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片山水之中,空中带着淡淡的雾气,远方一处湖泊。

    一个人正在这里双目无神的呆望着。

    许久,那人目光中才恢复灵动。

    “这里是哪里?”任八千看着周围的环境,心中一片茫然。

    自己应该是一直在宫中吧?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又穿越了?

    想到这个可能任八千心中顿时一个激灵。刚刚在大耀站住脚,若是再穿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从头做起,其他人也许会开心,但他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这里的景色很眼熟。

    任八千突然看着周围,突然脑中冒出这个念头。

    似曾相识。

    如同在梦中看过一般。

    每个人都有过这样的时候,经历某一个事情,或者到达某个地方的瞬间,会感觉非常熟悉,仿佛在什么时候经历过一般。

    若是仔细思索,才会发现原来是梦里见过。

    任八千此时就是这种感觉。

    向前踏出几步来到湖边,一股水汽直接扑在脸上。

    任八千突然想到是什么时候见过这里了,这是《如意观》中第一张图。

    那湖泊,那树,都是自己在《如意观》中见过。

    自己这是入门了?观想出第一张图了?

    那么按照《如意观》中所说,现在就是在自己的心神之中了?

    想到这里,任八千心中一阵狂喜,控制不住的大喊大叫,自己竟然成功了,自己真的成功了。

    那个和尚说的办法果然有用。

    任八千在那狂喜了许久,才坐到地上。

    脸上抑制不住的笑容。

    他一直很担忧,若是自己真的修不成怎么办。

    也许女帝真会给自己想办法,去别处抢,去夺。可那样掀起的风浪以及腥风血雨,是可以预见的。女帝不在意,大耀朝堂上其他人不在意么?

    那么最后等待自己的会是什么?任八千都不敢深思。

    如今他终于不用考虑那些了,无论如何,自己终于入门了。

    只要入门之后,在辅助药物,这门功法在后面都不会有太大阻碍,最多是耗费药物多些,花些时间而已。

    至于战斗力如何,他并不在乎。

    胡思乱想半天,任八千将兴奋与狂喜压下去,背诵了一段《心经》,让心情平复下来。

    向前走到湖中,水很凉,让他有些哆嗦,不过还是强忍下来,一个猛子向前扎过去,随后用力游向湖心。

    等他抵达湖心的时候,猛的朝着湖底扎下去。

    许久后,任八千猛的惊醒,发现自己身处在平心苑的房间中,随后就感觉一阵头昏脑涨,眼前发黑,让他忍不住一头扑到床上。

    不知道过了多久,任八千从睡眠中醒来,才感觉好过了一点。

    虽然还是头疼,但没那么严重了。

    自己之前是在湖水中扎进了十五米,就坚持不住醒了过来。

    而在《如意观》中所讲,当能达到湖底,这门水想观才算圆满。

    要达到那种程度不知道多久,不过现在最重要的一关已经过去了,以后慢慢修炼总能修到。

    想到这里任八千就有些兴奋。看看外面的天色,应该是下午时分,距离落日还有一点距离。

    任八千想要去找女帝报喜,毕竟在这个世界他除了找女帝报喜,也没人能分享此时的喜悦。

    不过还没出门就闻到自己一身的馊味,自己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洗澡了,身上的衣服也没换过。这些日子心思全在《如意观》上,其他事情都没注意了。

    同时他也发现桌子上有一份饭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送来的,看样子还没动过。

    本来还没觉得,看到这饭菜他立刻觉得自己肚子都要打鼓了,先吃了几口,虽然凉了但好歹也能垫垫肚子。

    然而刚拿碗的时候他就感觉自己有些不对,似乎动作有些不协调,让他有些别扭。

    任八千有些狐疑,又做了几个动作才发现自己似乎动作快了一些。原本两秒完成的一个动作,现在只需要一秒,而自己的习惯还是两秒完成这个动作,自己总觉得得很怪异。

    除此之外任八千又做了些动作,倒是没发现有什么其他变化。

    “看来这是《如意观》的效果了。”任八千心里想着,虽然这见效有点太快,但总是一件好事。

    随后任八千到一边拎水冲了个澡,这个世界别说沐浴露了,连香皂都没有。

    用的是一种树灰,将全身抹上一层之后用水冲掉,效果倒是和香皂差不多。他以前没次回到地球后都洗澡,因此在这方面也没太多需求,此时倒是觉得如果能做出香皂来还是好一些。

    不过这东西暂时无所谓,还是先去见见女帝吧。

    临出门之前先将胡子刮了一遍,照着铜镜看自己除了头发稍长了点,其他都没什么问题,这才出门。

    看到门口的侍卫,任八千顺嘴问道:“我闭关了多久了?”

    “二十三天。”那侍卫回答的倒是快。

    “多谢。”

    “原来这么久了,不过还能接受。”任八千想着,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似乎自己上次回去就十一月中下旬了,这二十多天过去,在地球已经两个多月,大概是二月份了。

    这两个多月自己跟家里一点联系没有,怕是家里都急了。

    按照日子算算今天晚上就应该回去了,到时赶紧和老妈联系一下,不然她非疯了不可。而且算算时间似乎也快过年了,不知道是几号,自己能不能在家里过。

    一路想着来到女帝宫门外,冲着侍卫道:“任八千求见陛下,还请劳烦通报。”

    片刻后,任八千大步走入宫中,女帝正在吃着水果,眼神都没看过来一下。

    红鸾和青鸢在后面暗笑,之前陛下天天问,如今这人来了,陛下反倒如同没看见他一般了。

    “臣见过陛下。”任八千到女帝前不远处见礼。

    女帝这才抬头看他,随手将果核扔到旁边一个盘子里,用手帕擦擦嘴,这才问道:“怎么出来了?那《如意观》练成了?”

    在问的同时,目光却是在任八千身上上下打量,想要看他修炼的如何。

    很快女帝就发现,任八千的血气似乎强了一点。

    不大,但对于她这样的高手还是很容易察觉的。

    尤其任八千之前在观想那门《如意观》之时几乎饭都不吃上几顿,按照侍卫的话来说是日渐虚弱,可此时在他身上却没看出来。

    侍卫自然不能骗自己,那么就是任八千真的将那门《如意观》修炼入门了。

    可即使这样,效果也太快了点。

    因为人要补充血气,只有依靠食物,药物这些。可食物都不吃,药物也没用,他的血气怎么可能恢复?任八千哪怕入门了,身体也不会如同现在这才对。

    任八千拱手道:“拖陛下的福,臣侥幸入门了。”

    说话之时脸上带着欣喜之色。

    “有些出乎朕的意料,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练成了。”女帝见他喜悦,心中竟然也突然觉得有些开心,这开心的感觉却是来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