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父看到手机上那个熟悉的名字,手微微有些颤抖。

    “喂,老爸,我年底回去啊。”任八千的声音从电话中传出来,让他有些吃惊。

    吃惊其中的内容。

    “知道你没事就好,你在外面好好的,别往家里打电话了。”任父颤抖着声音说道。

    哪怕过了这么久,想起自己刚刚听到那个消息,仍然让他如同被雷击中一般。

    “没事了,不用多想,我不是通缉犯了。”任八千哈哈大笑道。

    “怎么回事?”任父一惊,不是说他杀人被通缉吗。

    任八千沉声道:“其实我是卧底。当初警方需要一个犯罪团伙的资料,然而我恰巧因为某件事和他们打过交道,当然不是违法的事情。因此警方找到我,我考虑一下危险性不大,便做了警方的卧底。如今那个团伙已经打掉了,我就洗白了。”

    任八千的话唬得任父一愣一愣的。

    “真的?”话里的一些破绽任父都不愿意去想,所谓的和他们打过交道所以找到任八千这话总让人觉得不对。可他仍然愿意相信是儿子口中所说的那样。

    “当然真的。不然我敢回去?”任八千道。

    “太好了,太好了……”任父嘴唇有些哆嗦,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任八千心里也有些愧疚。“没事了,过两个月就回去了。”

    “那你现在在哪呢?”任父忍不住问道,这么久了,他终敢问出这句话了。

    “欧洲旅游呢!等等,我给你视频!”任八千随后将视频打开,让任父看着窗外的景色。

    “早点回来,我和你妈妈很担心你。”任父看着外面充满异域风格的建筑,忍不住说道。

    “明白!尽快回去,你告诉老妈一声,别担心。”任八千道。

    “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吧?”任父又问了一句,在得到确定的答复才放心挂上电话。

    任八千将手机收起转身,女帝就在不远处的沙发上坐着,翻看着时尚杂志。虽然看不懂,但她能看图啊。

    此时两人身处在一间陈世安排的酒店套房之中。

    一整天的时间,两人的护照和一张崭新的银行卡都送了过来。

    此时是真的没什么事情了,就等两人回国之后,开始合作了。

    “你最近似乎总是在说着谎言!”女帝突然抬头说道。最近两天她突然发现这个问题,让她有一点纠结。

    “以前别人都叫我诚实可爱小郎君的!不过唯一的那颗真心给了某人之后,就再也掏不出来了。”任八千面上丝毫不动的说道。

    心中叹息,当初别人真的叫自己诚实可爱小郎君啊。

    那是我已经逝去的青春,以及夕阳下的奔跑。

    任八千的话让女帝心跳有那么一点快,每次这个家伙说这些话的时候都是这样。

    “那么,出发!”任八千微微躬身,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势。

    “啪!”

    任八千:“……”

    两日后,本着双方友好合作的基础,陈世一脸幽怨的安排了个人专门处理任八千和女帝的套房里面那半个屋子的购物袋。

    而任八千和女帝在离开房间后就消失无踪。

    两人的行踪根本没人能够跟得上。

    任八千和女帝看到周围的环境置换,二人已经出现在在养心殿中,光线顺着大门照进来。

    女帝的木榻旁边是两盏地灯,也散发着光亮。

    不过殿中还是有一点昏暗。

    女帝松开任八千的手回到榻上,懒懒的横卧在上面,眼波流转。

    两个世界的变换,在那个时世界的轻松与回来后的冷清,让她也受到影响,那轻松自在的感觉还在身体之中没有退去,一时间不想自己呆在这里。

    “给朕倒酒!”

    “乐意之极!”任八千轻笑一声将手中的两个桶放下。

    两个桶,一桶氨水,另外一桶则是硝酸银,专门用来做银镜的。

    至于其他东西,在这个世界都能够得到,只是稍微麻烦一点。

    但这个世界总要培养出基础的物理化学来,否则很多事情都做不了,也不能所有的东西都在地球带来。

    每日出入养心殿,他也知道酒是在哪里放着的,径直走过去拿着酒壶和酒杯回来给女帝倒上一杯。

    看着女帝将酒水一饮而尽,任八千再次给满上。

    “陪朕喝一杯!”女帝开口说道。

    任八千给自己倒上一杯,遥遥示意后饮尽,如同刀子一般顺着食道涌入胃中。

    到一边将笔记本电脑打开,寻找一下,放出一首卡农。

    缓慢的钢琴声响起,一股温情的氛围也在大殿中滋生。

    再次喝下一杯酒后,任八千伸出手道:“陛下,要跳舞吗?昨天在餐厅看到的。”

    任八千说的是昨日在餐厅之中,两人亲眼目睹了一对男女的求婚,现场所有人都献上祝福的掌声,餐厅里也适时放上了这首卡农。

    而那对男女在欣喜之下,则随着音乐跳了一支舞。

    那场景,任八千到现在还没有忘掉。

    女帝眼角弯了起来,有些心动,这音乐真的能够触动人心。也有些犹豫,她从未做过这样的事,她的身份也让她从不屑去做类似的事情。

    任八千上前一步拉起女帝的手指:“不如尝试一下,到底是什么样的感觉?”

    两人相对着站在一起,女帝和任八千看起来差不多高,双方都能直视到对方眼睛。

    任八千将一只手搭在女帝的肩头,一只手搭在女帝的腰上。温软的触感传到他的掌心,让他心中微荡。

    这还是他和女帝第一次如此的亲密。

    女帝感受着一双男人的手搭在自己的身上,略微有些紧张,浑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从没有过的,完全陌生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内心。

    “别紧张,第一步这样,第二步这样,第三步……”任八千轻声安抚女帝道。

    然而女帝更加紧张了,这样亲昵的动作,还有那双手上传来的热度,让她心中如同有只大象在胡冲乱撞,耳朵也变得通红。

    她感觉自己似乎从来都没这么笨拙过。天下第五的自信全都消失不见。

    就在这个时候女帝抬头越过任八千的肩膀看到门口青鸢红鸾张大嘴一脸呆滞。

    女帝紧张之时下意识手上微微用力。

    “砰!”

    任八千直接飞了出去,贴到养心殿的墙上。

    ……

    半个时辰后,任八千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平乐苑的床上,浑身疼的要死,脑袋也很疼,仿佛自己受了什么重伤一般。

    “你醒了就好好休息吧,这两天不要乱动。”女帝坐在不远处的凳子上淡淡说道,随后仿佛逃跑一样匆匆离开。

    任八千想要摸头,可自己刚要使劲儿就感觉后背一阵疼痛,让他直冒冷汗。

    “到底发生了什么?”任八千一脸的茫然,自己怎么这样了?

    仔细回忆了半天,自己刚才是和女帝从米兰回来,然后自己与女帝喝了两杯酒,然后自己怎么变成这样的完全想不起来。

    “就算喝多了也不会好像被大象踩过一样吧?”

    “到底发生什么了?”

    好半天任八千才把手伸到头上发出剧痛的地方,那里有一个大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