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绕过假山,总算能看到前面的楼阁,三层的木制楼阁,外面是木制的游廊,上面铺着青色的瓦片。

    而楼阁每一层都延伸出飞檐翼角,上面覆盖着青灰色瓦片,与大耀的粗犷建筑风格完全不同,看起来反倒是有些秀气。

    楼阁不小,正对着假山的便是大堂,里面传出女子的娇笑声,也有男人的大笑声。

    “这位大人面生的很,是第一次来吧。大人里面请,是坐大堂还是厢房?”一个二十七八上下,个子不高,衣服却隆起老高,相貌算得上漂亮的女子迎上来冲着任八千微微一礼,语气客气的很,用目光微微打量一下任八千笑道,笑容很干净,脸上也没涂脂抹粉,与任八千想象中那种八面玲珑打情骂俏的老鸨完全不同。

    不过这样倒是让任八千舒服不少,如果真是一副熟人样子的贴身上,如同电视中那样,他还真不知道怎么办了。

    任八千倒是想到大堂去看看,来这里最大的目的就是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否则冒着回去跪洗衣板的风险来这干嘛?回地球有的是机会。

    不过还是张嘴问道:“工部尚书铜大人到了吗?”

    “原来是铜尚书的宾客,铜尚书还没到,不过不少大人都到了,我现在带大人过去?”那女子问道。

    “不急”任八千摆摆手。“先到大堂看看。”

    “府丞大人!”徐渭一听这话连忙开口劝阻。

    “没事,就是看一眼。”任八千摆手道,“这楼看起来挺雅致的,不知道里面如何。”

    不等徐渭阻拦就大步往前走。

    这就是他目的呢,怎么能错过呢?

    大堂里四周摆了一圈桌子,之间用屏风挡开。

    而在中间则是一个高三尺的台子,看起来倒是和酒吧的表演舞台差不多。

    大厅内算不上奢华,但很雅致,处处都能看得出是用了心的,每个角落都能看到些盆栽的花草。

    任八千走进大堂,将其中的结构扫入眼内,微微有些失望。

    这里倒是有不少年轻貌美的女子往来穿梭,其中几桌还有女子在陪酒,发出银铃一般的笑声。

    这些女子也与任八千后面的那个一样,略施粉黛,给人的感觉干净清秀,笑容也很干净,一点都不放荡。

    但与自己想要看到的青楼景色似乎相差有点远。

    如果要说差在哪里,任八千觉得是不够刺激。

    太正规了,太雅致了,连个酥胸半露的妖艳女子都没有,一点都不勾人啊。

    仔细想想任八千也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如果真要做什么,上面有的是厢房,似乎没必要就在大厅太过急色。

    “算了,走吧,去云烟楼。”任八千转身对身后的女子说道。

    徐渭见他真的只是看一眼,总算松口气。跟这位来这里,实在是提心吊胆啊。

    若是有什么事情,自己真要倒大霉。

    想起曾经听说过这位见过吡赤的事情,徐渭的心情更不好了。

    云烟楼在这楼阁的后面,紧挨着一个水潭,水潭中引出的一跳小溪绕着云烟楼流过。

    任八千被引着从院子侧面来到云烟阁直上二楼,推开门只见里面人不多,风喉,遮鸿伯、葛亦鸿、还有三个不认识的官员正坐在里面,一个个身边都坐着一个极其美貌温婉的女子与其谈笑。

