终于在市集的边缘,找到了一座小院子,以前好像是个铁匠作坊,有几间屋子还算完整,大家一起动手收拾了一下。

    史乙当场将六阶八方印烙在自己的手臂上,然后越阶布置了一座七阶奇阵,作为大家的外层防御。

    “大家身上都带着伤,别的事情不去管了,先闭关消化这一次天火的赏赐。”宋征说道。

    “好。”大家答应了一声,各自选定了屋子进去。周寇也要去,却总觉得宋征挡在自己面前,他绕了几下,可是书生技高一筹,总能用一种古怪的步伐拦住他。

    其他人都进去了之后,宋征身形一闪,抢到了最后一间屋子。周寇傻眼:“书生,你什么意思?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