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大爷的”任八千嘴里咒骂着,摘了头盔坐在地上,地上到处都是鞋子。

    要不是徐乐、江虎还有杜长空兄弟几个赶来护驾,他今天就得被鞋子淹没了。

    此时地上到处都是的鞋子就是见证。

    “名单记了没?”任八千咬牙切齿的问杜长空。

    “大人,除了灯台上的,咱们这一侧的人几乎都扔了。”杜长空憋着笑道。

    一百来人扔鞋子的场景,他还是头一次见到,颇为壮观。

    “名单明天给我,我让人去取!”任八千心里可没法不责众这一说,人多怎么了?人多就能拿鞋子扔人了?回头找到机会挨个给他们小鞋穿。

    不过自己有那么招人恨?

    实际上只有第一个柳若瑶是心里真的恨,第二个就是觉得好玩了,然后其他人一看,这么好玩的事……

    到最后众人都没心思打了,就连架子另外一端也不时有人跑过来看一眼。

    可以说这一年的抢灯会是历年氛围最轻松的一次了,众人一个个笑的厉害,外面的观众也笑的厉害。

    就连女帝都有些忍不住。

    就任八千一个,觉得这次丢人丢大了,竟然被人一鞋子呼柱子上了。

    就连铜兰在比赛结束后看到他的下场,一脸的幸灾乐祸:“你那东西我才不要了。”

    想想她要后背挂着好几只鞋子,死的心都有了。

    抢灯会结束了,获胜者是一个叫做江宁云的女子,之前名声不显,实力却是不弱,跟红线也是在伯仲之间,再加上几分运气,便抢到了灯。

    “让人把这些鞋子都给我包好,我要带回去。”任八千想要起身把盔甲脱了,结果悲哀的发现屁股下面的尖刺又不知道扎什么下面了,自己竟然差点没起来。

    当他起身的时候,屁股位置又多了一块烂木头,怎么看怎么可乐,铜兰又哼哼哈哈大笑了半天。

    等他换完衣服,见到只有徐渭和徐乐、江虎还有众多护卫在等自己,其他人已经散了。

    如女帝、朝中诸位大人也都先行一步离开,现在进城的路几乎都被人堵死了。

    众人绕了一圈,才换了个城门进城。

    任八千回到宫中就直奔平乐苑,今天丢人丢大了,还是先回去抚慰一下自己心灵上的创伤。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杀到杜长空家逼着他把名单写下来,接过刚看他写了两行,任八千就惊咦一声,上面有个名字好像有些眼熟。

    石敢。

    “这是大执老的小儿子吧?今年好像才十三岁?”任八千问道。

    “对,第二个拿鞋扔大人的就是他!”杜长空补充道。

    “哼哼!”任八千冷笑不已,这小子还真不知道自己怎么死,有句话说的好,天作孽犹可,自作孽不可活。再过几天学府开学,我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还有铜兰一个。

    任八千仔细看杜长空在那写名单,这里面没有要进学府的了,不过没关系,自己早晚会找到机会给他们小鞋穿的。

    仔仔细细将纸折好揣怀里,任八千再回到宫中。

    女帝想起昨天晚上任八千的“英姿”就想笑,忍不住道:“你说让朕看你的英姿的。”

    任八千认真道:“陛下,单看前半程,臣可是无人可挡,所向披靡。”

    可惜后半面出了那么一点意外,不然就完美了。

    女帝微微摇头:“实力才是第一的。你弄这些虽然有些用处,可结果你也看到了。”

    任八千点头,这事情他是清楚的。

    可这门《如意观》每天修行一次,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精疲力尽了,一天修两次也没什么效果,那样对身体的负荷太大。

    至于拳脚,天天连个小萝莉都打不过,实在是没什么趣味。

    还是加特林什么的更和他心意。

    “国内想要一些功法,等不及了。”任八千这才说起正事,自从上次在米兰的时候视频谈过,地球时间已经过了九个月了,那些人等到现在也等急了。

    上次之前两次回去的时候,对方就已经提起这事了。

    “那便给他们。”女帝丝毫不在意。

    那个世界的事情,她并不是很感兴趣。

    “找些简单容易入门的吧,比较容易看到效果,我想他们信心更足一些。”任八千说道。

    两人去了趟清心殿,取出四本功法,其中两种前易后难,基础不牢。

    另外两种前难后易,前期入门难,修炼慢,但到了后面一马平川,从人轮进入地轮几乎没有多少阻碍。

    “就这四本吧,一次四种,自己也算是大方了。”任八千觉得应该足以让那些人满意。

    其他的就看他们自己了。

    不过现在年纪大的那些人,几乎没什么希望,倒是他们的后代有些希望。

    不管怎么说,自己也得换些好东西回来。合作归合作,对方总不能空手套白狼吧?之前自己可拿了不少东西,也算证明自己的诚意了。

    像功法秘籍这样的东西,自己可得换个好价钱才行。

    同时任八千也准备把这些复印一份送给家里。

    如果专门给自己家人选更为珍贵的,一来修炼难度更大,二来很容易被人惦记上,反倒麻烦。

    任八千觉得家人能好好过一生就行了,并不想掀起太多风浪。

    有的时候知道的多,得到的多,并不是好事,除非自己把他们带到这个世界。

    可在这个一穷二白的世界,对于他们也不是一件好事,想刷朋友圈都刷不了。

    两人在大殿中消失,青鸢红鸾二人对这情况几乎司空见惯了,打扫了一下大殿,便回去休息了。

    陛下最早也要九个时辰之后才会回来。

    此时的地球又到了四月份,春暖花开的季节,小区里的树木被刷成绿色,空气中总是飘着杨柳絮。

    任八千将窗户打开,空气还有些冷,不过此时正是中午,气温在能接受的范围内。

    女帝径直打开冰箱拿出自己存在里面的雪糕,一闪身就出现在沙发上,另一只手很自然的打开电视。

    任八千扭头看了看越来越像是宅女的女帝,忍不住叹息道:“陛下,还是先出去吃饭,电视晚上再看吧。”

    “哦。”女帝随口应了一声,一口一口咬着雪糕,换着电视频道找自己感兴趣的电视剧。

    看了半天手撕鬼子后女帝终于选择了放弃,将雪糕棍塞进包装里瞪着一双大眼睛看任八千。

    “陛下,先换衣服吧。”任八千提醒道:“我也去换套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