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陛下,臣还是伤号。”任八千一脸的纠结,他还惦记着褥子下面那把刀呢。

    “伤已经好了,最多的失点血。练拳,或者朕亲自陪你对练?”女帝都快被他气的头疼了。从没见过这么不爱练武的人。在大耀,无论哪个人有这样的机会不拼命努力?

    任八千的伤口此时还剩下一道淡淡的伤痕,黑泥膏的药效堪称神药。

    就是长伤口的时候实在让人欲仙欲死。

    就这样,任八千从一天三个时辰也就是六个小时的练拳变成了一天四个时辰八个小时。

    任八千都觉得自己实在是作死成功。

    早知道还不如让女帝混合双打呢。

    任八千拖着疲惫身体如同刚刚被人摧残过一般,回到房间将房门和窗户关上,便去褥子下摸出那把刀来。

    这一天他脑袋里都是这把如意金箍刀,可长可短,不知道是不是还能可大可小。

    “自己这是遇到宝物了?”一整天任八千脑子里一直是这么一个念头,一回来就赶紧查看。

    对于这个世界,任八千觉得自己了解的似乎很少。

    比如说武器,古族战士用的武器都是普通的精铁打造,也没听说有什么神兵之类的。

    偏偏这个世界又有着灵剑这样让牛顿和达尔文的棺材板都压不住了的东西。

    而这个世界的人对于灵剑了解也是极少,哪怕那些剑主了解也不多,起码宁才臣是如此说的。

    给任八千的感觉一直是这个世界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东西,就连女帝对这些也不太了解。

    因此这个如意金箍刀虽然让任八千觉得震惊,但却不觉得难以接受,反而满脑子都想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宝物。

    此时任八千手中的刀又恢复了原本的短刀模样,不过一尺长,上午的事情仿佛是幻觉一般。

    任八千手中握着刀柄刀尖向上:“长”

    “变长”

    “大”

    “变大”

    ……

    任八千折腾半天,手中短刀一点反应都没有。

    如果不是这把刀在上午还将自己胳膊刺穿,自己都以为这是幻觉了。

    想了想,这次和早上似乎唯一的区别就是早上沾了血,现在没有了。莫非这东西还带滴血认主的?可自己早上滴过血了啊。

    任八千想来想去,似乎只有这一个可能了,不试试也不甘心,又咬牙给了自己胳膊上一刀,然后任由胳膊上的鲜血滴落到刀身上,自己仔细观察刀的变化。

    “变长!”随着任八千心念一动,刀身突然向外伸长了一截,从一尺变成了两尺。

    而且刀的模样也发生了一点变化,原本有些圆钝的前端变得更加尖锐了。

    “变长!”任八千嘴中继续念念有词,早上这刀可是足有一米长的,也就是三尺,现在还差一尺呢。

    随着鲜血继续滴落到刀身上,这把如意金箍刀费了半天劲又伸长了十公分。

    而之前流到刀身上的鲜血一点都没有洒落,开始渐渐变淡,最后完全消失在刀身中,仿佛被刀身吸进去了一样。

    “这东西不是滴血认主,这东西是吸血的?”任八千猛然意识到这个问题。

    “而且这东西看样子是吸血越多,变得越长?或者说是随心变化?”

    “变宽!变大!”任八千又实验半天,终于确定了这把刀确实只是变长,而宽窄和厚度是不变的。

    任八千皱着眉头,先将伤口用布擦一下抹上黑泥膏,是早上剩下来的一点,医师没带走。

    早上就已经流了不少血,若是再流下去,他估计自己真要失血过多而死了。

    将伤口处理好,任八千捧着这把刀,念了一句“短”,刀又变回原来的形状。

    “长”这次刀身仍然变长,不过只有半米长。

    “看来这东西吸进去的血是会消耗的,或者说是随着时间流逝而减少。所以自己刚才回来再想让这刀发生变化就没有任何反应了。”

    “这算是好东西吧?”任八千握着刀柄仔细打量,单单从外表来看着刀真的不出众,但实际上这刀单单凭借能长能短,就能让人知道不是凡物。

    “这个不是灵剑吧?”任八千心里想了一下当初宁才臣的灵剑以及他说过的话,应该不是。

    灵剑自带剑灵,而且手持灵剑之时能够让剑主实力大增,虽然代价是消耗剑主的生命力。

    而这把刀自己拿着没有任何反应,而且吸血,然后变长变短。与宁才臣对灵剑的描述不符。

    看样子是另外的一种宝物了。

    不管怎么说,这刀都应该算是好东西,任八千第一个念头就是送给女帝。再仔细想想,也只能送给女帝。不然拿在自己手里也发挥不出太大价值,除非送实验室去。可这种东西是真的不敢往实验室送,非出大事不可。

    想到这里任八千心中倒是有些开心。

    毕竟女帝在他心中,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心里有多少爱慕,是六分还是七分八分九分十分,但可以肯定是极其极其喜欢,对他极其极其重要的。

    这个宝物送给她,任八千没有半分不舍,反而很开心。

    不过他刚刚站起身又迟疑了,觉得还是过几天比较好。现在就送去,自己之前的伤势弄不好就暴露了。

    就这样三天后,任八千拿着短刀到养心殿去。

    “陛下,臣发现一样宝物。”

    “哦?”女帝直起身子微微有些好奇,任八千这几日都在宫中,上哪能弄到宝物?

    “这把短刀。”任八千一脸的献宝神色,将短刀递给女帝,还准备卖卖关子,一会儿给女帝展示一下这把刀能长能短。

    女帝接过任八千手中的短刀,外面就是普通的皮制刀鞘,刀柄也是用一层兽皮缠着,看不出什么珍贵来。

    随手将短刀从刀鞘中抽出,不过一尺上,略微有一点厚,前头圆钝,刀身上也看不出锋利,甚至还有几处米粒大小的缺口。

    任八千一脸得色,这刀在外表上绝对看不出任何不同来,就是一把普通的,有点破旧的短刀。

    自己到手那么久,如果不是那天负伤请罪,自己都发现不了。

    女帝本以为任八千真的发现了什么宝物,可仔细看确实是一把普通短刀,不由得抬头朝着任八千看过去。

    “陛下,这把短刀确实是一件宝物。之前是臣在陈家药铺传授的套套止血法救了一个产妇,产妇的丈夫将此刀送给臣作为报答。本来臣也只以为是一把普通的短刀,没想到今天上午才发现其中还藏着奥秘……”任八千如同说书一样给女帝讲着这把刀的来历。

    女帝一边听着,一边顺手在刀身上抚摸一下,屈指在刀身上一弹。

    “铛——当啷”

    任八千的眼珠子一下子就瞪圆了,本来还在滔滔不绝的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断了!断了!竟然断了!

    他就看到随着女帝那一弹,刀身直接短了一截,刀尖划过一道弧线掉落在地上。

    女帝看了看刀的断口,里面不是空心的,也没藏着什么东西,抬头疑惑的看着他。

    任八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