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坐在祈水背上摇摇晃晃的发呆,感觉自己这次就跟唐僧取经似的,左一关右一关,刚刚打了独角大王,接下来就准备去火焰山了。

    可惜那里没个红孩儿在等着,也没有花前月下的那个小甜甜。

    再仔细想想,就算有,自己也不是孙悟空,好在女帝也不是唐僧。

    一行人在山里走了一天,前面一座很高的山峰在那里挡着,只要翻过去再走半天便是落月峡了,过去之后便是回到大耀的畅途。

    三个校尉总算是玩腻了望远镜,不像之前望远镜跟绑在脑袋上似的,不过他们的目光又转移到祈水两侧挂着的包上了,起码有一个里面装着的就是那个叫做“无人机”的东西,可惜那东西连碰都不让他们碰,让三人很是幽怨。

    “唉——!”正在发呆的任八千惊呼一声,祈水突然一跃差点将他甩下去,声音刚刚出口就感觉到后背上传来一股力量将他按在祈水的背上。

    “多谢陛下。”任八千扭头朝着女帝笑道,阳光洒在树冠上仿佛被打碎之后掉落下来,斑斑点点的照在女帝身上。

    女帝两只耳朵戴着耳机,听着音乐播放器中的音乐,这也算是旅途之中的一点消遣了。

    洒落在身上如同碎片一样的阳光,耳机,音乐,以及舒缓的表情,让女帝看起来仿佛是在校园树荫下的女孩儿一般。

    如果周围没那帮眼光不时往这扫上一眼的人在那碍眼就更好了。

    此时其实有两匹空着的坐骑,任八千没想着换地方,女帝也没将他赶下去,算是默认了两人此时也是共乘一骑的情况。

    两人的称呼也恢复为陛下和任八千的官职,平日里也不会说太多话,只是两人之中似乎总有着某种氛围,将其他人都隔离在外。

    让许多飞骑战士每次目光扫过来的时候都觉得吃了满嘴的狗粮,不止一个人琢磨着这次回去就去山里找个看着喜欢的女人结婚算了。

    又用过一天翻过前面那座山,下山之后便是一条大河,水面宽数百米,水势湍急,距离老远就能听到的河水的声音。

    “对面有人!”藤纪在旁边喊道。

    任八千举起望远镜,对面果然有个骑在马上的大夏士兵正朝着这里眺望,看来是专门等在这里的。再将望远镜往旁边转了转,能看到上下游不远的地方各有一个士兵在那盯梢。

    “这是专门等着咱们呢。”李探花随口说道,伸手摸弓摸了个空,才想起来弓还在女帝手中。

    女帝倒是不在乎他们在对面看着,反正瞒不过,由得他们去了。

    任八千上前仔细看看河水,很浑浊,毕竟水势这么急,肯定会把河中的泥土带起来,根本看不到底。

    “任府丞小心些,这水中有怪鱼。”藤纪在一边提醒道,如今任八千又称香馍馍了。

    “什么样的怪鱼?”任八千扭头问道,心想难道还有食人鱼?

    不过不是没有可能。地球能有,这里有也不稀奇。

    就在这个时候从他身后传出什么破水而出的声音。

    “小心!”藤纪突然脸色一变就朝着任八千扑过来,不过比他更快的则是一道红影,瞬间出现在任八千身边。

    任八千听到物体破水的声音就扭头,正好看到一个巨大的鱼头朝着自己吞了过来,是的,是吞这个字。

    鱼嘴如同鸟类一般,很长,里面长满了獠牙,而身体则是圆的。这只鱼看起来就像是把鸟类的嘴装到鱼身上一样,丑陋并且凶恶,任八千心里直接就是一哆嗦倒退一步。

    下一秒一只洁白玉手在任八千身边伸出,直接拍在正咬过来的鱼嘴上。

    那鱼头如同被什么重物砸了一般,直接被从水里打了出来,五六米长的鱼身在空中打了个转,鱼尾巴刚刚要甩到女帝附近就被一掌拍在身上,身体朝着大河的那一侧直接就爆开喷出许多血肉,与鱼身一起朝着大河中间落下去。

