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夏距离这太远了,剑还得飞一会儿……”。听到这话任八千心中如同一万头羊驼狂奔而过。

    “你没剑就不能打发了这几只狼?”任八千看宁才臣还在摆那造型,一脸幽怨压低了声音对他说道。

    至于剑自己从大夏飞过来,他总觉得有些像天方夜谭。可现在已经到要命的关头了,他也觉得宁才臣不可能这个时候还在满口开火车吧?

    宁才臣仍然那单手抓向天的造型,之前任八千觉得这个造型可以给八分,现在只想给他一巴掌。

    “任司丞,劳烦你拖一下时间了。若是没那剑在手,我可是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宁才臣转头对任八千说道。

    没剑在手就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任八千实在不知道这是什么设定。可现在也没别的办法了,只得问道:“要多久?”

    “按照距离估计两盏茶吧。”宁才臣道。

    “你大爷的。”任八千气的骂了一句,这真是一个坑货啊。

    任八千不再管在一边摆姿势的宁才臣抬起弩瞄准对面,那些狼离的更近了。不过并没有急着进攻,后面的狼开始分散包围。

    任八千犹豫一下,不知道现在这情况是先发制人,给对方点厉害看看比较好,还是尽量拖时间,等宁才臣比较好。

    如果先发制人,可能会让对方产生警惕,也许还能先给几只狼造成伤害,这样一会儿的压力能减少点。否则若是对方围起来同时攻击的话,自己二人恐怕直接就喂狼了。

    而继续等的话,就是任由对方完成合围,能拖多少时间就看着篝火对它们有多大威慑力了。

    两种方法都有利有弊,一时间任八千也不知道该如何才好。

    不过很快他就咬牙强行冷静下来,这个时候可不是“无法决定的时候什么都不做才最好”。

    此时最近的狼距离他已经只有二十米左右了。

    抬手,瞄准,直接一箭射了出去。

    “嗷——!”最前面的狼惨嚎了一声,身上被弩箭划出一道血痕。

    任八千连忙上箭,再次瞄准,在做这些动作的时候那些狼又近了几米。

    一箭射出,这次正中另外一只狼胸口,让它惨叫一声,看着外面露出的箭杆长短,也就射进去了四五公分,看样子没让那狼失去战斗力。

    而随着这两箭射出,那些狼更加暴躁了。

    眼看着其他狼也从两边围了上来,任八千直接用手枪瞄过去,另外一只手将弩扔地上,从包里拿出备用弹夹。

    “啪!”“啪!”“啪!”

    这片夜色下的森林中开始传出清脆短促的枪声,连着两只狼身上爆出血花,这下子所有狼都开始警惕起来,口中低声嘶吼着,后退了一些,将圈子扩大了一些。

    这样一来任八千心中大喜,看来自己做对了。

    只要它们不立刻进功,再拖一段时间就好了。

    两盏茶是10分钟左右,现在已经过去两分多了。希望到时候宁才臣可别再放鸽子了。

    否则自己死之前一定先崩了他。

    任八千警惕的看着周围围着的狼,只要有哪只稍微靠近一点就立刻一枪射过去,将狼群逼退。

    然而虽然好几只狼都受了枪伤,但只有一只狼倒倒在地上无力的呻吟,那只狼是碰巧打在喉咙上了。

    至于其他的狼,虽然中枪后影响行动,但看样子并不致命。

    又是几分钟过去,任八千头上的汗就一直没停下过,这些狼始终在交替着试探,而且几分钟下来,这些狼开始越来越聪明了,自己一抬手就会朝一边跳。

    “还多久?”任八千忍不住问道。

    “还一盏茶,任司丞坚持住,现在就靠你了,不但你的命,我的命也在你手里。”宁才臣给他鼓劲儿道。

    “不用你给我灌鸡汤。”任八千忍不住低声道,同时抬手又一枪打过去。

    “它们的耐心好像越来越差了。”任八千一边换弹夹一边说道。

    他已经察觉到狼群明显在焦躁了。

    周围的狼都将身体压低,喉咙中发出低吼,给任八千的感觉像是进攻的前兆了。

    任八千咬咬牙将手雷掏出来一颗,虽然不想用,怕被人将自己和连宝城的死联系在一起。

    可现在的情况,一个弹夹都打完了,场中除了一只狼外,其他都伤而不死。现在围在周围的足有十三只,如果一起进宫,自己恐怕瞬间就要被撕成碎片。

    这种情况下恐怕只能依靠手雷的,不但能杀死几只狼,还能将他们吓住。

    至于其他,以后再说吧。现在都过不去的话就没有以后了。

    任八千一手枪一手手雷,与那些狼又僵持了一分钟,每一分钟他都如同在煎熬一般,好几次他都觉得下一秒那些狼就会扑上来将他撕碎。

    “看来真不能等了。”任八千心里想着,还有四分钟,说不准这些狼下一秒就扑上来自己再想扔手雷也来不及了。

    “拼了。暴露就暴露吧,总要先把这一关过去再说。”任八千想着,终于下定了决心,将手雷放在嘴边张嘴咬住拉环,用力。

    随后朝着左手边把手雷扔出去十几米远,正落在三只狼附近,而那几只狼只是一开始注意一下,随后就没再理会。

    宁才臣就在他左手边,如果那面的狼扑上来,恐怕第一个攻击的就是宁才臣。任八千现在的希望全放在他身上了,因此才下了这样的决定。

    那颗手雷扔出去之后,任八千一只手捂住耳朵,微微缩着脖子,心中计数。

    “1,2,3,4……”

    “轰!”

    那颗手雷在数到第五个数的时候爆炸,掀起一团气浪,两只狼直接被炸成破烂麻袋一般被掀飞出去,浑身上下都在流血,眼看着就没气了。

    还有一只狼离的稍微远了点,身上也被打上好几个伤口,倒在地上不停呜咽。

    其他狼被这一声爆炸吓了一跳,都夹着尾巴退了开去。

    同时两只狼死亡与一只狼重伤也震慑了它们,让它们开始升起退意。

    任八千此时有些顾不上它们了,因为旁边的宁才臣依然是原来的姿势,直挺挺倒下去了。

    任八千当时心里就卧槽了,大哥,我可还指着你呢,你别出事啊。

    同时鲜血也顺着宁才臣的头流了下来。

    方才一块鹅卵石被炸飞后直接打在他头上,顿时就晕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