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中午,花园之中,阳光洒落在面前这个男子的身上如同给他蒙上了一层光辉,而他口中说着“如果世间的美是有颜色的话,那一定是此时的红色。”

    在这一瞬间齐紫霄心中有着莫名的心慌,跳的厉害,随后心中猛然升起的是杀机,在一瞬间又被她按了下去。

    “我刚才是怎么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齐紫霄闭上眼睛,她不知道自己方才是怎么了,只是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让她在瞬间有一点惊慌,一点点的茫然失措,让她心中冒出杀了这个人自己就不会像方才那样心慌的想法。

    不过这种想法立刻就被她压了下去,杀了他,并不是自己的本意,只是刚才那一瞬间下意识的反应。

    在那个想法被压下去的同时,心中的悸动也同样被压了下去,再睁开眼睛时心中已经平静下来。

    只是心里多少总有着那么一点奇怪的感觉,说不清道不明,有着什么在发生变化,在悄然萌芽。

    “那个《如意观》你修炼的怎么样了?”女帝问道,实际上她自己心中也知道任八千肯定没有任何进展。不过却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臣正要禀告陛下,臣有一个方法不知道是否可行,用这方法尝试修炼《如意观》期间,全部心神都要投入进去,对于外界周边的一切都难以反应,恐怕这些日子不能来看陛下了。”任八千说道,这是他来的原因,如果用那个和尚所说的方法去修《如意观》,恐怕自己这段时间内心神都投入进去,对外界都难以理会。

    只要注意力稍微偏一点,恐怕都是前功尽弃。

    女帝这面自然也是顾不上了。怕出什么问题,还是先和女帝打一声招呼比较好。

    “好,一日三餐朕会让人给你送去。”女帝微微有些意外任八千竟然这么快就找到办法,虽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也算尽力了。

    “多谢陛下关心。”

    不大的一张圆桌子,任八千坐在侧面,甚至能闻到女帝身上传来的香气,类似于花香,很好闻。

    没人说话,两人都沉浸在自己的心思中。

    直到吃完饭后见女帝没什么要说的,任八千便告辞回去修炼。

    女帝看着任八千的背影消失在拐角之外,又愣了半响,才收回目光对身后二人说道:“回宫。”

    回到宫中,女帝坐在榻上,一手端着酒杯,微微有些走神。

    方才自己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感觉,到现在她也没想明白。按理到她这种实力,怎么可能会突然出现心中慌乱这样的事情?

    想了半天都没什么结果,女帝又想着任八千修炼的那本《如意观》来,那本功法她当时也翻看一遍,有些古怪,但她总觉得里面另有门道,因此没阻止任八千。

    不过想要修成,难度恐怕不小,女帝对于任八千是否能修成也不看好。

    看来那灵元丹还是要准备才行。

    首先要找到鲁七鲁平海。

    “将谷大熊找来。”女帝吩咐道。

    大概半个时辰,谷大熊匆匆来到殿中:“陛下!”

    “那个大夏七皇子离开了没有?”女帝冷声问道。

    “陛下,他已经带人在昨日离开了。”古代熊连忙回答。

    “哦。”女帝微微点头。想起大夏七皇子,她突然想要把他杀掉。想到还有一个人有着那样的一张脸脸,她就有些别扭。没想到昨天自己刚让人将麒麟血给他送去,他就走了。

    不过走了也好,若死在岚城还有点麻烦。好歹表面上是来给自己送礼的。

    “其他人呢?”女帝随口又问。

    “大部分已经离开,还有极少人留下来,另外宁才臣想要求见陛下。”谷大熊说道。

    “明日让他来见朕,你下去吧。”女帝挥手说道。

    在谷大熊离开后,女帝发呆了半响,又喊道:“将鸿宝招来。”

    鸿宝是个身高两米的大汉,胡子一大把,头发是一条一条的发茬,如同耕地一般。

    “臣鸿宝见过陛下。”鸿宝声音极为洪亮,和石万山父子有一拼。

    “你挑些人手,跟上大夏七皇子的队伍,等他回到大夏境内,杀了他,朕要看到他的人头。还有凡是见到你们的人一个别留下。”

    “臣遵旨。”鸿宝大声说道。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怎么得罪陛下了,不过既然陛下开口,哪怕是大夏的皇帝也要把脑袋给陛下摘回来。

    “下去准备吧,即刻出发。记得,朕要看到人头。”女帝挥手道。

    等鸿宝下去后女帝觉得自己心情好了点,想必见到那个人头后自己心情会更好。

    至于大夏七皇子如果死了会不会有什么震动,她才不会理会。

    反正大夏现在已经在准备了。

    女帝起身来到镜子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用手指轻轻在镜中自己的脸上轻轻抚摸一下又收了回来。

    ……

    七皇子绝对想不到齐紫霄竟然会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原因对自己起了杀心。

    此时他正坐在马车中,手中把玩着一个小瓶子,无论如何自己这次的目的总算达到了,有了这瓶血,自己起码省了十几年苦功,倒也可以和老三一争长短了。

    只是没想到齐紫霄竟然会想到那个长的一模一样的小子为夫婿,实在是让人意外。

    这世间还真有趣,竟然有人和本宫的相貌一模一样,怕是穿上一样的衣服,不开口的话连父皇和那些兄弟都分辨不出来。

    “袖舞,若是本宫和那小子站在一起,穿着一样的衣服,你能认出来哪个是哪个么?”七皇子突然好奇问道。

    “殿下,不是披着虎皮就是老虎的。”袖舞轻轻笑道,眸子中柔情流转。

    七皇子哈哈大笑起来,将袖舞抱在怀里。

    原本还想找机会将那个任八千杀掉,现在看来短时间内是不能了,只能以后再找机会了。

    回去后就安排几个死士藏身在岚城吧,那人早晚会从宫中出来的。

    这世间有一个本宫就够了,那个人不死,自己总觉得不那么畅快。

    自己可是大夏的七皇子,怎么可能会容许有个和自己一样的人留在这个世间,还不在自己的掌握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