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任八千和女帝离开医院直接去了芙蓉街,这条位于泉城市中心名声远扬的小吃一条街。

    到了这里两人都觉得很有兴致,接下来的一路上,两人分工很明确,任八千负责买,女帝负责吃,基本只要门前人稍微多一点的店,两人都转了一圈,铁板超大鱿鱼,透明虾饺,章鱼小丸子,透明虾饺、岩烧乳酪、烟雾冰淇淋、水爆肚、肉夹馍、菠萝饭……

    周围的景色两个人一点都没在意,所有的心思都放在吃上了。

    不得不羡慕女帝的胃口,整整一条街吃下来,几块钱到十几块钱的小吃两人吃了两千多,其中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女帝消灭的,这样的实力人类可远远达不到。

    不知道多少吃货的愿望就是能吃遍一条街,可惜没一个人能够做到。

    吃了足足三个多小时,虽然有的味道并不是那么好,但胜在新鲜,很多都是女帝没见过的,这也让她总算觉得这趟旅程不那么无聊了,单单这里转一圈也算是值了。

    不过女帝胃口虽然好,但也有些东西吃不下去。

    比如说——臭豆腐,被扔给了任八千,从那之后她就自觉和任八千保持一米距离,总觉得他身上似乎有股子臭味,让任八千很委屈。

    臭豆腐吃起来很香的好吧?

    两人没事人一样在外面闲晃,其他的人只好在远处盯梢等着。

    毕竟之前还发生过任八千被打扰后直接开枪的的事情,陈世印象深刻,如果能够选择,他也不想去打扰两人逛街。

    陈世早就察觉出来了,这两人就是顺毛驴,不招惹他们什么事都没有,就过着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逛街,购物,在家看电视,出去吃饭。

    像他们这样有着超人的实力,还不搅风搅雨,这么低调,实在让人意外,也让他对两人感官还不错。

    有时候自己想想,也许这样才是修真者吧。毕竟层次差距太大,追求也不同,所以对世界上的人都追求的钱和地位都不太在意。

    不过如果有人招惹他们了,那麻烦就大了,这两人绝对不会手软。

    就像这次的事情,在很多人看来只是一件小事,只要任八千打个招呼,立刻就会有人去处理妥当。

    可他偏偏连话都没一句,直接就杀过来。

    这就让人焦头烂额了。

    陈世也打定主意,以后一定要在任父任母和任万年身上多下些功夫。

    同时还有另外一个想法,回头就将任万年吸收进某些部门,以后一定能派上大用场。

    看起来任八千对于家人还是上心的,虽然平时不怎么回去,但电话没少打,和漂泊在外面的普通人没什么区别。

    任八千和女帝吃遍整整一条街,总算回了酒店。

    酒店是双卧的套间,还有一个不小的客厅,女帝回来后衣服也不换,一闪身就落到沙发上了,很自然的打开电视。

    任八千总觉得女帝现在的日常就是吃,看电视,吃,睡觉,吃,看电视……无限循环。

    每次想到这个问题,他都感觉自己罪孽深重。

    将鞋子甩掉刚刚坐上沙发,就听到了敲门声。

    “来了!”任八千心里暗道,汲拉着拖鞋过去把门打开,就看到一个男子站在外面,大概三十五到四十岁之间,相貌普普通通,但看起来很沉稳。

    “任先生,你好,我叫王子君,有点事情找任先生,能进去说话吗?”王子君微微点头,露出一个充满善意的笑容,但并没有什么握手之类的举动。

    “进来吧!”任八千让开房门道。

    自己回去将脚上的鞋一甩,两条腿直接盘坐在沙发上,指指旁边:“你随意。”

    “那就打扰了。”王子君笑了笑,坐在旁边那张单人沙发上。

    “两位的生活还真是让人羡慕,不像我们总是忙来忙去的。”王子君先是笑道。

    任八千点点头,没接话,他也没寒暄的打算。

    女帝抱着抱枕,拿着遥控器寻找自己喜欢的节目。

    “任先生,我是安全部的,我就直说这次的来意了。

    是这样的,这次您的弟弟发生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学校那面是肯定没问题的,任先生不需要担心。

    那个刘家的人虽然有点让人讨厌,但只是普通人而已,与任先生比起来是地下天上,任先生也没必要为了他们费心,不如交给我们处理怎么样?他们会在这次的事情上接受教训的。”

    任八千一听,这就是典型的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给自己台阶下,然后这事就这么了结了。

    不过任八千怎么可能让事情这么结束,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蚊子虽然小,但也是要拍死的。”

    王子君一听,果然如同自己所想的那样,之前听了事情始末,他就猜到会如此。

    “不如让他们给任先生道歉如何?毕竟任先生之前也说过回来后会遵守法纪的,没必要为了这样的普通人违背了自己的话。任先生这样的人物,在这些人身上费心就太不值了。”王子君立刻道。

    任八千摇头:“我当时说的是没人惹我的话,一定遵守法纪。何况我已经很收敛了,不然我今天直接就拍死他们了,多简单直接?何必说这么多废话?”

