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到山下的时候追杀的飞骑已经开始返回,地上全是残肢,没伤员,只有四散的肢体。

    空气中弥漫着血腥的气味,让任八千有些鼻子不舒服,强忍着没去捂鼻子。

    虽然有些不适应,可这些飞骑战士深入大夏来寻找女帝与人激战,自己再捂鼻子,那就太矫情了。

    女帝一直站在那里,身边的那个校尉竟然是个熟人,上次的藤纪,不过看到任八千后没给他什么好脸色。

    毕竟女帝竟然为了他深陷险境,其他人不一见面就劈了他已经算是不错了,好脸色什么的是别想了。

    任八千能想到这一点,因此也不在意,只是有些无奈。

    之前一直和女帝二人在一起,因此也没太在意这事情,如今遇到也没办法。

    任八千下山没多久,众多追杀散兵的飞骑战士纷纷回来,浑身沾满了血污,不但他们,女帝身上也沾染了不少,一个个脸上带着淳朴笑容,身上却带着血腥的味道,让人感觉到这个世界的冷酷。

    “陛下”众人站在女帝面前单膝跪地。

    “起来吧。”女帝说道,声音威严,但并不冷。

    无论哪个人看到这样的手下都不会再冷着一张脸吧。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女帝随后就问道。

    “飞骑,誓死追随陛下!”众人齐声喝道。

    女帝脸上先是缓和一下,目光在所有人脸上,随后又严厉起来:“其他人何在?”

    “陛下,我们分为十队寻找陛下,其他人走的其他路线,距离这里近的应该还有两队。”藤纪仰头说道。

    “都起来吧。”女帝又说道。至于这些人只能说是拖累,她却没有说出口。

    毕竟飞骑的坐骑和祈水有着巨大的差距,速度拖慢了不少。而且人多,目标也更大。

    “是。”众人起身。

    “伤亡如何?”女帝又问。

    藤纪转身看向众人:“列队!”

    一百余人松松垮垮的站了四列,藤纪仔细从头看到后面:“还有两人呢?找。”

    众人心里都清楚,此时没回来,不可能是追杀散兵跑远了,那肯定就在那一地的尸首中了。

    地上死尸起码有六七百,在方才那短时间的战斗中,大夏有六七百精兵躺在了这里,加上散兵被追杀死亡,伤亡在一千五以上。不过只有亡,没有伤。

    而飞骑则是战死两人,若不是女帝将那指挥将领斩杀,随着时间流逝,飞骑伤亡就不单单是这点了。

    片刻后女帝看着抬过来的两具尸首,开口道:“先带走,回去厚葬。”

    众人皆知道尸首是不可能带回去的,半路上就臭了,不过得先将两人尸体带到安全地方,头颅带回去,而尸体则是埋在山中,不留墓碑。

    古族战士在外阵亡,一般多是如此处理,将英魂与头颅带回六万大山中埋葬起来,英魂永远守护古族。

    像之前截杀七皇子时的也是如此。

    “通知另外两队,在一天路程的位置等他们,其他人马各自返回大耀。”女帝说道。

    “是,陛下,是不是通知一下红武将军?”藤纪问道。

    “安排吧。”女帝挥挥手道。

    藤纪立刻喊来人联系其他队伍,其他人也都纷纷往回找坐骑。不少人走之前都看了一眼任八千,想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混蛋让陛下为他冒这样的风险。

    任八千此时有点和拯救大兵雷恩里的雷恩心情差不多了,心情有些复杂。

    飞骑在外自有一套联系方式,是一种大小如同蜂鸟一般的动物,叫做移鸟,一对两只,生死不渝。放开一只便会自动回到另外一只身边,很神奇,没人知道它们是怎么找到对方的。片刻功夫远处就飞出五六只黑漆漆的的移鸟,朝着不同方向飞快飞去。

    每个队伍手中都有几个队伍的移鸟,其他队伍之间再互相联系。

    片刻后,众多飞骑战士牵着那种巨型羊回来,那两个阵亡的士兵则是被捆在坐骑背上。

    方才见到大夏军的时候,他们便直接下坐骑让坐骑躲远点了,这些羊也聪明的很,没跑太远,在一边吃草等着。

    所谓的飞骑,看起来像是骑兵,实际上也都是一群骑着坐骑赶路的步兵,毕竟在坐骑上受限制太大,他们的实力也发挥不出来。因此便是上坐骑赶路,下坐骑砍人。

    “出发,返程。”女帝对众人道,声音传遍全场,自己身形一闪落在任八千身后,侧身橫坐在上面。

    “出发!”众多飞骑都是发出一声给人感觉很原始蛮荒的怪叫,纷纷随在祈水后面。

    百余骑差点跑出万马奔腾的气势来,大地都随着震动,古族人的体重功不可没。

    ……

    此时平原上一支商队正在前行,十几辆马车上都是货物,还有几十个杂役和领队的武者。

    其中一个四十岁相貌威严劲装打扮的武者似乎察觉到什么,朝着旁边人吩咐一句:“六耳,听听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随着他的话声,一个年轻人飞快从马上落到一边,将耳朵贴到地上,随后快跑几步跃上马背道:“头儿,有骑兵,是朝咱们这个方向。”

