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杜长空不知道任八千找自己做什么,带着心思下楼就见到站在那的任八千,周围则是一圈护卫。

    和当初见到之时相比,任八千确实黑了不少,但也精装了不少,最主要的变化就是精气神十足。

    当初的任八千还是多少有些蔫,胆气也不那么足,给人感觉内敛许多。

    如今随着身份地位实力还有眼界各方面的变化,已经不能同日而语。

    “任府丞!”杜长空拱手道。

    “杜兄弟!”任八千仔细打量杜长空,长相老成,十七八岁长的和三四十岁似的,给人感觉像是个沉稳可靠的。

    不过打过一次交道让他知道这都是表象,杜长空就是个坑货,典型的猪队友。

    不过谁让自己现在缺人呢。

    “倒是好久没见了,之前还说回来后去找杜兄弟,结果一件事接着一件事,一直也没抽开身。”任八千一把勾着杜长空的肩膀,不过杜长空比他高出一头,体型又壮,让他颇为不得劲儿,便又把手放下来。

    “任府丞能记得我便好。”杜长空咧嘴一笑。

    “杜府丞找我什么事?”杜长空犹豫一下问道,任八千现在的身份,肯定不会是来找自己叙旧的。

    “新年抢灯你知道吧,你有没有队伍,我这还缺个人,我立刻就想到你了,毕竟也是熟人,我对你实力也是放心。”任八千一巴掌拍他肩膀上。

    “我和我弟弟组的队,我们有四个人!”杜长空略微有些为难,其实他对任八千的实力心知肚明,一眼就能看得出来。不过他对于胜负倒是无所谓,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参与为主。

    而且现在任八千被女帝看重是谁都知道的事情,之前就和他打过交道,再借助这事和他打好关系也是件好事。

    虽然说古族人憨直,但这点小算盘还是会打的。

    “实力怎么样?”任八千先问道。

    “比我略差点。”杜长空想了想说道。

    “那好说,你们四个都进来,就这么定了。”任八千哈哈大笑道,这倒是好事,直接进来四个人,回头去掉一个宫里面的护卫便行了。

    否则如果按照实力排除一个最弱的,那不用想,肯定是自己。除了自己或者宫中护卫,去掉铜家的还是杜长空几人中的一个都不太好。

    “那分工怎么做?”杜长空问道。抢灯一般十人一队,其中还有各种分工,比如说有负责开路的叫做牙门,负责抢灯的叫做灯头,还有负责阻挡其他人干扰己方,同时去干扰其他队伍的叫做扫杆。

    当然,这只是一个大概的划分,实际上可能灯头被人干掉了,牙门或者扫杆上前抢灯。

    就像足球场上守门员也有可能跑对方禁区去射门一样。

    “后天吧,到时候碰个头。”任八千说道。

    “除了我们还有谁?”杜长空这才问道这个问题。

    “铜兰,知道吧?工部尚书铜大人的孙女!”任八千提起一个,杜长空表情立刻古怪起来,好像有些牙疼或者便秘那种。

    “要不我给你介绍几个人吧?”杜长空抽抽着脸,有点打退堂鼓。

    “怎么?”任八千好奇起来,一听到铜兰的名字就这表情,铜兰的威力有这么大?

    “那丫头嘴太臭了。而且她那么大一点,和她一队让人笑话。”

    任八千对前一句话表示认同,那丫头嘴确实挺臭的。

    拍拍杜长空的肩膀,任八千道:“嘴臭点无所谓,年纪小点也无所谓,你要眼光放长远。你现在这心态,活该单身啊。”

    杜长空一脸懵逼,任府丞在说啥?

    “这么定了,就后天早上吧,位置就在皇宫旁边的那个练武场。”任八千将事情决定下来,不等杜长空说话就直接上了角牛,带着众人回宫。

    杜长空摸摸脑袋,别的还好,可铜兰那丫头真的太讨厌了。

    上了楼,好几个人目光都放过来:“你和那人还有交道呢!”

