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女帝家的小白脸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五十一章 手肿了
手机阅读,体验更好:
m.dijiuzww.com/0_4/175998.html
    两天后,任八千和女帝坐在火车上,听着轰隆隆的火车响声,游览着这个陌生国度的田园风光。

    现在已经离开R国了,当天晚上便离开,先穿过盛产美女的白俄,接着穿过玻兰,最后来到这个国家,目标则是那个最适合恋人旅游的城市,布拉戈。

    任八千从听过那首布拉戈广场之后就对这个城市有了印象,在选择路线的时候就专门选了这里。

    “嘶,好冷。”任八千将大衣裹紧,脸色被冻的发红。

    十月初的捷克算不上太冷,大概在十六七度那样,不过不管是谁坐在火车上面吹了一个小时的冷风都会觉得很冷。

    是的,火车上面。

    任八千和女帝两人是在火车上面而不是火车里面。

    迎面而来的风直往任八千嘴里灌。

    如今他的力量大概有300斤,但这不代表他不怕冷。

    反而是旁边的女帝,这样的气温以及迎面的寒风对她一点影响都没有,只是将她的裙摆和头发吹到身后,随着风飞舞,女帝则是一脸惬意的表情,微微眯起眼睛,双手抱着膝盖。

    任八千发现女帝在惬意的时候会眯起眼睛,想杀人的时候也会,区别是惬意的时候她的鼻子会微微皱起,而想杀人的时候眼角会挑起来。

    很细微的差别。

    随着火车前列进入隧道,两人都平躺到车厢顶上,等着出了隧道后再坐起来。

    “闲着也是闲着,再调戏他们一下吧!”任八千带着一脸的恶意笑容,从兜里拿出那个旧的手机开机,然后发了张自己和身后原野的照片。

    “感觉今天更冷了,脸都快被冻僵了,这季节坐火车旅游果然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任八千忽视了自己是在火车上面而不是火车里面的事实,将照片和这段话一起发了出去,然后关机。

    片刻后

    任父:……

    任母:……

    陈庆:……

    江南:……

    某部门:……

    某部门一阵鸡飞狗跳:“快查,他到底在哪!”

    那个跟在任八千后面一路吃灰的三人组立刻就收到了两张图片,三人脸又黑的跟锅底一样。

    自从接了这个任务,三人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好像每天都活在被调戏与努力被调戏之间。

    整整三个月!

    无论是谁被调戏了三个月都要抓狂啊!

    “侯勇,他们在哪?”刚接到图片,三人中年纪稍大的男子便接到了电话,刚接通便是一连串的质问。

    侯勇黑着脸:“他们肯定已经离开R国了,按照路线,现在可能在白俄。”

    “找到他!”

    侯勇按掉电话咬牙切齿,他也想找到,可最接近的一次也是连背影都没看到。

    “他到底要去哪?”侯勇虽然心里气的要死,可还是拿出地图来比对之前的路线。

    两人之前到过的城市已经全都标记出来,是一个弯弯曲曲的曲线,完全不像其他潜逃的人员那样有一个目的地,而是仿佛真的游山玩水一般,从m国进入R国后,最北抵达过迪克森岛附近,那里靠近北极圈。

    还去过莫斯K,在那呆了两天,留下一踪命案。

    又向南到过乌克兰边境,后来又转向西去了靠近白俄的边境城市。

    不但行踪给人感觉如同游山玩水,完全没有明确的目标,每隔十几天两人都会犯下一踪案子。

    可以说是他这些年来见过最穷凶恶极,最肆无忌惮的逃犯了。

    此时的任八千任八千两只手捂着脸,一脸的深思,最后将自己的重大发现说了出来:

    “紫霄,我觉得我被吡赤诅咒了。”

    女帝扭头看向他,淡淡道:“你不是早就知道了?”

    任八千哀叹一声。

    自从见过吡赤之后,自己被花雕抓,被人行刺,中毒,好不容易将毒治愈了,在大夏被各种围追堵截,之后好不容易回到大耀,自己又回家遇凶徒,然后就是金君,最后落到个被通缉的下场。

    这还不算完,本来老老实实的跑路,安安分分做人,这是他一直以来的目标。可不管到哪都会遇到事情,被人抢劫,被人袭击,被人盗窃,被人……

    就连任八千有时候都忍不住怀疑,R国治安怎么这么差?好歹也是个大国啊!那些在R国工作上学的华人都是怎么在那活下来的?

    好在此时终于离开那个治安糟糕透顶的国家了,这辈子都再也不去了。

    任八千此时回想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都觉得简直太倒霉了。别人一辈子不一定能碰到一件的事,自己几个月内全碰到了。

    若说这里没吡赤的功劳,他打死也不信。

    可不是说是祸福相依吗?怎么只有祸,没有福?福在哪呢?

    唯一能让他有那么一点安慰的,就是死的不是自己。

    “吡赤的诅咒要多久?”任八千又忍不住问道。

    “短则三五年,多则不知道。”女帝淡淡道,随后补充一句:“有朕在,你死不了。”

    任八千心中一暖,心里一荡,朝着女帝的手抓过去。

    “啪!”

    任八千看看自己变得跟猪蹄一样的手,一脸哀叹:“紫霄,肿了!”

    女帝鼻子里哼哼一声,仰着小脸懒得看他。

    当远远看到前方城市的时候,女帝提着任八千,一闪身出现在路边。

    “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

    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

    那群白鸽背对着夕阳,

    那画面太美我不敢看……”

    任八千哼着小曲和女帝二人来到这次的目的地,布拉戈。

    ……

    侯勇拿着地图研究了半天,随口问了下旁边的年轻女子:“思思,如果是你的话,这附近你想要去哪?”

    思思往地图上扫了一眼,想都不想说道:“布拉戈啊!那可是最适合恋人以及散心的城市了。”

    侯勇一拍大腿,他们可不就是一对恋人?

    几个月来一直形影不离,同出同入,还有之前他们经常一起去超市,还一起去过土耳Q,如果说他们不是恋人,谁信?

    那么他们的目标八成就是:

    “布拉戈,快,马上订机票!”

    说完话他便给上司打了电话:“我怀疑他们的目标是布拉戈,我现在就赶去!”

    对面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用一种松了口气的轻松口气道:“二组在昨天就已经到布拉戈了。”

    ……

    “琴键上透着光

    透着光,彩绘的玻璃窗

    装饰着歌特式教堂

    谁谁谁弹一段

    一段流浪忧伤

    顺着琴声方向看见

    蔷薇依附十八世纪的油画上

    在旁,静静欣赏

    在想,你的浪漫

    在看,是否多久都一样……”

    任八千此时觉得自己已经点满嘻哈天赋了。

    走进这个充满了缤纷色彩的城市,他觉得自己的心里也欢快了起来。

    不过自己还得先去买点红花油之类专治跌打损伤祛瘀化血的药膏。

    手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