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夏,某地,寒风呼啸,周围的山林都铺成了白色。

    “驾!”七八个骑士正快马加鞭在官道上急行,路上的行人纷纷躲避。

    其中当先的男子一身锦衣,外面披着皮裘披风,年纪看起来不大,脸色冷漠。而在他身后的都是一身劲装,同样披着披风,所有人胸口都绣着一个小小的溪流模样。

    这是连家的标识,附近几个道州有点见识的人都能认得出来,毕竟连家在芷江府算是头一号的势力了。

    此时除了第一个锦衣男子面色依然冷漠之外,其他人脸上都带着轻松,这一趟任务几乎不费什么功夫,在连家的积分却是给了不少,很多人都在想着回去后是换成钱还是再攒攒换本功法了。

    就在众人拐过一个山坳的时候,锦衣男子突然感到警惕,双掌在马背上一按,整个人如同大鹏展翅一般飞了出去。

    同时两边突然射出几十支弩箭,将一行人全都包裹在内。

    剩下的六七个骑士怒吼一声想要拔刀在手,却纷纷中箭落于马下,只有两个人勉强逃了出来,身上也带着伤势。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空中的锦衣男子口中一声大喝,拔剑朝着两边露出的人影扑了过去。

    “竹成君,今天你就留在这吧!”两道身影是随着喝声飞身迎上,一人手中是一柄锯齿刀,刀背是一道道锯齿,可卡人兵器。另一人手中则是一根短棍。

    竹成君一看两人手上的兵器顿时脸色一变,这两人他都认识,而且都是连家的人,现在连家剩的四个供奉中只有他们二人是真正的连家人。其中拿着锯齿刀的人叫做连鹏,另一人叫做连展。

    竹成君一剑挑开劈来的长刀,全部身心都放在那短棍上。

    果然,在即将接近自己的时候,那短棍突然伸长了一截,前端又冒出一根如同钢锥一样的尖来,在空中抖出六朵梅花奖竹成君全身上下都罩在里面。

    “果然这样。”竹成君心中暗道,如果不是自己偶然知道对方短棍中的秘密,怕是要着了他的道。

    空中一阵铛铛作响,竹成君和对方二人换了几招,以一对二也只是微微落于下风。

    “你这实力竟然又精进了。以你的年纪,确实是个人才。”连展在空中脸色一变忍不住赞道,没想到两个人一个回合只是勉强将他压下。

    “活着的人才才是人才。”连鹏冷冷说道。

    “你们……”竹成君心中本来不解,愤怒,明明同为连家供奉,对方为什么要对自己突然出手,而且看这阵势是必杀自己。

    可就在这时一件事突然闪过他脑海里。

    “你们是连七枝派来杀我灭口的?”竹成君落地后怒喝一声。

    “到底下去问阎王吧。”连鹏冷冷道。

    竹成君落地后目光扫向四周,几十个人持刀将自己围了起来。

    “连七枝派人刺杀齐紫霄的姘头,将齐紫霄引到九层阁,结果九层阁被灭,夏皇损失精兵上万。你们以为杀了我之后,你们就能活?连七枝今天杀我灭口,明天就是你们。”

    那两个侥幸没死的骑士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变得惨白,充满了绝望。

    连鹏和连展脸色先是巨变,随后连鹏冷笑道:“这些人什么都听不到,你白费心思。至于我二人,就不劳你费心了。”

    竹成君扫视周围众人:“你们以为这就能把我留在这里?”

