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面对自己的对手,一脸肃容。

    在被单方面殴打了几次之后,女帝终于给他换了一个对手。

    完全按照他恬不知耻的要求,换成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

    不但如此,还是个女孩儿。

    穿着白色的丝绸衣服,粉妆玉砌,皮肤娇嫩,一只看起来很可口的小萝莉,一看到这只萝莉任八千满脑子都是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陛下,臣下不了手啊!”任八千皱了半天眉毛,终于叹息一声扭头看向女帝。

    “你若是能打赢,朕给你奖励哦。”女帝声音上挑,带着一丝魅惑的意味。

    任八千听着女帝的声音,还没被冲昏头,女帝敢这么说充分说明了一件事,在女帝心中自己恐怕打不过这只萝莉。“要不给臣换上八岁的吧?”

    女帝震惊了,青鸢红鸾震惊了,场外侍卫也震惊了,就连那只萝莉都震惊了,一个个瞪圆了眼睛,你敢不敢更不要点脸?

    “臣开玩笑的。要不换个男孩儿的吧?”任八千嘿嘿一笑道,如果换个男孩儿,他应该能下得了手了。

    “打赢她再说。”女帝端着刨冰一边吃一边说道。

    任八千叹息一声,低着脑袋一路小跑过去把笔记本点开,放出夜愿的SHEISMYSIN,场中的气氛立刻就爆炸开。

    小萝莉瞪着一双萌萌的眼睛一脸好奇的看着那两个放出声音的大箱子。

    手指也下意识的随着夜愿的节奏一点一点的。

    “这位,怎么称呼?”任八千终于换上一本正经的神色,气质沉稳的对着小萝莉抱拳说道。

    小萝莉瞥了他一眼,同样抱拳:“铜兰。”

    任八千觉得这小萝莉肯定不是普通人家的,那一身丝绸衣服可不是普通人能买得起。

    再一听姓铜,下意识就觉得和铜震野恐怕有点关系。

    “不知道和工部尚书铜大人有什么关系?”任八千又问。

    “那是我阿爷。”铜兰轻轻脆脆说道。

    “哦,果然”任八千点点头。随后说道:“前几天我还和你阿爷一起去过青楼。”

    “哦。”小萝莉点点头,丝毫反应没有。

    “得了,一看就不知道青楼是什么,自己白说了。”任八千一看她这样,心里想着。

    就在这时耳边传来女帝清冷的声音:“你还真是念念不忘啊,不如朕陪你去?”

    “臣这是战术!所谓攻心为上,上兵伐谋。”任八千见小萝莉没啥反应,女帝反倒先有反应了,立刻转过身一本正经说道。

    众人一脸鄙视,你还要点脸不?

    任八千无奈转头,看着那个明显走神的小萝莉,身体微伏,脚下用力窜了出去。

    “兵锋无双!”任八千口中大喝一声。

    众人见他出手,总算提起点精神来,随后看着他双腿连环踢了六脚,顿时一起抽抽脸,这招明明是马踏连环……

    杀拳招法简单凶悍,算是军中流传极广的一门拳法了,众人哪怕没练过,也多多少少都有了解。

    一看他出招,顿时就发现他喊的和用的完全是两招。

    对手是个十岁的孩子啊,你竟然都这么无耻。

    这几天任八千一再刷新他在众人心目中的无耻下限。

    “砰!”

    任八千鼻孔喷血摔倒在地上,脸上一个小小的脚印。

    铜兰低头看着倒在地上的任八千一脸鄙夷:“骗子!”

    任八千捂脸,自己竟然连个十岁的女孩儿都打不过,这日子没法过了。

    众人仰头看天……

    片刻后,左脸上又多出一个脚印的任八千再次与铜兰相对而站。

    “你知道三千两银子是多少么?够铜府上下花多久么?”任八千一脸认真问道。

    “自然知道,我一个月的例钱才三两,铜府一个月的花销也不过千两。”铜兰小脸一仰道。

    “我欠你爷爷三千两,你要再打脸我就不还钱了。”任八千恐吓道。

    女帝:……

    红鸾青鸢:……

    侍卫:……

    铜兰:……

    铜兰瞪大了眼睛,在今天之前,她长这么大都从来都没想过竟然有人会这么无耻!

    “机会!”任八千见她走神,顿时大喝一声“百战沙场!”

    双拳却是一伸一搅,一股抖劲儿打出一往无前之势,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他口中喊着“百战沙场”,实际上却是打出来的“兵锋无双”。

    “砰!”

    任八千捂着肚子一头栽倒在石板上。

    “这次没打脸,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爷爷说的,如果有人欠你钱不还就打他,打到他还为止。”铜兰低头认真说道。

    ……

    这一日下来任八千饱受摧残,终于悲哀的发现,他连个十岁的孩子都打不过。

    哪怕对方是铜震野的孙女,从小练武,可毕竟是个十岁的孩子啊。

    坐在养心殿中,女帝看他脸上低落,终于忍不住说了一句。“知道实力的差距,以后多用功就好。”

    “陛下!”任八千抬头一脸感激。

    “要不换成八岁的对手吧?臣感激不尽。”

    女帝一巴掌拍死任八千的心思都有了,以前怎么没发现他竟然这么的不要脸?

    “陛下,古族确实是得天独厚,个人实力勇武绝伦,臣还是需要多多努力才是。”任八千立刻改口道。

    女帝表情这才好一点,从榻上的垫子下面拿出一张纸扔给任八千:“看看吧。”

    任八千带着疑惑将纸接过来打开,仔细看上面的字迹。

    半响,任八千一脸懵逼的抬头:“毒士?”

    贾诩一辈子混了这么个名头,就这么扣自己头上了?贾诩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跳出来?

    女帝微微额首:“之前在大夏用沙林毒气一共毒死了大概八千人,加上飞骑斩杀,大夏一共损失一万三千人,这是咱们这一路。另外九重阁也灭亡了。大夏在查了这么久后,判定这事是你做的,毕竟在大耀并没什么人擅使毒药,而你的可疑最大。”

    “大夏可能会刺杀你。毕竟按照他们的判断,你的存在对于大夏危害太大,仅次于辅国大将军红武。朕觉得他们派来的人可能已经在路上了。”

    任八千继续一脸懵逼:“……”

    “不过他们倒也算不上冤枉你,虽然不是你亲手做的,但也差不多少。而且在落月峡的时候,可是你毒死了两千人打开局面,应该算你大功一件。”女帝随后补充道。

    任八千一脸的委屈:“也就是这些日子臣还是不要出宫的好?”

    “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你总是要出宫的。所以好好练武吧,多点自保能力。”女帝也有些皱眉。

    下次大夏派来刺杀任八千的人的实力,恐怕不会像上次四人一样了。

    这让女帝多少也有些担心。

    可还有不少事情需要任八千去做,他总不能一直窝在皇宫里吧?

    “不管怎么说,这天下人也都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物了。”女帝最后补充一句对于任八千来说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