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九十八章 巴兽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119824.html
    女帝听了任八千的话,心里也有些哭笑不得。

    看了他半响,才道:“方才你可威风的很,怎么这时候胆子这么小?”

    任八千小心道:“臣刚才说的是真心话。无论是九品还是不入流的官员,都是为我大耀出过力,流过血的。他们有错可以罚,但总不能被其他人仗着家世好一些就可以随意对待,那些有功之人,那些为国家流过血的将士,若是遇到这样的事情,心寒呐。”

    女帝面露笑意:“倒是没说你做错了。”

    实际上任八千这件事她看在眼里,倒是颇合她心意。现在一些大员子弟,确实有些跋扈了。

    你平时跋扈些也就睁只眼闭只眼,但若是朝廷官员都敢抢,都敢打,你以为自己是谁?

    “陛下让臣去找那狼狈,就臣这身子骨,肩不能挑手不能提,连杀只鸡都要费好大力气,恐怕是有去无回了。”任八千说道。

    “你就不想去清心殿二层看看?当初颢国皇室的珍藏可都在里面,你若是能找到合适的,虽说不一定能达到高手的地步,起码也能有些收获。”女帝始终带着笑意道。

    “臣是想看的,可臣有自知之明。”任八千低头老老实实道。

    “你是手无搏鸡之力也好,还有其他手段也罢,反正这山狼,朕是想看到的。若是抓不到也可以,你在山上窝一宿,也就算了。就当是你教杜家小子那些话的惩罚了。

    若是换个人,可就没这么轻松了。而且这么和朕讨价还价的,可是不多。”女帝用眼睛往任八千身上剐,一副你再敢讨价还价就让你好看的架势。

    任八千一听,果然是这样,顿时哭丧着脸:“臣愿为陛下效犬马之劳,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虽然杜长空加的那些戏不是他他教的,可这时候说什么看来都没用了。

    “朕等着你的山狼,记得要脚短的那只,味道好一点。”女帝说完话,任八千哭丧着脸告退。

    唉声叹气的回到望山鸟旁边,将上衣和枪套摘下,穿上防弹衣后才再次换上。同时一个腰包挂在屁股后面,里面装着麻醉剂和一些子弹。

    军刀绑到腿上。

    最后才背后背着弩箭,手里拿着弩弓,随便找了个方向上山。

    方才在他去见女帝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分别找方向上山了。这山连绵到视线尽头,也不知道多大。

    否则若是个小山包,也容纳不了什么凶狠猎物,也就没必要来这里丰猎了。

    在任八千后面的就是一些那三个国家的公子哥,在准备妥当之后才不急不缓的上山。

    对于他们来说,这次不过是游玩而已。虽然女帝的奖励很诱人,让许多人心动,但真正付诸行动的却不多。

    毕竟还有两三百古族青年,想要和他们抢前三,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只有少数有信心的才第一时间扎入山中。

    这山似乎平时很少人来,到处都是双手合抱的高大树木,一进林子就暗了下来,上面的高大树冠挡住了大部分的阳光。

    任八千提着上了一只箭的十字弩,没走进去多远就开始觉得不方便了。

    到处都是藤蔓,让他不得不拔出军刀来将藤蔓砍断才能前行。

    往里走了不到半个时辰,周围除了自己一个人都没看到,四周一片寂静,只有不时的鸟叫和不知道何处的不知名兽叫。

    这样的环境让任八千有些紧张。

    毕竟这是异界的森林,来之前就知道这里有不少凶兽了。

    “日”任八千突然骂了一句,在他脚前不远的地方突然立起了一只棍子,仔细一看却是一只杯口粗的蛇将头昂起来,差点将他吓死。

    任八千一时站在原地,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该后退。

    万一做出不适合的动作被蛇咬一口,他可就冤枉了。也不知道这蛇是不是剧毒的。

    若是刚进来就被蛇毒死,那就成了笑话了。

    任八千缓缓向后退了两步,动作幅度不敢大一点,生怕激怒对方。

    等他退出去两步后,那只蛇才将头放下,钻进一边的草丛里。

    “呼——!”任八千长出了口气,方才他真紧张的要死。

    经历这一次,任八千总算涨了记性,找了一颗小树,在上面砍下一截树枝扒干净枝杈后拿在手里当做棍子,一边在前面扫一边走,这样地上有蛇也能赶走。

    很快,这棍子就生了作用,却不是在地上,而是一截垂落下来的藤蔓,用棍子扫了一下顿时活了起来。

    任八千在之后更小心了。

    心中也是苦的很,这里对于他简直是危机四伏了。

    又向前走了一段,突然听见前面如同猫叫一般的声音,立刻停下脚步,随后前面不远的草丛开始嗦嗦作响,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

