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二百四十章 砖烧好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170170.html
    一天的训练结束,任八千拖着疲惫的身体拎着“宝刀”回到平乐苑。

    “应该给你取个名字。”任八千琢磨一下,如意金箍刀?要不叫长生刀?

    任八千咧嘴一笑,这名字不错,能生长变长,就叫长生刀了。

    任八千觉得他需要一个物理实验室,这刀肯定是不能送到药品实验室的。可惜现在自己没钱,物理实验室是不用想了,怎么也不是自己拿2000万能搭建起来的,就算能,他也没准备把钱都花光,暂时只要知道这刀怎么用的就行,等上市以后有钱了再考虑研究这刀吧。

    第二天上午,任八千就兴致勃勃的前往御膳房找到勾管事,又去了下堂。

    御膳房分两部分,一部分就是他平日总去的负责女帝用膳的上堂,如今他的饭菜也是这里负责。

    而另外一部分则是负责侍女、女官和侍卫饭食的下堂。

    每日宫中需要宰杀牲畜也是在那里。

    到了那里就见到准备宰杀的两只巨羊,一只野猪还有一只弯角牛。这个世界把野猪叫做黑面君,而弯角牛则类似水牛,比角牛体型要小一些,也不像角牛善于奔跑。

    “用这刀杀”任八千把断刀递给准备杀牲畜的人,对方一脸的任府丞你在逗我?这刀连刀尖都没有,而且这么短……

    最后还是用专门杀牲畜的刀捅宰杀,任八千将断刀全都浸泡到血盆里。

    整整四只牲畜的鲜血在一个时辰内被它吸了个干干净净,让周围其他人大为惊讶,往日一头牲畜的血能灌满一大盆,可此时竟然全都没了。

    任八千一句话不解释,拎着刀就回了平乐苑,随着他心中想着“长长长”,只见刀从半尺长到六尺长,也就是两米。

    任八千拿着长刀斜指向上,顿时感觉自己跟萨菲罗斯似的,还少一头飘逸长发和一件皮风衣。

    别说,这刀是短刀的时候看起来有点宽厚,但变成长刀后看起来倒是有些像斩马刀了。

    不过这次任八千也发现一个问题,便是这刀吸了四只牲畜的血,长度并不让人满意。

    要知道自己当初洒的那些血可是让它直接变成三尺长。

    而四只牲畜的血全放出来吸光才六尺,如果这样的话效果似乎没自己想的那么大。

    莫非只有人的血效果才好?该不会是只有自己的血效果才好吧?想到这个想法任八千都吓了一跳。

    再仔细想想,这刀的用处确实有些鸡肋,一天在宫中宰杀四只牲畜才到六尺,起码还得留个一尺下次继续用,五尺刀身的话,任八千在手里掂量一下,也就十斤左右,一年三千多斤铁,聊胜于无。

    除非送屠宰加工厂去,可这个世界可没屠宰加工厂一说,都是私下宰杀。莫非还要再城外建个加工厂?

    如果真想发挥这把长生刀的作用,也只能如此了。

    另外一个疑问就是如果刀不斩断后,一段时间后会缩短,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真是因为刀身吸收的血液随着时间流逝消失了么?还是其实是增加了刀身的其他方面?比如硬度。

    任八千觉得自己可以试试。

    将刀缩短,刀身又变回半尺长的样子,重量也在减少,和之前断刀时重量差不多,简直是神奇,完全不符合质量守恒定律啊。

    不过刀身似乎比刚才吸血之前要长了点。

    任八千用手指比划一下,似乎确实长了一点,一公分左右。

    看样子随着吸血这刀哪怕不把断刀接回去也能够长回来。只是不知道这么一直长然后一直斩断,它会不会肾虚。

    实验了一番,任八千把刀小心放好,就接到消息,砖已经烧好了,陛下传他去养心殿。

    任八千到养心殿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人站在那里,一个是铜震野,另外一个没见过,之后才知道是工曹司少卿。砖头和水泥最早是军器司插手,毕竟景田炉也是归军器司管理,如今水泥和粘土砖的烧制转而归工曹司负责了。

    而在铜震野身前则是放着几块街头斗殴神器——板砖。

    “任府丞,你看这个可对?”铜震野在任八千见礼后说过。

    任八千抬头看了看女帝,才一脸欣喜的去看砖块,手感很好,表面光滑,分量也很重。不像是现代红砖那么粗糙,这是因为里面没加煤灰的关系。这样烧制虽然麻烦些,但质量最好,数百年而不坏。

    将砖块敲碎,只见里面也很密实,不像加了煤灰的红砖那样里面是黑色的。

    任八千仔细检查过后才笑了起来:“就是这样,如此法烧制砖块用水泥砌筑,可比开采打磨岩石要容易多了。”

    其他几人也点头,确实是这样。

    “那便这样吧。工部抓紧时间烧这种砖砖和水泥,用来建造玻璃厂,若有什么不明白的便找任府丞。”女帝点头道。

    几人全都领命。

    任八千又回了一趟平乐苑,取出土窑的图纸交给铜震野,现在的那种土炉烧砖烧水泥速度太慢,数量也太少。

    如果不是大耀现在完全是依靠木材来烧,任八千更希望做出回转窑来,那样能让烧砖和烧水泥的速度大幅度提升。

    “最好将土窑的位置放远一点,取粘土的位置附近是个好地方。”任八千叮嘱道。

    “为什么?”铜震野好奇问道。运粘土比运砖要容易多了,而且那样的话大部分工匠都要住在那里,食物和其他物资运输也要多费一些人手。

    这样弄的话,物资和人力的消耗要大上许多。

    “不然几年后大量燃烧后的漂浮物悬浮在空中,你抬头连星星都看不到了。”任八千摊手道。就差喊出保护环境人人有责,给后代留一片湛蓝天空的口号了。

    他可不希望过上十几二十年每天睁眼就是一片雾霾,跟仙境似的。

    不过铜震野还是很难明白,毕竟这个世界的人没见识过什么叫做空气污染。

    “按任府丞的话做吧。”女帝决断道,这方面任八千的见识比他们要多的多。

    铜震野这才点头应下。

    随后铜震野以一种极其诡异的目光看着任八千,让任八千都浑身发毛。

    “怎么了?”任八千不明所以。

    “任府丞的事老夫听铜兰说了一些,任府丞的无耻颇有老夫当年的风范。”铜震野抚须道,一脸的赞赏模样。可傻子都能看出他眼睛里全是鄙视。

    前些日子陛下将铜兰招入宫中,说是陪练,铜震野也没多想。别看铜兰年纪小,可一只手打三五个个任八千还是没问题的。

    可当铜府吃饭时他随口问起,当听铜兰说了下午发生的事情后他直接就喷了。

    别说是他,就连铜府其他人也都震惊了。

    当着陛下的面,还是面对一个十岁的孩子,竟然这么无耻。不但敢提青楼,还能说出不还钱这样的话来威胁,简直是让人大开眼界。

    “哪里,下官比起铜大人还是远远不如。”任八千立刻一脸谦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