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抢灯会在大耀有着很久的历史,之前在六万大山中就经常两三个寨子共同举行。

    在大耀成立后,很多古族平民下山进入城中,人口数量更多,因此每次的抢灯会规模也更加大。

    尤其是作为帝都的岚城,每年新年初一的抢灯会可以说是整个大耀最为让人瞩目的一场盛会了。

    在中午开始,就陆陆续续有不远处山里的山民赶到岚城,他们几乎都是从早上就出发,然后在城里住上一夜,就是为了见识这场盛会。

    而岚城的居民虽然每年都会参加,但也更不会错过这一年一度最大的盛事。

    就连其他国家在岚城的商人和几国的使节也会在旁边观看。

    当然,没有座位,和平民挤在一起的那种。

    无论是女帝还是朝中众人,从上到下没一个人在乎其他几个国家的使节怎么想。

    实际上那三个国家的使节,也只有大夏的的顾自成稍微被重视一些。

    不是因为大夏最强大。

    而是顾自成活的时间最长。

    十年,顾自成在岚城十几年都平安无事,可不单单是因为低调。

    恐怕就连当初派他来的人都没想到他能活这么长吧。

    要知道再大耀的使节可不单单是往岚城一呆就行了,各自国家的商队在岚城出事需要他们出面,其他国家有什么事情涉及大耀也要他们出面,一个不好就丢了脑袋,各自国家顶多口头上说说,甚至女帝随便找个借口就打发了。

    如果他们事情处理不当,丢了本国的脸面,他们同样是讨不到好,还会影响家族。

    基本上出使大耀就相当于一只脚踏入鬼门关了。

    像出云国之前的使节就是出使刚刚一年就被砍了脑袋。

    如今新的使节刚刚抵达一个月。

    所以说顾自成能在岚城呆十几年,单单这一点就值得人佩服了。

    这背后是顾自成的才气和手腕。

    就连石青都纳闷大夏怎么把这么个人才放在大耀十几年都不动,难道大夏的人才真这么多?

    顾自成此时坐在马车上,马车压过石板的时候,车里会略微有些颠簸。

    听着外面的喧闹声,顾自成面上表情有些沉重。

    七皇子的死他已经知道了。而大夏如今的准备,他也通过一些渠道知道了,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是不是会埋骨在这里。

    想想十几年过去,故乡早已人事全非,似乎埋骨在这里也不是那么糟糕。

    或者就是投靠大耀?顾自成脑子里升起这个念头,立刻就被他压了下去。

    因为他后面还有顾家。

    他抵达的时候,时间还不算太晚,之前已经有护卫过来占好了地方,旁边就是出云国的新使节和陈国使节,三人算是难兄难弟了。

    顾自成此时脸上已经恢复了淡然的笑意,轻轻朝着两人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三人的位置不太差,一侧是古族官员的座位,另外一侧是一眼看不到边的人头。

    而在前方则是一片巨大空旷的场地,周围用草绳围着。

    场地长四百丈,宽七十丈,最中间是一个用木头搭的巨大架子,宽二十丈,高八丈,分为七层,一层比一层小,最上方一层只有两丈宽。

    这一整个架子就叫做灯台。

    而在那一层上放着一个方台,上面放着一盏红色的灯,只要在规定时间内拿到这盏灯就算是胜利者。

    抢灯会只有一队是胜利者,其他都是失败者,没有第二和第三。

    而在灯台两边场地边缘则是二十六只队伍,每边是十三支队伍,双方距离灯台的距离是一样的,都是二百丈左右。

    其中十八只队伍是官吏后代组成的,另外八只是平民组成的。

    大耀建国七十年,只有十次是平民拿了灯,其中还有两三次是那些官吏后代两败俱伤。

    剩下的那几次才是黑马。

    最近的一次是六年前,那队黑马中有一人任八千还认识——那个憨头憨脑的熊罴,其他人几乎都被收到军中了。

    每次抢灯会最为引人注目的就是其中出现黑马了,每次都会被人津津乐道好久。

    许多人都想看看今年有没有什么黑马出现。

    哪怕最后没抢到灯,但表现好的话,也会被人敬重,更何况女帝和朝中诸位大人也会现场观看。

    因为这种种原因,这抢灯会就是古族年轻人最大的舞台。不单单平民,那些官吏子弟也是,展现自己,让家中长辈更加看重自己,或者给自己的家族夺得荣誉。

    参赛者的等候区大多数都比较安静,哪怕心气比较高的,也在那养精蓄锐。

    毕竟就连这一代比较出名的红线、溪越崖的实力也不是能稳压其他人,更是有好几个实力差不多的对手。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大多还是有点紧张的。

    不过也有例外,比如正在那围城一圈的几个人,从中还能传出“我跳,我跳,我再跳”这样的声音。

    弄的旁边不远处的人都抻着头在那看几人到底干什么呢。

    “幼稚!”铜兰一脸鄙夷。“这么大年纪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废柴。”

    说罢鼻子里哼哼一声,趾高气昂的转身钻出去了。

    任八千看着地上的格子和小木块叹口气,小丫头越来越不好骗了,中午输了十把五子棋才不玩,这次输了九把跳棋就不玩了。

    旁边还有个杜长空,一脸乐呵的在那陪衬,反正输了也无所谓,重在参与。

    任八千将手里的小木块扔在一边,起身往远处望了望,远处的火把后面全是黑压压的人头,还有很大的喧哗声从那面传来,让人怀疑是不是岚城里面大半的人都来了。

    等候区没有隔断,实际上这就是城外的一大片空地临时用绳子围起来,两个队伍之间再扯根绳子就算隔断了,周围的人看的清清楚楚。

    比如他旁边这只队伍,十个人全是女的,打头就是红线,里面还有个朝着自己一脸冷笑的可不就是那个当初被自己用嘴炮怼的怀疑人生的柳若瑶。

    不知道是该说冤家路窄好,还是谁故意这么安排的,这不是找事么?