    任八千看到这一幕眼睛就亮了。

    “见过诸位大人,下官没来晚吧?”任八千笑着拱手。

    “任府丞!什么时候了还说没晚,先来三坛。”遮鸿伯大笑着说道,其他人纷纷点头。

    任八千差点一个趔趄,自己就是客套客套,你们还当真了啊。而且你们这罚酒都按坛的?我要是喝了我今天就是傻子。

    “遮少卿开玩笑了,我这情况别说三坛,三杯都喝不下。”任八千狠狠剜了遮鸿伯一眼。

    众人皆是皮笑肉不笑,目光诡异,让任八千浑身汗毛直立。

    “任府丞坐这里。”葛亦鸿冲着任八千招呼道,位置就在他旁边,还有一个空位想必就是铜震野的了。

    若是按官职,怎么也轮不到他坐那个位置。

    可实际上,众人还真不能把他放下首。

    毕竟这次的宴席名义上是因为任八千弄出来水泥和地瓜的,更不用说任八千还有另外一个身份。

    在坐下的时候任八千也知道的另外三人的身份,一个是军器司少卿黎野,一个是工曹司卿铜闫,还有一个是工部侍郎风烈。

    其中匠作监主要是负责修缮房屋,官服制作,还有工匠入册等等。

    “任府丞,本官还要多谢任府丞做出的水泥,日后再建造修缮房屋,可要省了不少功夫。”铜闫等任八千坐那就先拱手道。

    “都是为了陛下效力。”任八千连忙回礼。

    接下来众人便随便聊几句,不时和众人周围的美貌女子调笑几句。

    一桌子人,每个人身边都有个年轻貌美温柔可人,放到地球上发张照片都能让不少人舔屏的妹子。

    唯独任八千是孤零零一个,让他瞪大了眼睛意识到一个问题,莫非自己是被坑了?

    这帮老梆子竟然把自己请青楼来,然后他们一人抱一个姑娘,自己在这瞪眼看着?这发展不对啊?

    好歹意思意思给自己找个姑娘说说话也行啊。

    就在任八千在那拧脑门琢磨那帮人是故意的,还是都是自己点姑娘的时候,门外响起沉重脚步声,众人也都停了下来。铜震野推开房门:“老夫这是来晚了。”

    “铜大人,这里你最晚,当罚酒三坛。”之前遮鸿伯的话被葛亦鸿大嗓门说出来。

    别看铜震野是他顶头上司,该挤兑的时候他一点都不带手软的。

    “好说,好说。”铜震野哈哈大笑道,又道:“任大人怎么自己坐那?”

    扭头朝着外面大嗓门喊道:“把清幽和伶冠叫来。”

    随后把大步走进房间内在任八千身边坐下,先是一巴掌拍任八千肩膀上,差点把他拍桌子下面去。“老夫来晚了,一会儿先干为敬。”

    “任大人也来晚了。”遮鸿伯幽幽补充一句。

    任八千斜着眼睛去看遮鸿伯,你怎么就盯着我了?什么仇什么怨?

    铜震野哈哈大笑,“赶紧上酒。”

    声音落下没太久就有人将酒送进来,每人身前都是一小坛,看样子起码有一斤左右。

    在每人面前摆满后仍然在不停的往屋子里送,在房间一侧起码摆了二十个你这种小坛,这才退下去。

    铜震野一把将封口拍碎递给任八千,自己又拿了一个,冲着众人示意:“先来三坛。”

    然后仰头直接灌了下去。

    任八千看众人都在看自己,心里咬牙,大爷的,灌吧。总不能还没开始就装怂。

    仰头大大灌了一口,学着铜震野的样子洒了一小半。

    这酒度数不是太高,最多也就十几度那样,倒是让他多少放下点心。

    三坛下去,任八千脸色通红,哪怕是十几度的酒,他喝一半洒一半,也喝了快两斤进去,差点没吐出来。

    这时候房门再次被推开,两个比其他人身边坐着的女子还美上几分的女子走进来,先是冲着众人一礼,面带浅浅笑意,来到铜震野和任八千身边。

    铜震野一把将一个女子拽到怀里,另外一个往任八千身边一推。

    任八千顿时震惊了。

    虽然其他人身边都有美女相陪,让他眼红非常,可这铜震野这老梆子竟然真的推了个妹子给自己?

    铜震野看着任八千吃惊的样子,顿时哈哈大笑道:“男人么,出来喝喝酒而已,只要不说,没人知道。若是陛下真的知道了怪罪下来,老夫帮你担着就是。”

    其他人听了这话都斜着眼睛看他,忘了你被陛下打成狗的时候了?你拿什么担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