    任八千立刻平举起十字弩对准那草丛,准备一有什么东西露头就射过去。

    随着草丛的抖动变大,从中出现一个白色的兔子头颅,和狗差不多大,带着一嘴獠牙。

    任八千简直太熟悉了,这东西兽苑里就有,并不是兔子,而是叫做巴兽,性子凶狠的很,是一种群居猛兽。

    巴兽的战斗力倒是算不上多强,但最大的特点就不管看到什么,无论是人还是剑齿虎,都敢冲上去撕咬。

    当时任八千观察了一段时间,现确实如此,一般动物见到体型很大的生物都不会像巴兽这么冲动。

    在任八千记忆力,只有一种,就是农村养的大鹅。

    鹅由于独特的视觉构造,看什么东西都比实际小很多,因此看到什么都敢冲上去啄,在农村简直是一霸。在农村长大的孩子不少都被那种大白鹅欺负过。

    任八千小时候经常跟父亲回农村看爷爷,结果第一次回去就被一只大白鹅追着跑了好几百米,浑身被啄的青一块紫一块,从那以后再看到大鹅都是绕道走。

    后来弟弟稍微大了一点,将弟弟带回农村的时候,任八千特意怂恿弟弟去看了看那几只大鹅,结局是显而易见的,大鹅的战斗力爆表,最后弟弟是哭着回来的。

    这种巴兽给他的感觉就像是那样,虽然不知道这个怀疑是否正确,任八千仍然一丝犹豫都没有抬手一箭就射了过去。

    巴兽向前一跳,那一箭顿时在头上射出一条血痕,连耳朵都扫了半个,顿时疯了一般朝着任八千扑过来。

    受伤的野兽最难缠,这话一点不错。

    看着扑过来的巴兽,任八千根本来不及再上箭,直接用十字弩横过来抵住对方的头。

    这东西体型和狗差不多,力气不小,差点将任八千扑倒,任八千压着呀才能用手上的弩抵住对方的利齿,巴兽的脑袋还一直使劲儿往前伸,想要在任八千身上咬一块肉下来,爪子也抓在任八千胸口上,顿时将衣服划破,好在防弹衣立功了。

    任八千骂了一句,从腰间抽出手枪直接就是两枪过去,那巴兽身上冒起两点血花,这才哀嚎一声倒了下去。

    任八千不敢犹豫,直接掉头就跑。

    这东西可是群居的,打了这一个,万一再钻出来一群,估计自己就要遭殃。

    然而越怕什么越来什么,身后响起了一声声的如同猫叫一样的声音。

    任八千一边往回跑一边四处寻找,往回跑了片刻总算找到一颗看起来粗细和高度都比较符合的树,上面也没什么看起来比较危险的藤蔓,先将十字弩背到身后,直接顺着树往上爬。

    同时他身后不远处也出现了五六个花白色的身影,出猫一样的叫声,却像得了狂犬病一样流着口水朝着任八千的方向扑过来。

    ……

    任八千离开后没多久,一个很年轻的侍卫进入辇车中,单膝跪地:“陛下。”

    “五方,你到林子里看着点任讲书,只要不死就不用出手。若是真遇到危险,就救下来,别被他现了。若是他躲在什么地方,想办法让他走出去。”女帝轻轻晃着酒杯说道。

    青鸢红鸾二人对视一眼,面露笑意。

    陛下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不管杜长空那话是不是任八千教的,反正他有嫌疑。陛下也懒得求证,陛下想做什么事还需要证据么?

    陛下的心思很简单,肯定不让你死,但也不能让你缩在一个地方老老实实舒舒服服的躲着,总要给你点教训。

    不过陛下对那位,还真是优待呢。这几年来,两人还是第一次见到陛下对某个人这么上心。若是换成其他人,恐怕不是砍了就是送到边军去了。

    “是,陛下。”那侍卫点头,出去后把盔甲卸掉,换上一身普通衣服,没入林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