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啊!”正在往树上爬的任八千痛呼一声,那几只巴兽扑到树下后在树干上借力一下就往上窜。

    任八千哪怕已经爬了两米多高,仍然被一爪子挠在屁股上。

    借着上方一个比较粗大的树枝,任八千直接翻了上去骑在树枝上,那几只巴兽还在下面努力的往上跳。

    唯一的好消息是这东西不会爬树,虽然能借着树干往上跳的更高一点,却够不到离地三米多高的任八千。

    骑在树干上的任八千就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痛,“该死的,差点被**。”

    任八千骂了一句,看着下面几只巴兽,如同夺妻之恨一般。现在你们够不到我,该你们倒霉了。

    将十字弩从后背摘下来上了一只箭,向下瞄了一下后勾扳机,随着一声惨叫,一只巴兽的身体被从上而下的弩箭贯穿。

    一只巴兽的死亡让另外几只更加愤怒起来,一个个人立而起扒着树干却怎么也爬不上来。

    “混蛋,你们可千万别走。”任八千一边龇牙咧嘴一边一只接一只的瞄准,竟然敢摸自己屁股,怎么也得报仇,真当自己的屁股是那么好摸的?

    当他射杀了第三只的时候,剩下的三只巴兽终于有了退意。

    朝着任八千呲牙叫了几声后掉头往来处跑了回去。

    任八千举着十字弩,瞄了一会儿后又是一支箭射出去,却是射伤一只巴兽的腿,被那只巴兽惨嚎着带着弩箭一瘸一瘸的消失在视野中。

    等那几只巴兽走了,任八千才有点遗憾的松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屁股,一手血,疼的要命,让他连坐都不太敢,只能另外一半屁股坐在树枝上。

    爬树果然是野外生存的必备技能。

    幸亏小时候经常和爸爸去乡下看爷爷,也没少掏鸟蛋,练出一身过硬的爬树技术。

    否则六只巴兽,哪怕自己有枪估计也落不下好。

    就算能保住命,自己也要受一身伤,就不单单是屁股有点伤的事情了。

    那几只巴兽离开,任八千倒没急着下树。心里头琢磨着,好像血腥味能引来野兽是吧?

    要不然把那几只巴兽剖开放血,看能不能吸引些动物过来?

    反正让自己去找那个狈也不知道去哪找。如果引来最好,如果没引来,自己大不了就在这树上呆到明天中午了,总比自己到处乱跑要安全。

    任八千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似乎不错,心里也轻松下来。

    如果这样的话,熬到明天中午似乎不难。

    只要引来什么动物自己再打两只,哪怕打不到狈也能回去交差了。

    此时他沉浸在自己找到轻松熬到明天的办法的喜悦之中,屁股也感觉不那么疼了,脸上也带着笑容,只觉得一阵神清气爽,就差唱个威风堂堂了。

    “先把那几只巴兽的血放出来,把弩箭收回来。”任八千打定主意从树上溜下去,一只只将巴兽的尸体拖到稍微远一点的地方,接着把弩箭拔下来也不擦就直接放回箭袋里,再抽出军刀来挨个给巴兽肚子刨开,让他们的血腥气散的更浓烈些。

    龇牙咧嘴的把这一切做完,任八千才原路爬回路上,先是爬到四米多高的位置,感觉那里不太舒服,树枝也比较细,又重新爬回原来的位置。

    接下来就是等着看有没有鱼上钩了。

    趁着这个时间他正好在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把屁股上的伤口包上。不得不说这个位置打绷带都不容易,每次碰到都是一阵剧痛。

    任八千好不容易将伤口包扎好,仍然没有鱼上钩,却远远的听到有人惨叫的声音。

    “哪个家伙这么倒霉?”任八千幸灾乐祸的想,肯定不是古族人,应该是那些公子哥了。不过他们都是带个随从,而且这里还是在外围,应该没什么厉害的凶兽啊。

    “嗯?这么厉害?这一嗓子喊了两分钟都不带换气的,比帕瓦罗蒂还牛!”任八千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那皱眉,因为这声音好像远远的朝着自己这个方向来了。

    而且度还不慢,自己一开始听到声音的时候估计距离自己有两三百米,现在已经不到一百米了。

    而且不单单是那个人的惨叫声,还有什么较为庞大的物体在林中的碰撞声,还有树干倒塌的声音。

    “轰”当那个人影出现在任八千面前的时候,那个人后面的一颗不算很粗的树竟然被撞倒了。

    随后一只高起码两米的巨型野猪出现在任八千面前,口中的獠牙都有半米多长,如同两把长剑插在嘴里一样,正紧盯着宁才臣一路冲锋。

    “这么大的野猪?这是野猪形坦克吧?”任八千都被那野猪的体型吓一跳。

    野猪这东西在山上算是相当难缠的一种了,尤其成年公野猪,连老虎都不会轻易招惹。

    野猪的皮很厚,脂肪层也很厚,一般的猎食者牙齿很难对野猪造成致命伤害,反而会被对方用獠牙将肠子都划出来。

    老人常说一猪二虎三熊,那种山上六七百斤的大野猪杀伤力不下于老虎之类的猛兽。

    更不用说面前这只了,后背距离地面足有两米,简直和推土机一样,奔跑的时候地面都在震动,任八千在树干上都能感觉的到。

    这只野猪的皮和脂肪层,任八千估计自己的手枪都不一定能给造成多大伤害,除非打到眼睛之类的要害。

    被野猪追着的一路出惨叫声的却是个熟人——宁才臣,一路走着s型的凌波微步,口中出杀猪一样的惨叫。

    不得不说他一个人进林子还能招惹这样的家伙,胆子实在太大了。

    一般人看到这么大的野猪,躲都来不及。

    任八千只是看了一眼,就长出了口气,闭住呼吸,甚至把目光都挪向其他地方,只留眼角留意野猪和宁才臣跑动的方向,就是避免自己被对方察觉。

    然而让任八千想骂娘的是,宁才臣在拐了个s弯后奔跑的方向就是自己这里。

    都不用他做别的,只要从下面路过,那只野猪就能将路上挡着的所有东西撞断,自己就倒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