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女帝坐在宫中百无聊赖,手中摆弄着对讲机,半天也没按下呼叫的按钮。

    今天她尤其觉得无聊。

    不过任八千出去喝酒,她倒不觉的有什么,毕竟风气如此。虽然她从没接触过这些,但偶尔也能听到一些宫外的趣事,都是红鸾青鸢在别的地方听说后回来讲给她逗她开心的。

    而且她本身也愿意喝酒。

    “不知道那个云烟楼怎么样,有机会去看看。”女帝微微有些出神,岚城除了皇宫,外面的酒楼她都没去过,想来在酒楼喝酒比自己在宫中喝酒要有趣些。

    不过女帝总觉得云烟楼这地方在什么地方听过。

    “青鸢,听说过云烟楼么?”女帝随口问道,青鸢最喜欢打听那些八卦事情,然后回宫再说。

    “云烟楼……”青鸢有些疑惑陛下怎么问起这事来了,不过还是冥思苦想,半天后精神一振:“我想起来了,上次工部尚书铜大人和兵部尚书秦大人就是在那个云烟楼大打出手,后来人们都说是决战青楼之巅,传的很广呢。”

    “好像你说过这事情。”女帝点点头,倒是想起好像有这么件事。

    “为什么叫决战青楼之巅?”女帝又好奇问道。

    “他们说云烟楼就是青楼,似乎不少大人都去那,我听说好几回了。”青鸢又道。

    “为什么叫青楼?”女帝问道。

    “可能是青色的吧?”青鸢瞪大猜测道,她之前也问过为什么叫青楼,不过好像没什么人告诉她。

    “陛下,你怎么想起这些了?”青鸢觉得今晚陛下有点怪,怎么突然想起这事来了,以前自己说给她听,她都不怎么感兴趣的。

    “唔——!”女帝微微沉吟,半响没说话。

    不过觉得更加无聊了。

    “叫心折来。”女帝吩咐道。

    片刻后,心折进入殿中:“陛下!”

    女帝起身往外走:“随朕出宫,不用通知其他人了,就是出去转转。”

    “是。”心折连忙跟上,陛下难得有这样的兴致,她自然不会阻拦。反正也没人伤得到陛下。这几年来,陛下出宫的时候屈指可数,像这样晚上想出宫转转还是第一次。

    青鸢嘟着嘴在后面,陛下竟然不带自己。

    想想自己也好久没出过宫了。

    女帝除了养心殿一闪身就出现在屋顶,身形变换几次就出现在皇宫外面。既然是出来转转,那也没必要走宫门了。

    至于其他坐骑,还没她走着快。

    “陛下,要去哪?”心折落在女帝身后问道。

    “云烟楼,知道路吗?”女帝随口问道。她倒是想去试试在酒楼喝酒什么感觉,既然云烟楼那么多朝中官员喜欢去,想必是不错的。

    而且还能顺便听听他们在说什么。

    心折听了女帝的话一脸惊恐。“陛下!此处决不可行!”

    青鸢红鸾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她手下那么多人,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云烟楼。

    哪怕没人当着她面提,她也偶尔会听说。

    女帝见她这么大反应,扭头看看她:“怎么?有什么是朕不知道的?”

    “陛下,云烟楼那地方,是男子寻欢作乐之处,以陛下的身份去那,后果不堪设想,而且也有辱陛下耳目。”

    “寻欢作乐?不是酒楼?”女帝总算听出点其中的味道来。

    “陛下!”心折哭笑不得,到底哪个混蛋和陛下说那地方的。

    “那里是一些女子陪人饮酒取乐的地方,陛下实在不适合去,不如臣陪陛下再别处转转。陛下若要去酒楼,臣也知道两个不错的去处。”心折劝慰道。

    女帝听了这话先是沉默,随后轻笑了起来。

    心折就感觉女帝周围温度直线下降,就连自己都能感觉到那寒意。

    “呵呵,那便更要去看一看了。”女帝冷笑道。

    “陛下!”心折心中大惊,陛下要去那地方,若是被人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

    “带路!”女帝冷声道。

    ……

    “任大人弄出的地瓜,过上几年山里寨子的日子就好过多了。我替山中寨子里老少谢谢任大人。任大人不妨考虑下来田牧司”葛亦鸿拎着小坛子与任八千手中的碗一撞,随后仰头灌下。

    “不考虑,不去。”任八千一口回绝,随后又一大口酒下去,眼睛早就迷离了。

    在葛亦鸿之前他已经被灌了许多了。这酒虽然度数不高,可也扛不住这么喝。

    方才铜震野推了个温婉女子给她,他立刻就给推出八丈远,万一那老梆子给自己下套,自己不是死的很惨?