    总不能让自己打女人吧?虽然古族女人很强悍,但也是女人啊。

    任八千想来想去,自己还是别动手了,实在过不去自己心里那关,顶多轻轻将她们撞开一点。

    除了红线和柳若瑶,还有八个少女,姿容各异,普遍都是身材火辣,频频朝着任八千打量,这人竟然真敢来参加抢灯会啊。虽然实力比传闻中强了那么一点,但也可以忽略不计,不知道该说他胆大呢,还是该说他不知道天高地厚。

    鹞子一会儿恐怕就得让他好看。

    而另外一边则是全都不认识,不过听杜长空说那队里面其他人还好说,但其中有两人比红线也只是稍弱,其中一人叫做秦浩勇,另一人叫做秦坤,前者是兵部尚书秦川的小儿子,后者是他的孙子。

    任八千仔细打量一下,不得不感叹秦川也是个人才。

    不过其他人倒是不觉得有什么,毕竟古族寿命比较长,尤其是强者。

    一家五六代同堂都不算稀奇的事情。

    两个年纪看起来差不多的可能差出两个辈份去。

    秦浩勇似乎察觉到他的目光,扭头看过来,善意的点点头。心中也略微有些诧异。

    毕竟这个实力来参加抢灯会的,他算是头一个了。

    任八千同样点头之后扭头问杜长空:”时间还多久?”

    “还不到一炷香。”杜长空朝着另外一个方向看了看回答道。

    不到一炷香,那大概是20多分钟,任八千觉得自己可以准备一下了,毕竟那套盔甲穿上还需要点功夫。

    任八千把两个箱子并排放着,对其他人道:“过来围一圈,帮我挡着点。”

    他觉得自己准备了这么久,有必要给其他人一个惊喜,因此要到最后一刻才能显现出来。

    其他人带着疑惑将他围上,八个大汉往那一围,外面基本什么也看不到了。

    任八千这才嘿嘿笑着把袍子脱了,露出里面的紧身衣来,随后把脚下的箱子打开。

    众人一直都好奇他这箱子里面装着什么,想必是他敢当牙门的依仗。

    可众人想破脑袋也想不出这里面的能是什么。

    要知道无论什么武器都是被禁止使用的,而除了武器外,里面的东西无论是什么,恐怕都不会有太大用处。

    不过一群人见任八千把东西拿出来后,顿时倒抽一口凉气,这才发现自己真的还是太年轻了。

    众人全是一脸的懵逼:“任大人,这个真的能行?这是犯规吧?”

    “必须可以!”任八千一脸笃定道,这是盔甲吧?既然是盔甲就没错了,反正规定上是没说不行。

    至于以后的规定允不允许,那就不关他的事了。

    “什么东西?我看看,我看看!”小萝莉刚刚负气出走没多久,就看到这帮人神神秘秘围在一起,又发出这样的声音,顿时忍不住了,从几人之间挤过来。

    “废柴,这是什么?”小萝莉一看到任八千正往身上套的东西就瞪圆了眼睛惊呼。

    铜兰声音将旁边的两个队伍目光都吸引过来,不过一排大汉在那挡着,什么也看不到。

    “哼,不管他们有什么鬼把戏都没用。”柳若瑶冷笑道。

    在抢灯会上,只有实力才是根本,除此之外其他鬼把戏只是图惹人笑而已。

    虽然父母已经警告过自己,但她还是打定主意一会儿给任八千好看,顶多做的不那么明显。

    红线安静坐在一边,目光在她身上扫过停顿了一下,想了想之后还是把之前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小声!”任八千伸出食指警告铜兰一遍,然后继续往自己身上套。

    小萝莉在那看着任八千跟刺猬似的,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最后弯了起来,一只手捂着嘴偷笑了起来。

    实在是太好玩了,一会儿那些人的表情肯定很有趣。

    至于合不合规矩,她本来就不在乎,只要好玩就行了。

    ……

    远处灯台侧面的位置女帝坐在一张椅子上,身后是心折,青鸢,红鸾。

    这里是最好的位置,左右两边都能看的清楚。

    而在她两边则是坐着朝中文武大臣,众人身后坐着一些家眷。

    “陛下,任府丞参加这抢灯,不会有事吧?”石青颇为忧心的问了一句。

    他不是怕别的,是怕那位真出了什么事,到时候陛下大打出手,这不是没有可能。

    可陛下若是那么做了,那这抢灯会可就要乱套了。

    “一会儿看看就知道了。”女帝随口说道,心中却有些不确定起来。

    当时只是想看到任八千为自己做这件事,倒是没想太多。不过随着时间越来越近,她也有些担心了。

    想到之前那家伙信心十足的样子,女帝微微将心放下,希望那家伙是真有什么把握吧。

    女帝此时的心情有些矛盾,一方面任八千的实力真的太弱了,另外一方面则是那个世界有着各种各样的东西,似乎什么都能做到一样,她希望任八千凭借一些东西真的能表现得让人眼前一亮。

    不远处的铜震野心里比较笃定,之前他已经交代铜兰了,无论如何都要护住任八千,其他都无所谓,所以他是一点担心都没有。

    秦川心里也很笃定,反正自己交代那两个崽子千万别碰那人,所以就算真有什么事也和自己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