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随着任八千的话落,一个大汉出现在任八千身边,怒目瞪着对面的女子:“鹞子,他说的没错,你凭什么敢对朝廷任命的官员不敬?”

    “溪越崖,你说什么?”那个叫鹞子的女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过来。

    “别人都明白,只有你不懂,我是朝廷任命的官员,无论如何,我代表着陛下和朝廷,你想做什么?当着陛下的面竟然抢掠官员财物,袭杀官员,可见你们胆子有多大。”任八千冷冷道。

    此时任八千身边又多出几个人影,同样看向那个叫鹞子的女人。

    哪怕他们年岁不大,哪怕他们都有父辈依仗,可任八千的话让他们明白了一件事,任八千是代表陛下,是这个他们祖辈热血铸就的王朝的一部分,若是任八千有错,陛下可以处罚他,他的上官也可以处罚他,他们还真没这个资格。

    若是攻击任八千,那就是不把祖辈鲜血铸就王朝的规矩不放在眼里,是所有人之敌。

    更何况陛下就在旁边,你竟然也敢出手?你胆子有多大?

    红线脸色难看,但她已经明白过来了,所以她才会阻止那个鹞子。

    另外几人也明白了过来,所以不敢开口。

    其他人也明白过来,所以站在任八千这一边。

    虽然这些官二代大部分互相都认识。但任八千方才的话以及那个鹞子的表现,却让他们顾不了旧情了。

    短短的功夫,任八千身边多了十条身影。

    只有那个鹞子被怒火冲上头脑。

    可眼前的情势让她如同被一盆冰水从头到脚浇下来。

    其他人冷冷的目光让她突然想到了自己方才都做了什么。

    她不聪明,但她也不是傻子。在这种局面下如果再犯傻,她真就活不了了。

    “是我们的错,东西还你。”红线虽然明知道对方的话自己无可辩驳,但对方让自己几人陷入这般境地,态度也难以好的起来,冷脸以待。

    任八千接过对面扔过来的十字弩,不用想都知道这个时候已经得罪死了,不如出口恶气。而且自己态度虽然强硬,可自己毕竟是有理的一方,对方短时间内都难以找自己麻烦。

    等这阵风头过去了,对方想要找麻烦的时候,任八千觉得自己在女帝心中的地位应该更重了。

    他还不知道女帝因为他直接和大夏七皇子掀桌子了。虽然不全是因为他,但也能说明他在女帝心中却是有一定地位。

    “若是道歉就有用,那还要律法做什么?你们真当这里生的事情陛下不知道?与其道歉,不如自己去认罪。”说完这句话,任八千不再去看他们,朝着周围几人拱手:“多谢诸位。”

    “不用谢,你说的没错,大耀是我们祖辈建立的,我爷爷,父亲,都为大耀流过血,大耀的每一寸都先人祖辈的血。为了他们,也不能容许有人践踏,因为这是践踏在我们所有人先人的尸骨上。”最先出现在任八千旁边的溪越崖沉声说道,与任八千说话之时,目光还放在鹞子身上。

    任八千诧异的看了这人一眼,这话讲的可挺有水平啊。

    “我……我没想到,我刚才是气昏头了。”鹞子小声说道,脑袋也低了下来。此时众人的目光真的让她有些心中害怕了。

    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她只是觉得那个人教杜长空那些话实在可恶,想教训教训他。

    可结果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红线一把拉着鹞子:“我与你去找陛下赔罪。”

    方才任八千的话很明白了,陛下就在不远的地方,不可能没听到。

    他们犯了大错,必须去找陛下认罪。

    鹞子眼泪都下来了,再怎么样她也只是个年轻女孩儿,这样的事情让她有些慌了手脚。

    红线拉着鹞子去找陛下认错,这一路上的人都看着他们,目光有些冷,让两人心中更是难受。

    远处其他三国的公子哥们早就现这面好像生什么冲突了,其中一个还是那只疯狗。因为不能离近,也只是听到很少一点随风传来的言语,但都远远的看戏,想着那疯狗若是被教训一顿就真的大快人心了。

    让他们差异的是,竟然有不少古族人站在那个疯狗后面,是给他站台呢?那只疯狗在大耀竟然有这么高地位?

    这是他们怎么也想不到的。大耀不是一直很排斥外国人么?怎么会有这么多人站在他这一方,另外一方分明是几个古族人啊。

    随着二人离开,其他人也散了开,没人再理任八千。方才和红线站在一起的另外几个人,也都不再去看他。

    方才任八千确实占理,但不代表别人会喜欢他。

    相反,鹞子的心理其实是很多人的心理,被任八千突然这么赤果果的揭开,他们能对他有好感才怪。只是在方才那种情况下,任八千所占据的是大义,其他人必须站在他这一边。

    任八千一手拎着十字弩,一手拿着烤肉,多少也有些无奈。其实他并不想弄成这样的。

    可他当时必须这么做。自己的好东西本来就多,若是谁都能拿捏下,那自己以后的麻烦可就大了。

    一个弩抢就抢去了,其实并不重要,可其他东西呢?

    拎着东西回到望山鸟旁,将弩弓放在地上,这才一屁股坐下开始吃一惊凉了的烤肉,凉了后不那么好吃,不过他已经饥肠辘辘了,若是再不吃下午上山都没力气了。

    在他的角度能看到红线和那个鹞子在女帝的辇车前单膝跪地。

    其实任八千还是挺喜欢大耀是单膝跪地礼的。起码比双膝跪地舒服是不是?若是双膝跪地,他心里面还有点别扭,毕竟受了几十年的男儿膝下有黄金的教育。单膝跪地就没什么心理障碍了。

    将烤肉吃完一块,几乎就饱了。他一头倒在草地上,说实话方才他也挺紧张的,现在总算放松下来。至于以后那些人是否报复他,他现在都不想去想了。等从山上下来再说吧。

    躺了一会儿,旁边就多了个人,将他吃剩下的那块烤肉拿起来啃。

    不用想,是刚才被打成狗的杜长空。

    “老哥,你还真厉害。”杜长空一边吃不忘一边赞叹,方才虽然被震散了力气起不来,可事情经过他可都看到了。心里对任八千佩服的很。

    “你可真怂,被人当球踢。”任八千随口说道。

    听了这话杜长空脸都黑了:“红丫头一年没见更厉害了,这次来的没几个人能打过她。”

    虽然是辩驳,但有些无力。

    “那个红线和陛下身边的红鸾有什么关系么?”任八千想起两人都姓红,忍不住问道。

    “好像没什么关系。”杜长空想了想说道,陛下身边的红鸾他还真不怎么清楚。

    “不过红丫头是红武大人的孙女。”

    “红武大人是谁?”任八千好奇问道。

    “是大耀第二强者啊,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那么厉害。”杜长空一脸憧憬。

    大耀第二?就比女帝差一点啊。任八千也觉得确实很厉害,随后猛的在地上坐起来。“天下第九的红武?”

    “是啊,红武大人太厉害了。”杜长空仍然在那憧憬。

    任八千却是觉得有些牙疼。

    这可是天下第九啊。天下第九的孙女,自己就这么给得罪了。

    虽然知道得罪的肯定是朝中大员子弟,没想到竟然这么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