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在回到异界的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忘了点什么,皱眉冥思苦想半天,到底是忘了什么?

    下一刻他就跪了。

    二胡呢?二胡呢?二胡呢?任八千一脸的懵逼,自己怎么又把二胡忘了?

    为什么每次回到地球都忘了二胡?难道天生犯冲?

    天不佑我任八千!

    任八千仰头长叹,一脸苦逼。

    现在叹也没用,得想想得怎么和女帝解释才是,或者说怎么让女帝不追究这事。

    虽然女帝不能真砍了自己,可是跪玻璃碴子这事女帝绝对能做出来,或者把两天一练改成一天一练?或者女帝亲自下场实施单方面殴打?

    怎么办?

    任八千在屋子里转了半天都没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难道要负荆请罪?弄一堆荆条背后背上?这不是我任八千的风格啊。

    而且就算自己这么做了,女帝最大的可能也是冷笑一声,然后与小萝莉铜兰一起给自己来一次混合双打。

    任八千一脸痛苦,这样自己只能使出最后一招了——负伤请罪。

    “刀……刀……有没有水果刀什么的?”任八千在房中寻找半天,竟然一把地球的刀具都没带过来,倒是有手枪一把,八一步枪一把,手榴弹一颗,可这几样怎么也不是用来负伤请罪的啊。

    最后任八千在房中找到一把短刀,眼前顿时一亮,随后又是一脸便秘的表情。

    这刀是上次自己在陈家药铺教会他们使用套套止血法,然后救的那个产妇的老公送自己的。

    现在的问题是这刀实在太粗了,错了,是太宽了。

    虽然是短刀,但比任八千设想中的小刀宽了好几倍不止,又宽又厚,上面还有铁锈。

    用这东西给自己一刀,任八千觉得还不如让女帝来一次混合双打呢。

    不过想来想去,自己都已经忘了好几次了,总不能再忘了吧?自己心里也有负罪感了。

    算了,还是负伤请罪吧,疼也就是两下子的事,有黑泥膏在,用不了一个时辰自己又是一条好汉。

    男人就得对自己狠一点。

    任八千想到这里咬咬牙,拔出那把短刀,先是在自己胳膊上比划半天,然后咬牙一刀划上去,顿时出现一道斜着的一掌长的伤口,深有半寸,血直接就流了下来。

    任八千疼的呲牙咧嘴,脑门直冒汗。

    瞅瞅自己胳膊上的伤口,任八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用刀在自己的胸口比划一下,然后又是一刀。

    “还好这刀长短趁手,若是再长点,自己非抓瞎不可。”任八千一脑门的冷汗,浑身浴血。

    “啊——!”任八千顿时一声痛呼。

    眼睛瞪的跟铜铃似的瞪着手上的刀。

    现在这哪是生锈的短刀,分明是一把长刀,足足一米长。

    而方才这刀明明只有三十公分左右,自己刚才想着“若是再长点,自己非抓瞎不可”的一瞬间,这刀竟然一下变成一米长,而且刚好把自己的胳膊刺穿。

    这是如意金箍刀?任八千瞪圆了眼睛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随后就是一阵后怕,自己方才若是对准自己的胸口,现在女帝已经可以给自己收尸了。

    接着就是胳膊上的剧痛。

    “大爷的。”任八千咬牙忍者剧痛将刀拔出来,血直接就喷了出来。

    任八千看看手上的刀,1秒钟之后就决定还是先将刀藏起来,找女帝救命要紧。

    这刀一会儿再研究也可以。

    将刀塞进褥子下面,任八千一嘴唇哆嗦着拿起对讲机呼叫女帝。

    10秒钟过去了……20秒钟过去了……一分钟过去而来……

    任八千看看天色,是白天啊,女帝怎么对讲机没在身边?

    “自己不会失血过多而亡吧?”任八千一想到这个念头就更哆嗦了,匆匆忙忙推开房门跑出去找侍卫求救。

    看到任府丞一身是血的跑出来求救,侍卫都被吓住了。

    陛下对这位的厚爱众人皆知,若是这位出了什么事情,后果不堪设想。

    ……

    “陛下,任府丞不知道怎么弄了一身伤势,已经让医师局派人了。”

    一个大殿之中,女帝泡在清澈的池水中,眼睛轻轻闭上,就在这个时候门口传来红鸾的声音。

    女帝猛然睁开双眼,按照时间看任八千这是刚从地球回来吧?出事了?

    下一瞬间她洁白的身躯便出现在池边,白色的里衣在空中如同云朵一般将她罩上,接着又披上纱衣,便在殿中彻底消失。

    红鸾看着大殿中消失的人影,叹了口气。

    陛下对那人有点太关心了。

    在那人之前,陛下何曾如此过。

    女帝抵达平乐苑时医师局的医师还没到,侍卫正在用白布给任八千擦伤口。

    “怎么回事?”女帝皱眉问道,浑身上下都是杀意。

    “陛下,此事说来话长,还是一会儿方便时再说。”任八千一脸苍白,脑门上全是汗珠。

    现在伤口比刚才还疼,让他直哆嗦。

    没多久医师局的人来了,给任八千看了看伤口,胸口和胳膊上一处伤势都不算严重,只是看起来吓人而已。

    只是那道贯穿的伤口伤到一点骨头。

    医师给任八千处理好伤口又抹上黑泥膏之后包扎好便告辞离开。

    等侍卫也退了出去,任八千才一边哆嗦一边说话。刚才是疼,这次是连疼带痒。

    毕竟黑泥膏长伤口虽然快,但伤口快速愈合时的麻痒也很要人命。

    “陛下,臣本来处理完事情准备去买些东西,突然冒出来两个人拿刀对着臣就砍。这两个人身手不像普通人,臣虽然极力反抗,仍然不是他们的对手,被伤了几处。臣见势不好,便连忙回来了。”任八千说道。

    女帝皱了皱眉头:“找到是谁做的,朕灭他满门。”

    “多谢陛下,不过臣也不知道得罪了谁,回去后还要仔细查查才是。”任八千连忙说道。

    “没想到在你们那个世界也有这样的事情。”女帝说道。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有时候自己都不知道得罪了谁,就会被人记恨,甚至下手。从古至今都是如此,从未断绝过。”任八千一脸的饱经沧桑。

    女帝对那句“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纷争”深以为然。

    “如今大夏视你为眼中钉,你那个世界也有人对你下手,这些日子你还是好好练武吧,朕会督促你的。每日练拳和对练时间增加一个时辰才行。”女帝想了想说道。

    任八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