    “以前和他借过弩弓,她知道。”杜长空指着鹞子道,她脸立刻黑了下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就因为那把弩弓,她被任八千一顿数落,在陛下面前丢了大人,最后还受了处罚。

    而那个人则是一路青云,竟然还被陛下点为夫婿。

    杜长空此时说这话,简直是打脸。

    “他找你做什么?”有人好奇问道。

    “抢灯!”杜长空坐到桌子旁边瓮声瓮气道。

    “他要参加抢灯?”众人都惊奇起来。

    那人的实力,对于众人来说和蝼蚁差不多,轻轻一拳就死了,竟然要去抢灯?

    他是抢灯还是碰瓷啊?

    谁敢碰他一下啊?怕是挤一下就飞了。

    杜长空点点头,倒是没说任八千实力大进的事。

    相当于大夏人轮初阶的实力,在众人看来还是弱小的很。

    “你答应了?”有人问道。

    “答应了!”杜长空摊手。

    “哼!”一声冷哼传来,不用看就知道是柳若瑶的。

    “到时候怕是你们连架子都靠不近。”柳若瑶冷笑道。

    “那就不关你事了。”杜长空也不是善茬。他也就忌惮点红线,对于柳若瑶,他还不太在意。

    柳若瑶气的磨牙,准备一会儿就找红线去。本来红线还说今年不参加了,不过那个人既然敢参加,红线说不准也会感兴趣吧。

    若是平时碰他不得,可他既然敢来抢灯,到时候若是轻轻碰一下就重伤了,那可怪不得自己。

    实际上这个想法的还真不是她一人,毕竟女帝是大耀不知道多少人的偶像,任八千还是挺被人嫉恨的。此时听到这个消息,好几个人心中都想着到时是不是无意中“轻轻”碰他一下。

    其他人虽然心中打着念头,却没表露出来。

    ……

    两天后,任八千大清早就出了宫,直奔旁边的演武场,此时是换班的时候,倒是没几个人在那里。

    等他到的时候,杜长空已经在那了,身边还有三个人,四人在墙边一溜的斯拉夫蹲,手里还拿着个超大卷饼在那啃。

    “任府丞!”杜长空见任八千过来,起身打个招呼。

    “杜兄弟!”任八千下了角牛,打量下另外三人,和杜长空有点像,但没杜长空看着那么老。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爹带着三个儿子出来呢。

    “杜长月,杜长青,杜长江,都是我本家兄弟。任府丞叫我名字吧,不然我别扭。”杜长空瓮声瓮气介绍道。

    “见过几位。”任八千抱了抱拳,几人连忙回礼,同时有些好奇的打量这个传奇人物。

    “那丫头还没来?”任八千扭头看看。

    几人一直等了半个多时辰,才看到几个人姗姗来迟,铜兰站在一只角牛背上,到了近前一个翻身跳了下来,伸出手指头指着任八千,仰着脸一脸的不乐意:“你那么废柴,还敢参加抢灯?还说动阿爷让我和你一队,我都不如到一边吃水果看戏了,反正也赢不了。”

    “还有这几个,虽然比你这个最大的废柴好那么一点,但也脱离不了废柴的身份,我和你们一队,很容易被人认为我和你们一路货色,我才这么小,让我以后怎么见人?”

    铜兰把任八千,杜家兄弟,还有自己身后两个一脸苦笑的青年挨个指了一遍。

    “你能打过她不?”任八千扭头问杜长空。

    杜长空一脸牙疼,偏偏发作不了,最后憋屈的摇头,那摇头幅度,要不是任八千一直盯着他,还真看不出来。

    任八千瞪大眼睛,杜长空竟然打不过这丫头?

    我还以为她只是比普通孩子稍微有天赋点,加上从小培养,功夫比普通孩子高一些,所以女帝才让她当自己陪练。

    原来这不是个丫头,这就是个妖精,自己竟然被女帝坑了这么久?

    亏得自己还一直觉得自己连个十岁孩子都打不过……原来我不是一个人。

    “是不是他们也打不过我,立刻觉得很欣慰?觉得自己实力没自己想的那么弱?哼哼!我吃饭都比打你用的力气大。”铜兰小脸仰天,鼻子里直哼哼,一脸的骄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