    “铜大人自己享受吧,我不近女色,就是来喝酒。”任八千咧嘴露出一口白牙嘿嘿道。

    “噗”铜震野直接把酒喷出来,看了任八千两眼后哈哈大笑起来:“也好。”

    不过那个叫做伶冠的看起来楚楚可怜的女子给任八千斟酒,任八千特意把凳子挪远点,保持半米开外的距离,看起来是铜震野左拥右抱一手一个一般。

    那个叫伶冠的女子对于任八千的举动丝毫不介意,抿嘴笑着给他斟酒,“贴心”的帮任八千将酒倒满,每次都要特意起身倒酒,任八千总觉得这女的跟他们绝对是一伙的。

    “说,铜大人给你许了什么好处让你跟他们灌醉我!”任八千几坛酒下去后晕晕沉沉的斜眼看她。

    “大人说笑了。酒可都是诸位大人敬的,是大人自己喝的。奴家也不过是为大人添酒,素手添进酒,大人莫非不喜欢?”伶冠莞尔笑道。

    任八千听着伶冠的话,脑海中却突然浮现出这么一个人来。

    若是那人能这样……想想女帝柔声细语的给自己红袖添酒,任八千心中一个激灵,那八成就是断头酒了。

    不过女帝虽清冷,但她清冷之时也是极有味道。而且偶尔她也会露出极有女人味的一面,那种反差很是撩人。只是极少,这么长时间自己也只见过几次。

    想到女帝,任八千在醉酒下放大心中的想法后变得极为想念。

    说到底一开始他虽然总是提心吊胆,但这么长时间下了心里女帝的分量也是极重,将心里占满了大半。

    一开始听说青楼的时候满脑子好奇,也只是胡闹而已。真坐在这里了脑子里想的却是女帝。

    又喝下两碗酒,铜震野看着他迷迷糊糊的样子开口问道:

    “任府丞,不如你来我工部如何?我工部还缺一个侍郎。”铜震野和葛亦鸿的路子如出一辙,风烈一脸幽怨的看着他。

    “唔……不去!”任八千断然拒绝。

    “你若来了工部,以你的见识,必然能做出一番事情来,让满朝上下大为改观,何必在中御府做那些闲杂事情,实在是浪费了。”铜震野一脸醉意仍然努力循循善诱道。

    他这次请任八千喝酒,几方面原因都有。所谓的庆祝只能算是附带,看看任八千的心性有之,想把任八千拉进工部也有之。

    想要拉他进工部是铜震野的真实想法,虽然任八千在中御府任职,可只要他和陛下说,来工部想必是没什么问题。

    他总觉得任八千脑袋里面有很多东西,对工部是有大用的。

    当然,还有一些其他想法,比如说从任八千嘴里掏出些东西来,看看他到底都会多少东西,不过此时酒过三巡,铜震野早把这事忘了,就还记得把任八千拉进工部了。

    “那也……不去”任八千昏昏沉沉的说道。

    后面铜震野再说什么他听不清了,脑子里天旋地转的,一脑袋就扎桌子上了。

    铜震野在那絮絮叨叨半天,也听不到任八千的动静,就听见风喉带着醉意:“任府丞这就倒了,喝酒不耍滑,不错!”

    铜震野看看任八千,打了个酒嗝,“怎么倒了?我还没说完呢。”

    “任府丞这么回去,陛下恐怕要责怪。”比较清醒的铜闫说道,随后又接了一句:“反正是尚书大人你扛着。”

    “怕什么。”铜震野丝毫不在意道。大不了就说帮陛下测试任府丞的心性,陛下还能怪罪自己不成?

    “哦?是吗?”窗口突然传出一个清冷的声音,两道身影直接闪身进了屋子。

    女帝打眼一扫就看清屋里的情况了,一人身边一个女子,铜震野身边两个,倒是任八千老老实实和其他人都保持距离一脑袋栽在桌子上,场中的情况倒是让她略微满意。

    “陛……”铜震野话没说完就拖着长音一连撞破三面墙壁飞了出去。

    巨大的声响把整个青楼的人都惊动了。

    女帝一手拎着任八千的衣领,闪身就消失在窗外。

    心折临走前狠狠瞪了众人一眼,这帮混蛋竟然把那人带青楼来了?找死不成?

    铜闫看看墙上的大洞,看着几个被惊到的女子,一脸淡定的喝酒:“反正尚书大人扛着。”

    众人刚才在女帝进来的时候还吓了一跳,等女帝走后,众人看看墙壁,再听到铜闫的话,顿时全都发出爆笑,一个个都坐不住了,葛亦鸿笑得一巴掌拍桌子上直接把石头的桌面拍下来一大块。

    铜震野一身灰尘仰面朝天躺在一个屋子里,丝毫不在乎旁边果着的一男一女,一肚子怨念不甘:“陛下……你倒是听我说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