    很快大河中间又露出五六个背鳍,那一片河水也被血染红。

    任八千好半天才将心跳平复下来,刚才是真被吓到了,太突然了。

    没想到自己站在河边,那东西就敢探头来吞自己,简直可怕。

    若不是女帝自己今天就得喂鱼了。

    此时女帝已经回到祈水背上发呆,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任府丞,嘿嘿。”藤纪冲着任八千挤眼睛咧嘴一笑,下一秒就感觉什么东西带着风声擦着鼻尖飞过去了,将他吓出一身冷汗。

    女帝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掌……又扔歪了。

    任八千经过这事也老实起来,不敢再到处乱跑了,这世界太危险。

    众人直接在这里扎营。

    任八千和女帝说了一声便找个隐蔽的地方直接回到地球,在地球呆了两天半又带着不少东西回来,其中有着一千份解毒剂,随时做好放毒气的打算。有毒气在,他也不觉得还需要带什么东西了。

    反正不管对方怎么布置,十四瓶沙林毒气扔过去,应该可以继续赶路了。

    只是有些可惜,这东西以后怕是不好再弄到手。

    除此之外则是把那件定做的汉服带了回来,拿在手上对着女帝笑道:“这衣服只有你穿才能显示出那种韵味来,专门找人定做,送给陛下礼物。”

    “什么衣服?”女帝瞥他一眼微微有些疑惑道,衣服是包好的,也看不出什么样子来。

    任八千掏出一张照片上,是那套衣服穿在模型上的效果。

    衣服是三绕的垂胡袖长曲裾袍,加长后的衣襟形成三角在身前绕过,一直拖到脚面。整体呈红色,边缘处则是黑色带着金色,整个前身是一只展翅欲飞的金色凤凰,后背则是金色的花瓣飘落作为点缀。看起来极为惹眼,但也极为美丽。

    任八千想象女帝穿上后的效果,配上她清冷的气质,想必是能够惊艳世人的。

    如果换个人穿,恐怕就得穿出土豪的效果来。

    说到底衣服还得看什么人穿,同样的衣服穿在余文乐身上和穿在别人身上效果绝对不一样。

    女帝看着照片上的衣服,目光中透出喜爱的神色,无论什么样的女人对漂亮衣服都没多少抵抗力,随后便让任八千将衣服收到包里,等回去后再尝试。

    拎着东西回到众人之间,对于任八千昨晚消失的事众人都有所察觉,毕竟晚上扎营的时候他总是和陛下一个火堆,今天早上也因为等他而没出发,所有人都不知道他到底跑哪去了,心中总觉得这个人更加神秘了。

    ……

    河叫白龙河,传说中河中曾经有一条白龙兴风作浪。

    落月峡就坐落在白龙河两岸,高约百丈,下面就是汹涌的白龙河。

    此时在落月峡一侧,上万大军分散在各处休息,一个相貌威严的老者站在石头上遥遥看着对岸。

    昨天下午的时候他们便到了白龙河畔,接着便是扎营,今天一上午也没出发,让他有些想不明白对方在做什么打算。

    “竹木二老,这次有劳你们了。若是成了,本将为你们请功。”片刻后老者下了石头对不远处正盘膝而坐的两个竹竿般枯瘦的老人说道,再仔细看,两人的相貌也是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是一人袖口绣了一支竹子,一人袖口绣了一棵树。

    听了他的话,竹木二老睁开眼睛微微点头。,

    这两人在大夏也是大名鼎鼎,虽然排名在十大高手之外,却是排名第十一。

    两人从出生到现在一直共同进退,从未分开过,与人交手的时候无论对方是一人还是多人也都是一起出手。

    因此在榜单上,两人便都是十一。

    实际上两人心意相通,还有一套合击之法,两人配合战力大增,就连红武遇到两人也要挠头,只是单人实力比起第十要稍弱,才列为十一。

    不过随着花散流身亡,两人如今已经是天下第十了。

    这次也是花了大代价,用一样两人急需的东西才将两人请来。

    就在这时一只带着信的移鸟飞来,一个人接到信之后连忙上前禀报:“将军,他们出发了,还有两个时辰便抵达。”

    老者面色一肃:“整兵列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