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午后,任八千穿着中御府丞的官服走出宫门,广场外已经有两辆车在那等候,都是曲牛拉车,不过外观有许多不同。

    一辆是宫中的,两头曲牛拉着,马车完全是木头制成,散发着一种木料的香气,车夫是个老者,短发花白,一张国字脸,看起来很严肃。

    而另一辆则是陶济源的,同样是两头曲牛拉着,马车却是要小一点。

    而在两辆车后面,则是整整四列身穿皮甲的骑士,没有戴头盔,只是在肩膀的位置插上一根羽毛,这便是女帝麾下最为精锐的军队飞骑了。只有一千五百人,但实力最低都不弱于大夏的地阶。

    初入地轮在大夏可以担任正七品以下的武职,同样的实力在大耀也可以担任正九品及以下的武职,然而在飞骑军中不过是普通骑士。

    这些飞骑身下都是那种体型巨大的羊,这种动物跑起来不慢,而且尤其擅长跳跃,翻山越岭比起望山鸟也不差,只是要颠簸一些。

    之所以选用这种坐骑而不是望山鸟,估计一方面是因为这些骑士体型巨大,加上兵器后重量太高。另外一方面就是大量望山鸟聚集到一起,那味道实在难以抵挡。

    “多谢了。”任八千等着身后的侍卫将自己的行李放在车里,拱手感谢道。

    这侍卫也很熟悉了,平乐苑门前一般是他以及另外一个侍卫,今天是他当班。

    那侍卫咧大嘴笑笑,朝着任八千拱下手就折返宫中。

    “任府丞!”陶济源从马车下来打个招呼,上午他没仔细打量任八千,此时从上到下仔细扫了一眼,没看出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不过刚才风大人回去后竟然也让自己一切听任八千安排,让他心中诧异,很想知道在自己走后,他们在宫中又说了什么。

    可惜风喉是把这件事烂肚子里面了,他总不能说任八千说的东西他都听不懂吧?

    看任八千那笃定的样子,还有那些不明觉厉的内容,他也有些动摇了,不知道这位是不是真的懂得这些东西。

    此时女帝开口放话:“那便先这样吧,到底如何,到时看看便知道了。”

    风喉见此,也把一堆到了嘴边的话都咽肚子里面,等着先看看任八千这次铁矿之行到底如何。

    “任府丞,问下是否出发?”藤纪从坐骑上下来上前几步问道。

    “有劳校尉了,出发!”任八千说道,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宫门,转身上车。

    这两曲牛拉的车不大,一米六左右,想躺下得把脚伸到外面去。里面地面上铺着一层毛皮,旁边还放了一张小桌,可以放上酒水或者水果之类。

    不过这个时候的马车都是木制轮子,颠簸的很,放酒水什么的也只是在城里还可以,出了城后就不用想了。

    任八千盘坐在马车里面,靠着墙壁,掀开帘子往外边看。

    随着外面藤纪一声令下:“出发!”

    众人皆将坐骑调头,牛车也缓缓前进。

    等出了城,速度也快了起来,任八千一路看着外面的景色,感觉着车身的颤动,哪怕一个微小的石子被压过去都能感觉得到。

    好在身下的毛皮垫子,确实起了大作用。

    不过即便这样,两个时辰后他也坐不住了,掀开帘子挤到车夫身边,感受着迎面的风和灰土,片刻后带着一嘴土又回车里了。

    “这个世界长途出行简直是折磨。”任八千深深叹口气,继续掀起旁边窗户上的帘子往外看。

    这个世界的景色没有太多可以看的,无非是山和水,再就是田地,加上偶尔路边被惊动的动物。

    一开始看着还有些新鲜感,可时间长了之后就没意思了。

    他现在有些后悔自己没拿着电子书过来了,好歹还有个可以消遣的。

    同时心中冒出一个念头,若是自己在马车里回到地球,再出现的时候会在哪里?还是在马车里?还是在自己消失的地方?

    这次去的路上就要五天,他实在很想尝试一下啊。

    可惜,如果自己消失了的话,估计用不上半天就要被发现了。

    一路到了晚上八点多,任八千掀开帘子问车夫:“还有多久能休息?”

    “府丞大人,前面就是个村子了。”那车夫看起来熟悉的很,直接说道。

    任八千点点头,眺望四周,此时早就黑了下来,周围什么也看不到,只是能听到夜色中不时的野兽嚎叫声音。

    又过了小半个时辰,前方的骑士速度慢了起来,最后完全停止,藤纪反身到任八千和陶济源车边喊了一声:“两位大人,前面就是落叶村,稍后片刻,等着与村长知会一声。”

    稍后片刻,前方一骑骑士回来,队伍继续放缓前行,任八千还没见过这个世界的村落,便掀开帘子坐在车夫旁边。

    村落不太大,立着一段距离就看到前面是一圈木栅栏,应该是防止野兽的。因此虽然说是村落,但更像是一个寨子。

    任八千猜测古族人以前在山上的时候就这么聚寨居住,而部分人下了山后仍然保持着这样的习惯,时间久了这种传统就留下来了。

    任八千询问了一下车夫,事实正是如同自己想的那样。

    若是没有野兽袭击,也许再过上几十年上百年随着村落扩大,这些木栅栏也就消失了。

    随着队伍进入村落,村落的整个面貌也展现在任八千面前。

    多是木头建造的建筑,建筑下面是用一根根直径二十公分以上的木桩支起来,大概有半米高那样,完全是为了防止雨水和一些蛇虫。

    村落里一股腥臭味,很多房子外面都挂着正在晾晒的兽皮和晒干的野菜,因此味道很大。

    发现有军队进入村子,村里的人倒是一点都不害怕,从房子里走出来笑着朝众人挥手。

    衣服多是兽皮的,露出古铜色的肌肤,脸上的笑容很朴实,也充满热情。

    只是看到坐在车上的任八千后都好奇打量,毕竟他一看就不是古族人。

    “古族的军队和平民关系很好。”任八千心里立刻就起了这样的念头。

    村子几乎是一个圆形的,在中间是一个圆形的空地,有很多石锁之类的东西,想来是村民没事用来打磨身体的。

    旁边还有个木头架子,上面放了一些木棍。

    从这个村子就能看出古族的尚武之风如何。

    而住宅则是围着这一圈空地建成,分成前后两层,大概一扫有百十户那样,整个村子能有两三百人。

    此时家家户户都点燃油灯,有的人出来打招呼,有的人则是趴在窗口往外看。

    任八千从车上下来,伸了个懒腰,这一天赶路实在是太折磨人了,此时总算能放松一下。

    陶济源也在旁边的车上跳下来,不过看起来比任八千好许多,没什么疲倦的感觉。

    “两位大人,这是村长,最大的房子就是村长家的,晚上两位大人要在村长家休息一下了。”藤纪带着一个老者过来。

    “见过两位大人。”

    “有劳了。”任八千拱手道。

    陶济源则是点点头。

    在村长家住了一夜,任八千忍受了一晚上的蚊子嗡嗡声,第二天早上打着哈欠直接钻入马车,心里发誓下回自己宁可住在马车里了,不知道是不是那些在外面晾晒的兽皮招来的,竟然那么多蚊子,而且专叮自己一个。

    起码自己早上问了陶济源,他就没怎么被蚊子叮。连这些蚊子都知道欺软怕硬。

    还有昨晚不远处陶济源的呼噜声也让他深受其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