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地任八千将门关上,蹲在那个倒在地上的年轻人面前。

    那年轻人一嘴的血沫子跟螃蟹往外吐泡泡似的,眼睛里全是恐惧,他怎么也没想到等着他的不是金君,而是另外一个年轻人,而且他能感觉到生命正在离他远去。

    “我觉得你还能抢救一下。”任八千蹲在他面前一脸的和善。

    “所以说话要快,再不快点就真没救了。金文在哪?”

    那年轻人继续吐血沫子,跟老母鸡似的脖子咯咯半天,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不会吧?”任八千一脸的诧异,自己打到哪了?仔细翻看年轻人身上冒血的地方,一枪是打在肺部,一枪接近心脏,对方没死都不错了,更不用说说话了。

    等他翻看完伤口,对方最后嘎一声,断气了。

    “唉!其实我是瞄着肚子打的,你信不信?”任八千一脸的怅然若失,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得到。

    这次真得跑路了。

    金家还有金文金武二人,怕是不到明天就得冲自己家来。

    自己就两个选择,一个是等着他们来再继续干掉,不过就算干掉也没用,这么多尸体自己根本带不走,而且还容易被警察堵家里。

    另外一个就是跑路了。

    任八千满肚子的委屈。眼看着一两年的功夫青藤解酒药就要上市了,再过两三年黑泥膏和白血病特效药也要上市了,到时候自己有钱有地位,也能走向人生巅峰,赢取白富美,可现在全泡汤了。

    任八千回屋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给陈庆打了个电话,这才拎着自己方才收拾好的一些东西匆匆下楼。

    至于尸体,不管了,这房子是不能要了,可惜自己刚刚买到手。连续死了五个人,以后也不知道有没有人敢住。

    反正任八千是觉得这房子风水不太好。

    半个小时后,任八千拎着一个手提箱和陈庆出现在不远处的某个银行,取一百万现金装进手提箱里,另外的接近两千万全都转给陈庆。

    为此那个银行经理还好一顿盘问转账目的,生怕是洗钱之类的。

    “你要干什么?”陈庆紧紧皱着眉头一脸诧异,傻子都知道现在情况不对了。

    “一会儿出去后说。”任八千小声说道。

    将银行经理搞定,任八千和陈庆提着手提箱出了银行,任八千把先前自己放在车里的行李也拎出来一股脑塞进陈庆的车上,才转头道:“有事,要跑路了。刚刚转给你的钱,回头你找人通过其他渠道转进某张卡里,到时候我通知你。”

    任八千此时一脸无辜委屈无奈,看起来要多惨有多惨,就跟被欺负了的孩子似的,就差一把鼻涕一把泪。

    把钱转给陈庆,就是怕万一警方把自己银行账户冻结了,自己就惨了。哪怕不冻结,自己只要在哪取款立刻暴露。现在只能寄希望陈庆用其他渠道帮自己洗出一笔钱了。至于陈庆会不会黑掉这笔钱,以及陈家会不会吞掉自己的股份,现在不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至于自己把钱转给陈庆这事,相信陈家能搞的定。

    “这么严重?如果是得罪了金君,不至于,我给你想想办法。”陈庆皱眉道。

    “比你想的严重。”任八千先不提自己杀了人的事情。“一会儿你把金家几个重要人物经常出没的地址发给我,尤其是晚上经常在的地方,发到另外一个手机上。

    任八千把给女帝准备的手机号留给陈庆。心里琢磨着下次肯定是要带着女帝回来了,你们害我这么惨,我怎么也得让你们一家团聚吧。有个名人说过,一家人最重要的就是整整齐齐。

    陈庆听到任八千的话有些心惊肉跳:“你要做什么?”

    “发给我就是了,你不知道你爹也能知道,别的先别问了。明后天可能你就知道了。”任八千说完话,拉开陈庆的车门开着扬长而去。

    留在原地的陈庆眉宇间全是阴霾。

    “现在往哪跑?”任八千一琢磨,按理应该往国外跑,四条人命怎么也是大案了。

    可自己现在还不能离开太远,还有金家上下那么多人在等着自己呢。

    可惜自己现在手上没沙林毒气……算了,就算有自己也不敢扔。杀人跟扔毒气是两码事,自己要敢扔,全世界都没自己能藏身的地方。

    现在就两个选择,或者是跑到山里去,或者是藏在城里,只要躲过两天半就行了,现在过了差不多半天了,还有两天。乐观估计金家还有半天找到自己家去,那么就是还有一天半了。

    这两个选择,任八千也有点拿不定主意,毕竟他也没什么逃亡经验。

    就在他漫无目的的朝着城外开车的时候,目光扫过街边的一间店,直接将车靠近路边停下来。

    是个乐器店。

    “二胡啊二胡……”任八千看到这个店简直是热泪盈眶。

    要是早记得二胡,自己至于跑路么?只要带着女帝把金家全灭了就行了,这简直是一把二胡引起的血案。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成通缉犯。”任八千唉声叹气的从车上下来跑进去挑了半天,还拉了一首大笑江湖,让那老板叹为观止,第一次见到把大笑江湖拉的比二泉映月还凄凉的。

    将二胡扔进车里,任八千也是决定到野外去躲着了。城里监控太多,他又没什么躲藏的经验。

    跑到一个户外商店买了个大背包,买了个轻薄睡袋,又找个熟食店切了三斤酱牛肉,最后又去买了两瓶白酒和两个面包。

    找个偏僻地方将车停下,任八千把所有东西塞进背包里,睡袋捆在背包上面,一手拎着手提箱一手拎着二胡。

    拦了一辆车到另一处偏僻的地方,见周围都是长长的围墙,似乎没有监控,任八千便下车等了会儿,又拦了一辆出租车BX县,到了之后再次转车前往老秃顶山。这座山高1000多米,森林面积很大,没怎么经过开发,比较适合躲藏。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换乘能对对方的追踪起多大影响,反正只能尽量做一些自己想到的事情了。

    到了山下的时候已经是天黑,他也不耽误,买了个手电筒连夜登山。

    连喘带爬的往上走了几百米,任八千真心觉得钱多了也能压死人啊。

    那一箱子钱加上箱子的重量不超过25斤,拎在手上越来越沉,几次都想要把箱子直接扔掉了。

    不过想想自己跑路的时候还得用钱,这才让他坚持下来。此时已经过了大半天,还有不到两天的时间。

    而此时,陈庆坐在任八千所住的小区门口的一间小店里,透过橱窗看着进进出出的警车,沉默不语。

    在两个小时之前他就已经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任八千竟然把那个金君干掉了,而且是杀了四个人,开着自己的车跑路了。

    难怪今天跟交代后事似的。

    至于金君为什么会在任八千家,他略微有所猜测,但不能确定。

    “真没看出来!”坐在他对面的江南有些发呆,她都不知道该怎么评价了,从来没想到过任八千能做出这样的事情,实在太意外了。

    半小时后,陈庆就进了警察局了。

    此时整个城市的警察,还有大批小混混都在找任八千。

    第二天一早,警察局众人已经拿到任八千的部分行踪。那个人在杀了四个人后去了趟银行取钱,并且把其他钱转给别人,这点众人都能理解,也说明这个犯人很危险,心理素质非常好,完全不像是普通人。

    一般人做下这样的事哪会不慌不忙的做着各种安排。

    可他接下来做的事情就让众人怎么也想不通了,那人竟然又跑到乐器店去买了把二胡?还拉了一曲大笑江湖?这是什么情况?

    众人紧紧皱眉,试图猜测任八千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