    中年大汉额首,这里是大夏的腹地,骑兵偶尔能见到,这附近也没什么山贼,倒是不用担心。

    不过安全起见,他还是靠到一辆马车上敲了敲:“掌柜的,有骑兵朝咱们这个方向来。”

    一个圆脸富家翁模样的人从马车中钻出来喊道:“先停下。”

    “掌柜的,要不要先结阵?以防万一。”那中年大汉又问。

    掌柜摆摆手:“不用,这里不会出现山贼。大家在这等一下就好。”

    这条路他年年都走,从没听说过这里会出现山贼。

    五十里外便是禹城,且不说官府和军中的高手,城外山上还有青阳门,门中有三个地轮的高手,山贼出现在这里便是找死。

    车队刚停下来,众人也都感觉脚下震动,远处也有灰尘扬起。

    “数量不少。”那中年大汉下意识想到,数量少,不可能会有这样的震动,起码要五百骑以上。

    “可能是军中的人,最近不是说那个齐紫霄就在境内么,怕是在找她。”掌柜的眯起眼睛猜测道。

    “找到了又能如何。”中年大汉微微摇头。军中最多也就是地轮,和神轮武者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哪怕人数再多,也留不下她。

    他虽然只是人轮高级,但由于出身的关系,对于神轮高手的实力听说过不少。

    大汉坐在马背上朝着那面看去,片刻后已经能看到前面的一些影子,随后他脸色巨变。

    只见最前面是一只不知道怪兽,身上驮着人,而后面的也根本不是马,而是羊,那种大耀最为常见的巨羊。

    只有古族人才爱骑这种坐骑。

    意识到这点,他脸色巨变,狂喊道:“不是大夏骑兵,是大耀人,大耀人怎么会在这里?别管货物了,跑!”那掌柜的听了他的话脸色也是惨变:“怎么可能?大耀人怎么会在这里?不行,货物不能丢!”

    “古族普通士兵都有人轮实力,能到这里来的怎么可能是普通士兵?根本挡不住。还管什么货物?他们又不能带走。”

    中年大汉一边喊着一把提起他,压根不管其他,调转马头就朝着禹城方向跑去。

    其他人也都脸色狂变,四散而逃。

    至于什么货物,众人根本顾不上了。

    就像大汉说的,古族人又不能把货物带走,此时逃命才是最重要的,那些杂役现在就恨爹娘少生了两条腿。

    中年大汉策马狂奔,不时回头看上一眼,片刻后看到那些大耀人根本没有追来的意思,直接奔着旁边的玉阳山去了,这才松口气。

    等古族人全都钻进玉阳山中,他才打发人道:“去通知禹城官府。”

    又等了许久才策马回去。

    ……

    任八千坐在祈水背上,远远就看到这些人四散而逃。

    不过他们就算不跑,也是懒得理会他们,毕竟方才溃兵跑了那么多,该报信的早就报了。

    众人钻入玉阳山中就一路向深处跑,无论是祈水还是那些巨型山羊都很擅长在林中奔跑跳跃,山林里复杂的地形对于他们根本没有什么阻碍,大夏的军队反而难以追上来。

    众人每个时辰休息一会儿,到了晚上在玉阳山深处过了一夜。

    女帝和任八千坐在一个火堆旁边,任八千给女帝烤着肉,其他人都远远避开,但也能闻到那个火堆那里传来的香气。

    明明是一样的东西,但他们总觉得那个火堆传来的香气格外的诱人。

    第二天刚亮,众人便起身再次出发,直到半天后在一个山梁的位置停下来,这里就是藤纪和另外两队约定的地方。

    ……

    青阳门

    “掌门,刘参军派人来想要见你。”一个大汉匆匆进了房中说道。

    “不见,就算我练功入了魔,深受重伤。”房中的老者眼皮也不抬的说道。若是那个消息自己不知道,没准还见一见。既然知道了,自己不如干脆闭门谢客,面子上还好过一点。

    “掌门……要不还是见一见?好歹听听他说什么”那大汉一脸古怪,青阳门的功法哪有什么入了魔一说。而且青阳门和官府关系一直不错,没必要这么绝吧?

    “昨天一队古族人进了玉阳山。”老者见他不解,随口点他一下。

    “那又如何?”大汉不明所以,虽然古族人实力确实不弱,可也不至于只是听到名头就吓成这样吧。

    老者见他愚笨,气的摇头:“一队百余人,皆是大耀飞骑,最低都是你我一样地轮实力,其中还有齐紫霄在里面,刘参军这是自己找死还要拖着我青阳门,你若想见识见识你便去就是,不用知会我。”

    那大汉脸色这才一变,这样的事情自己竟然不知道。随后一脸怒气:“我这就把他赶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