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升起一堆火,烤着一条巴兽的腿,他还用石头在小溪里垒出一个圈子,把另外一条腿泡在里面,血腥味会随着溪水冲刷走,这个放在这里就是明天早上的早饭了。

    至于其他的尸体都被扔到远处去了,免得血腥味引来什么动物。

    他现在就是抱着熬到明天上午后下山的心思了。

    至于什么狈啊之类的,见鬼去吧。

    见识过那一战后这个世界野兽的危险程度在他心中直线上升。

    自己又不是奥特曼,打不了小怪兽。

    此时天色已经开始黑下来,溪边火堆闪耀,耳边听着远处丛林中的兽吼声,任八千心中颇有种异样的感觉。

    可惜不是什么亲近大自然啊之类的感觉,只是觉得阴森恐怖,危机四伏。

    用刀子在巴兽腿上切出几道口子,然后往上面撒上调料再翻过去烤。

    过了一会儿,香味开始远远传出去。

    不远处一棵树上的五方摸着肚子,狠狠的咬了一口手中的浆果。这是他刚才在附近采的几个,很酸,勉强果腹。

    闻着远处的香气,他开始心里不平衡起来。

    明明那个任八千那么弱,在林子里晃了一下午竟然什么事都没有,杀了两个人后还能在那大摇大摆的烤肉。

    而自己不但受了伤,还没法对人说,实在太丢脸了。而且还要看着对方吃肉自己窝在这吃浆果。

    想到这里五方就是一阵黯然神伤,真是没处说理啊。

    五方虽然一脸悲戚,手却如同闪电一般突然抓向一般,回来的时候受伤已经多了一条三根手指粗细的蛇,后置用力,这条蛇本来卷在他手臂上的身体就垂落下去。

    掏出一把小刀来,将蛇从头部往下豁开,剥皮,取出内脏,然后直接把尾巴塞进嘴里一口咬下去,幻想着这是烤肉。

    随着香味飘出来,任八千也觉得自己越来越饥饿了,眼巴巴盯着火堆上的肉,等着一会儿吃顿饱的。

    今天对于自己这个普通人来说可以说是辛苦了。

    如果可以,他希望永远没有下一次。

    可惜在可以预见的未来,这一晚上他都难以好好休息。毕竟哪怕在树上,这个林子里的危险还是很多的。

    树上只是能让自己规避一些危险,而不是可以让自己高枕无忧。

    一阵脚步声传来,一个人影从黑暗中显现,任八千直接把枪指了过去:“谁?”

    “任司丞?看到你真实太好了!”一身褴褛的宁才臣欢呼一声,看到任八千他几乎都是热泪盈眶了。

    怎么又是你。任八千不由得想到。这么大的林子竟然能遇到两次,任八千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他一直都怀疑宁才臣是在扮猪吃虎,可表现出来的却一直是和自己差不多的弱鸡,而且看身上也是,有着在林子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血痕,衣服都碎了好几块。看样子被那野猪追的挺惨。可他都这个时候了竟然在林子里没下山。

    “怎么没下山?”任八千把心中疑问问出来。一般来说这些公子哥们也就是来体验一下,到了晚上都会下山休息吧。

    “方才看到一处美景,贪恋之下多看了一会儿,就找不到下山的路了。”宁才臣有些腼腆说道。“任司丞,你要有意我明早带你去,那里看日升日落真的如同在仙境一般。

    任八千对看日升日落可没兴趣。他就对下山在被窝里安安心心睡一觉感兴趣。

    “不过看到任司丞真是太好了。”宁才臣又欢呼起来:“我本来还以为今天晚上要饿肚子了,结果远远看到火光,想着看看荒郊野外遇到都是缘,过来要口吃的,没想到竟然是任司丞你在这里。”

    任八千继续烤着揉,他倒是不讨厌这个爱吹牛逼的宁才臣。

    毕竟宁才臣这人还是挺好打交道的,在岚城自己没什么对不起对方的地方,也不觉得对方会害自己。

    而且在这样的夜晚有个伴让他觉得还是挺好的。毕竟他是个群居动物,哪怕不那么喜欢和人扎堆,但不代表他愿意一个人在荒郊野岭待着。

    哪怕听宁才臣吹吹牛逼这一晚上也好过一点。至于对方是不是扮猪吃虎,他倒是无所谓。

    看了看眼看要熟了的巴兽腿,两个人吃倒也是勉强。哪怕并那么饱也无所谓了。

    小溪里泡着的那条腿还是不要再烤了,实在是懒得麻烦。现在天都这么黑了,还是早点吃完回树上比较好。

    两个人眼巴巴的又等了半天,任八千才把巴兽腿拿回来,扑鼻的香气让两个人都恨不得立刻开啃。

    等巴兽腿稍微凉一点,两人二话不说开始从上面撕下肉来往嘴里塞,有狗肉的味道,很香。

    片刻后,整个兽腿都下了两人的肚,全都躺在小溪边的石滩上舒爽的叹气。

    “任司丞,你这手艺真是太好了。”宁才臣躺在一边赞叹。

    任八千笑笑没接话。不是他手艺好,是调料好。而且这个世界动物的肉也比地球要好,之前那种巨型山羊就是,也不知道为什么。

    躺了几分钟,远处仍然此起彼伏的传出兽吼的声音,有远有近,近的大概也就三四百米。

    任八千从地上坐起:“我要上树上歇着了。”

    说完话又往火堆里添了一些树枝,他希望火堆燃烧的时间更长一点。

    转身走到树下,任八千抬头一看,顿时骂道:“你大爷的。”

    只见那树上又多了好几条蛇。

    任八千不禁怀疑自己难道有招蛇体质么?自己在哪呆,蛇就往哪爬,而且专等自己离开后去占自己地方。

    “我大爷怎么了?”宁才臣一脸迷茫道。

    “你大爷是个好人。”任八千头也不回的说,扭头准备找找其他能落脚的树,方才还看到了几棵。

    不管身后的宁才臣,任八千往回走了一段找到另外一棵适合藏身的树,结果刚走到树下就听到“丝丝”的吐信子声。

    任八千都郁闷死了,要不要这么倒霉?自己看好哪棵树蛇就看好那棵?

    我又不是许仙你们何必呢?

    借着月色找了三棵适藏身的树,上面竟然都有蛇,而且不止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