    “再加上我呢?”从另外一个方向传出一个声音。

    “连七枝!你竟然敢出现!”竹成君咬牙切齿的看过去。“你一个人轮巅峰……”

    话说到一半他顿时愣住了,剩下的半句我先杀了你被他直接咽进了肚子。

    只见连七枝浑身骨节炸响,气血在体内滚动如同雷鸣,整个人的气势也节节攀升,人轮巅峰,地轮初阶,地轮中阶,一直到地轮高阶也就是地胎境才停了下来。

    “你以为我凭什么当连家的家主?”连七枝一脸的笑容,此时他的身高比刚刚高了三寸。

    竹成君哑然,连七枝一直在外界露出人轮巅峰的实力,哪怕很多人都觉得他没资格当家主。可没想到他才是连家实力最高的那个。

    “现在,你可以安心去了,可惜你没家人,不然我可以帮你好好照顾的。不过也好,你一个人也不用惦记。”连七枝微笑道。

    “我杀了你!”竹成君一脸死气,三个地轮,其中还有一个地轮高阶,自己肯定是逃不掉了,整个人气血提到最高朝着连七枝扑了过去,哪怕死也要在他身上咬下一块肉来。

    连七枝双手翻飞,一连弹出十三颗银珠子,全都打在竹成君剑身上,随着最后一颗珠子打在上面发出“当”的一声,竹成君手中长剑应声而断,肩膀也被最后一下的余力打穿,整个人向后翻滚了一圈落在地上。

    竹成君一手捂肩心下骇然,自己这柄长剑也算是难得的兵器,竟然被对方用银珠子打断,连七枝这么强?

    “现在你可以瞑目了吧。”连七枝并不追赶,站在原地轻声说道。

    就在竹成君知道自己必死无疑,所有人都以为大局已定的时候,旁边不远处一棵树上突然响起一阵掌声。

    所有人被这掌声吓了一跳,尤其是连七枝,竟然有人躲过自己的耳目藏在附近,到底是什么人?

    只见那树上正坐着一个年轻书生,后背还背着书箱,看起来就像是去赶考的书生一般,仔细感应他的气息,也与普通人没多大区别。

    可众人之前竟然没一个人发现那上面还有个人,哪怕是傻子都知道这觉不是普通人,此时反倒更不敢轻易动手。

    “早半天看你们过来我就觉得有好玩的,没想到这么好玩,实在是太有意思了,拿你们做礼,齐紫霄一定很开心。”那书生一脸的笑意。

    “你是什么人?”连七枝心中慌乱,面上勉强保持镇定。

    “剑来。”那书生不答话,反倒单手伸开朝着天空,口中发出一声长吟。

    “你是剑主?”连七枝脸色一变,对方竟然是极为罕见的剑主,而且剑竟然没在身上,心中顿时大为懊悔。手中一连十八颗银珠带着破空声朝着对方全身射了过去。

    “哎呦,别急。”那书生仿佛一脚踩空,整个人朝着树下栽了过去,而一柄长剑带着鬼鬼祟祟的从林子里飞过,直接落到正在向下摔落的书生手中。

    书生是宁才臣,剑是绿珠。

    自从上次去了一次大耀,绿珠就总这样鬼鬼祟祟,仿佛做贼一般了。

    ……

    片刻后,宁才臣一只手夹着竹成君玩命奔逃,跟撒欢的兔子似的,身后的书箱上镶了整整一排的银珠,若是扣下来起码也有个几十两。

    ”我一开始听你说‘拿你们做礼’还以为你要把他们绑给齐紫霄的。“竹成君忍着身上的疼痛忍不住说道。他不在意对方会不会回答自己,反正自己现在就是想说话。

    此时竹成君身上又多了好几处伤势,尤其是双腿。本来以宁才臣出现时候的架势,他还以为遇到高手了。没想到对方竟然是夹着自己逃跑。

    本来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感谢对方救了自己,可他竟然拿自己挡银弹,不然自己不至于伤重到如此,两条腿都血肉模糊。

    ”反正我把你交给齐紫霄就行了,何必我动手。“宁才臣脑门一直在冒汗,听着后面远处传来的喊声,脚下速度更快了。

    竹成君笑了一声,自己被这人带到大耀后会怎么样,他已经不在意了。想到整个连家会跟着自己一起死,他的心中升起一股快意。连七枝,你没想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