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我们是联邦警察,请问他们威胁你们了吗?”几个意大利JC围上来后,其中一人指指脚下的人询问任八千二人。

    用的是意大利语。

    任八千一脸的茫然,看着对方亮出的证件想了想:“他应该是说咱们把人打倒了,要咱们跟他们去警局?他哪只眼睛看到咱们打人了?”

    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对女帝说,语气中带着一点疑惑。

    任八千自家知道自家的事,两人连护照都没有,还背着一身的案子,要是进了JC局就只能杀出来了。不用进JC局,这几个JC多盘问几句,两人就得露出马脚。

    早晚都得杀出来,还是先下手为强吧。

    可惜,刚刚到米兰半天,还没来得急逛逛呢。

    该死的钓鱼执法。

    任八千心里暗骂一句,整个人突然暴起,脚下蹬地,瞬间凑到哪JC面前一巴掌甩在他耳根上,任八千现在手上330斤的力气,也算是不小,那JC连哼都没哼一声如同木头桩子一般被他砸倒在地上。

    这样的变故几个JC都懵了,什么情况?剩下几人都匆忙把手伸到枪套,然而还没等枪掏出来就全飞出去了。

    围观群众也都懵了。

    人群里一个中年人本来脸上还带着满意的神情,之前就一直派人监视从北方来米兰的路线,果然等到两人。

    他猜到了两人的路线,也猜到了两人的目的地,提前就来这里等着了。

    由于深知两人的穷凶恶极,怕再出什么麻烦,他还特意找了几个意大利JC准备帮着他们清理麻烦。免得两人再和在R国时一样,犯案后逃窜。

    这样也算是能表示出自己的一点诚意了。

    然而他猜中了开头,却没猜到这个结局。

    看着任八千突然暴起一耳光把那JC扇倒,他脸上的神情瞬间凝固了。

    下一秒几个JC全都躺地上人事不知,他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

    你们这么公然袭警就没一点心理压力吗?你们还有那么一点良知吗?你们就不能分点好赖吗?你们这是准备打遍全世界吗?

    真当国家是吃干饭的啊?

    好吧,欧洲某些国家确实是吃干饭的。

    中年男子一脸的吐血神情,眼看着任八千两人要走,连忙追上去:“两位,能借一步说话吗?”

    任八千和女帝理都没理他,转身就走。

    周围的人纷纷给两人让开路。

    那中年男子追了半条街,任八千突然一个停步,手已经摸到腰上了。

    那中年男子看任八千的动作吓了一跳,很自觉地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我是来帮你们的!”

    任八千提了提裤子,冲他咧了一下嘴,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我是来帮你们的,能谈谈吗?我不是代表个人,你们知道是什么意思。”那中年人飞快说道,生怕对方脑子一抽抽。

    “没空!”任八千一句话。

    “如果二位是担心意大利警方的话,那几个JC我们的人会搞定的。”那中年男子继续说道。

    任八千听这话,觉得多少有点意思了。

    “他们是你们安插在这的卧底?”任八千一脸的囧囧有神。

    中年男子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最近为了给你们收拾乱摊子,我们已经做了许多事情了。不然你们以为以你们做的事情,R国警方会查不出你们两个吗?”那中年男子继续道,指了指路边的一间咖啡店:“两位,坐下聊聊吧。”

    任八千看了看女帝,女帝根本没在意这些,目光聚焦点在远处。

    任八千顺着目光看过去,一个明亮的橱窗,一件花裙子搭配着一件红色的上衣。

    “好吧,你比之前几个看起来顺眼一些。”任八千点点头。

    好歹对方帮自己收拾不少烂摊子,而且手头也没多少钱了,如果能谈妥,自己那接近两千万是不是可以让陈庆转过来了?

    片刻后三人坐在咖啡店里。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陈,陈世。”中年男子介绍道。

    同时打量着两人。

    任八千,男,25岁,汉族,毕业于SY大学,之后在SY中诚贸易公司工作了八个月……所有的资料都在他脑中记得清清楚楚。

    可此时的任八千看起来与照片上那个清秀略微内敛的年轻男子判若两人。

    比起照片上要壮实不少,光头,气质给人的感觉很奇怪。

    一方面似乎对什么都不太在乎,另外又让人觉得充满了锐气,同时身上还有一点点以前的影子。

    而另外一个,齐紫霄,女,未知,未知,未知……

    除了姓名和性别外,其他的全都是未知,好像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这么一个人一般。

    毕竟像她这样的人,相貌、气质、实力,无论怎么样都不可能隐藏得住。尤其她虽然在那坐着不开口,却让自己感觉到一点压力,仿佛是久握生杀大权的人一般。

    这样的人怎么也不可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可偏偏什么资料都查不到,一片空白。

    就是这两个人在国内犯下那么多案子,跑到R国后丝毫也不收敛,一路游山玩水顺带犯下一宗宗命案,人命在他们眼中仿佛是草芥一样。

    而根据最近的调查,奥地利的一起命案应该也与两人有关。

    “哦!”任八千点点头,用小勺在杯子里搅拌。

    女帝抱着自己的酸奶,小口的在那吸溜,吸溜。

    陈世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两人接话得意思,脸上略微有些无奈。

    “方才那几个意大利JC是帮你们的。”陈世最后开口道。

    “哦,我以为是抓我们的。”任八千一脸无辜道。

    陈世看着任八千一脸无辜表情,憋的一阵胸闷。你就不能多问问?周围那么多人,你只要开口立刻就有人告诉你他们在说什么啊。而且我就在旁边站着啊。

    谁想到你当着那么多人会一言不发直接动手?

    “我就知道你们到这里会惹麻烦,特意买通了几个警察来帮清理一下,就是怕你们再惹出事情来。”陈世一脸的憋屈道。

    任八千点点头,还以为是警匪一家遇到钓鱼执法了呢。

    不过你打扰我捡钱了。

    见任八千无动于衷,齐紫霄专心喝酸奶,陈世心里更憋屈了,为了你们,我们做了多少工作?买通意大利警察,干扰R国警方调查方向,这些该不该我们做的都做了,你俩心里就没一点数吗?

    换个人他早就拍桌子了,偏偏这两个人,他还真不敢拍桌子。对方百分百翻脸走人,再想找到他们又不知道要追多久。

    甚至激怒了对方,一枪把自己毙了然后继续逃窜,这事他相信对方绝对做的出来,这两人胆子大的没边儿了。

    “好在不管怎么说,总算能坐下来谈谈了。”陈世在心里安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