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有个高武的女朋友是个什么样的体验!”任八千不知道有没有人考虑过问题,不过他想自己是有资格回答的。

    大概就跟你和压路机谈恋爱差不多。

    只要一个不留神,你就直接埋进土里了。

    这是拿生命在谈恋爱。

    一周后终于从床上下来,他觉得自己都快有心理阴影了。

    不过要感谢异界的超强药膏。

    现在他还记得杨森到医院慰问自己时候的惊诧表情,实在想不到他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胸骨和两根肋骨骨折,和被车撞了差不多,可当时任八千是在外滩的人群里。

    那么现场能造成伤害的,似乎只有那个和他同进同出的齐紫霄了。

    不知道多少人听到消息后就在猜测任八千和那位是不是起了什么矛盾,会不会对这次合作造成什么影响。可那位几天内都片刻没离开任八千床头,一脸的歉意。

    直到有人提出会不会是家暴,不过没人找任八千求证这个问题,只是再想起他的时候带着淡淡的怜悯。

    任八千自然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被女帝羞怯之下用小拳拳锤了一下胸口。

    不过有一点他却是明白了,如果不想用生命去结婚,然后女帝守寡,他必须提高自己的实力了。

    不过这几天女帝的态度有些不对头,虽然不太明显,但他能感觉得到。

    他也知道是什么原因。

    来到养心殿看到女帝,女帝正在发呆,不知道在想着什么,旁边放着酒壶。

    看到任八千后,女帝恢复了原本清冷的表情,只是目光有些愧疚,和上次任八千被打成脑震荡之后的目光很像。

    虽然大多数时候她都能控制好自己的力量,可任八千实在太脆弱了。尤其是随着她心中总是不能保持平静,内心中有着越来越多的情感。

    在不经意的时候,可能任八千就会直接被重伤。

    “紫霄!”任八千上前拉住女帝的手,女帝的手微微往后缩了缩,任八千一把手抓住。

    “人总是一点点去习惯一些东西的。”任八千轻轻说道,将女帝的手握在两只手掌当中。

    心中暗暗补充一句:“不包括被打成重伤。”

    “不需要太过担心,很多事情自然而然就好了。”

    “朕怕有一天要把你亲手埋在花园里。”女帝幽幽道,声音有些冷,内容也让人心中发寒。

    任八千知道,她只是有些愧疚,因此内心中产生了一点抗拒而已,怕伤害某些东西。

    换句话也可以说是胆怯。

    女帝这几天心中有些乱,她不知道此时自己心中的感觉是什么,这在她这些年之中,还是第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有些难过。

    和之前的许多感觉一样。

    第一次怦然心动,第一次心如象撞,第一次愧疚,第一次胆怯……

    “我相信你会控制好自己的力量。看看这只手,很漂亮,很柔软,很温暖,让人想要一直握下去。虽然有着强大的力量,但并不是为了伤害什么东西。”任八千握着女帝的手,声音很暖。

    女帝任由他握着自己的手掌,心里跳的厉害。

    任八千轻轻在女帝手指上吻了一下,女帝如同触电了一般,浑身微微战栗。

    刚刚恢复的清冷立刻又如同冰雪被融化了一般。

    任八千觉得此时自己吻过去成功几率很大,不过有句话说得好,不作死就不会死。

    在自己人轮之前,任八千觉得自己的小身板还是挨不了一下的。

    还是不要做出太危险的举动。

    “不要想太多。”任八千直起身子笑道。“现在咱们该出发了,很多人应该等急了。”

    女帝看了看他,鼻子微微皱了皱,轻轻“哼”了一声。

    像是小女孩儿一脸骄傲的仰着脸发出的声音一样。

    任八千听这声音就知道女帝恢复过来了。

    几个小时后,任八千二人再次出现在上次那栋大楼里面。

    “任先生恢复的好快。”杨森目光有些惊讶,这才半个月吧,竟然看起来没多大事了。

    “要不要做一次细致一些的检查?”

    “不需要!”任八千摆手。别想骗我被你们研究。

    杨森略微有些遗憾,目前双方处于合作初期,都比较谨慎。

    “上次那些怎么样了?”任八千问道。

    随后他就看到了一沓打印出来的报告。

    “成分基本大部分还是一样的,不过很多微生物是没见过的,其中一部分在脱离土壤后就死亡,一部分发生了一些变化,需要时间才能知道更多的东西。”杨森简单说了一下。

    “不过土壤中常见的铁和钙的含量很少,钛和钾的含量较高。”

    看得出来,杨森很关注这方面的研究进展,几乎是脱口即来。

    任八千将报告大概扫了一眼就放回桌子上。“去实验室看看吧,这次我带来的东西,你们会感兴趣的。”

    任八千很有信心,因为这次他把长生刀带来了。

    毕竟刚刚合作,自己总要拿出一个重量级的东西。

    虽然那个世界有价值的东西有很多,比如麒麟身上任何一样东西,比如说云晶这种在那个世界也很珍贵的东西……

    不过他考虑后还是把长生刀带了过来。

    长生刀的特点足够重量级,无论是生长还是意念控制,足以让所有人都吓一跳。这东西在自己手中用处不大,但在国家手中可能研究出大量有价值的东西来。

    同时他也想要知道这把刀是否还藏有什么秘密,而自己又没那个条件,也没那个时间去实验。

    干脆带过来,说不定在研究过程中还有什么额外收获。

    杨森听到他这话,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之前任八千带来的东西确实与地球上的有细微差别,但目前价值并不算大。

    要知道那可是洞天福地。

    一些土壤之类的东西怎么可能让人满足。

    两人在杨森和两名警卫的陪同下进入电梯,一直来到地下,这栋大楼上面有几层实验室,是明面上的部分。

    重要的地方在地下的三层之中。

    出了电梯又经过了两层门卡,迎面就是一片绿色,仿佛是突然来到森林一般,上方则是蓝色的天空。

    任八千一眼在上面看出似乎有一点不对劲,伸手在上面摸了一下,发现其实是墙壁。

    森林是假的,想必头顶的天空也是。

    女帝同样摸了一下随后就没再在意,她还以为这周围是玻璃。

    “这是新技术,目前还没应用在商业市场上。”杨森简单说了一句。

    随后几人来到一个实验室,里面到处都是钢化玻璃隔层的房间和各种仪器、电脑,和任八千想象中的差不多。

    大概在里面看了一圈,任八千算是对这个实验室多少了解了一点。

    目前这个实验室中有各种人才上千人,能够同时进行多个项目。而配套的人员同样也有上千人,包括警卫、后厨、生活助理之类的。

    目前是国内比较尖端的实验室之一,之前的项目大多已经结束,准备全力进行任八千拿来的洞天福地中的东西。

    不过目前只能研究一点土壤和一朵小花,一块岩石,大部分都闲了下来。

    很快任八千就见到了实验室的负责人,是个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见面就问杨森:”这次拿什么来了?”

    “这是鲁老,在生物学上有着相当的研究,是这个实验室的负责人之一。”杨森先是介绍一句。

    “这两位是任先生和齐女士,任先生带来了一些东西。”

    “你们就是,先来做个检查!”鲁老一听杨森的话眼睛就开始放光。

    “这次是来研究其他东西。”任八千微微摇头,手上多出一把带鞘短刀。

    “这是什么?”鲁老盯着短刀问。

    杨森立刻想到了一些传说中法宝之类的东西。

    任八千将短刀从刀鞘抽出来,不等两人看到就在手上划了一刀,让鲜血滴落在短刀上。

    割的多了,就不觉得疼了。

    随着任八千心念一动,手中的短刀突然从一尺暴涨到两尺,将两人吓了一跳,差点以为这是弹簧刀了。

    接着又变成了三尺刀身,完全是从刀柄中长出来的。

    这下杨森眼睛里立刻放出光来。

    任八千掏出药膏在手臂上抹了一下,转瞬之间那一道伤口就开始合拢,随后开始长出一条嫩肉。

    “这把刀,叫做长生。功用你们看到了,在吸血后可以生长。”任八千对两人说道。

    鲁老反而先盯着任八千的胳膊:“你这是什么药。”

    “黑泥膏,我有个实验室在研究这个,快上市了。”任八千淡淡说道。

    虽然如此,鲁老仍然很感兴趣,这跟他是搞生物学的有很大关系。

    随后才把目标放在任八千手中的长刀上:“它只靠吸血就能生长?还能变短吗?”

    随着任八千一动,那把长生刀又恢复到两尺模样:“用意念控制。而且随着时间流逝,长短也会慢慢恢复到原本的模样。”

    “这东西靠意念控制?”鲁老突然一惊。

    杨森听到这话眼睛都亮的跟探照灯差不多了,呼吸也沉重了不少。

    鲁老嘴皮子都哆嗦了。上次来了一把土,这次就来了个大家伙。

    “是。”任八千简单说了一下这长生刀的情况。

    “我试试。”鲁老连声道。首先这把刀能生长,能生长的金属,就已经说明其中的价值了。

    虽然任八千说吸收血液,可任八千流的血和这把刀生长的部分,在质量上相差太大,完全不符合质量守恒定律。

    更不用说意念控制了,如果研究出原理,对现代世界造成的影响完全是冲击性的。

    最简单说比如驾驶,一个念头就走,一个念头就停。

    或者说电脑,只要随着意念就能控制,脑子里想的东西就能输入到电脑里面。

    或者说所谓的虚拟世界技术。

    还有其他方方面面……

    可以说这把长生到对于任八千来说暂时没太大用处,但对于地球科技来说,却是带来了一把钥匙,这把钥匙打开的门后面的东西能席卷整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