    转过话头又道:“其实你劝我,不如劝劝那几个人,不就一条舌头么,有什么舍不得的?又死不掉。那东西留着,对某些人来说是祸患,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死在上面了。”

    王子君苦笑:“任先生说笑了。现在我们双方在合作期间,这一段时间我们双方在合作上都很满意,上面也希望能和任先生一直友好合作下去,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影响了双方。”

    “那不关我的事了,你看,我不缺钱,也不缺其他,所谓的合作什么的,不如说是我本着为了全世界人民的进步而做出了一定牺牲,拿出了一些属于我的东西,虽然冠上合作的名头,但你们比我的收获可大多了。唔,这么说来我还真挺伟大的。”任八千想了想,自己是很伟大啊,没毛病。

    “看,我就是这么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任八千一脸的笑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这么伟大,心里有点小激动。

    王子君:“……”

    任八千这话他真没法接了。

    果然和资料中一样,不好打交道啊。

    “任先生,摊开来说,你说怎么才能解决这事吧。”王子君直言道。

    “我就要那两条舌头。我这人说话很讲信用的,说要两条,肯定不要三条。说杀他全家,绝不留一个。当然,这次我只是小惩一下,告诉他们人不能做的太绝了。人在做,天在看啊。”

    “当然,若是你们愿意把他们装进水泥罐扔江里,那我也能接受。”

    “无论是从法律还是道德看来,任先生这么做都是违法,做的也太绝了。我们的职责是保护人民,不可能看着任先生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王子君感觉自己有些头大。

    “我真的做的太绝了么?”任八千扭头看女帝,脸上很疑惑。

    “换成朕就直接拍死,谁有意见一起拍死。”女帝终于将目光从电视上移开,一脸嫌弃。

    “你看,我太心慈手软了。”任八千扭头摊手。

    “任先生……”王子君还没说完就被任八千打断了:“我想说的已经说完了,其他的没必要多说,或者你们可以试试能不能拦住我们,不过我更建议你们劝劝他们。”

    “再见,记得把门关好。”任八千挥挥手。

    王子君见事情没法谈,只得一脸阴沉的离开房间。在他走后任八千笑了笑。对自己的之前的态度很满意,态度很和善,已经表达出自己的善意了。。

    “你说要看他们聪明不聪明,如果聪明的话,怎么办?”女帝有些好奇,任八千已经把话说的这么绝,她有些不知道任八千要怎么收场了。

    “陛下,总要给点奖励我才能说。”任八千扭头用一种讨要好处的语调说道,一脸的期待,比如你亲我一口,或者我亲你一口,我就告诉你。

    然后被女帝一脚踢下了沙发。

    ……

    陈世接到了消息,抽了两根烟,最后皱眉道:“刘家那几人,按勒索罪,抓起来吧。”

    本来他还没什么好办法,可刘家找任母要十万医药费,这事就可大可小了,此时刚好能用上。

    这也算是保护他们几人了。

    不然任八千和齐紫霄如果真想做什么事情,恐怕很难拦住。到时候怎么办?翻脸?还是当做没发生?不管怎么做都不合适,这样反倒是最适合的。

    按照规定,十万算得上巨额的敲诈勒索,处以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他们这是未遂,还会减轻,一两年就放出来,到时候任八千也早就忘了。

    这家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次也算给他们长个记性了。

    刘晴还在医院里等着,此时一脸的恣意。

    那四包钱就被她放在身边。

    而她的丈夫,刚刚听说事情后,也有些咋舌。

    “哼哼,那人真是找死。就从他那做派,不知道犯了多少事,早就该抓起来了,最好直接枪毙。”刘晴冷笑说道。

    没什么比别人刚在自己面前威胁自己,转身就被抓走关进大牢更让人感觉痛快了。

    “这钱他们得收走吧?”刘父问道,此时他心思也有些活了起来。

    哪怕能得到几万医药费,也是好的。

    “没事,出了这么大事,我就不信任家不掏钱。到时候可就不是十万的事了。他们也是活该,早点解决不就完事了?非要我闹到学校去,现在他家小的被学校处分,大的也要进去蹲牢房。”刘晴觉得自己已经胜利了,那个任家要倒大霉了。

    “以后还是注意点吧,真得罪什么惹不起的人就麻烦了。”刘晴的丈夫说了一句。

    “怕什么?”刘晴不屑道。“我做事还能心里没数?”

    几个JC进来的时候,刘晴立刻迎上去问道:“那人被抓住了?”

    此时JC来这里,除了这件事,她想不到别的可能了,想必他们是来通知的。

    “你是刘晴?”对方问了一句。

    “是,我就是!”刘晴一脸轻松道。

    “你涉嫌敲诈勒索,跟我们走一趟,这是拘留证。”来人二话不说直接把她铐上。

    突然的变故让房间内几人全都愣住了。

    怎么变成抓刘晴了?

    “是不是哪里弄错了?”刘晴瞪大眼睛,尖声质问。

    “刘满,刘明镜,也带走。”

    这下所有人都傻了。

    就连刚刚赶到不久的刘晴丈夫也蒙了,怎么突然这样?

    ……

    当天晚上任八千接到消息的时候,冲着女帝道:“看,这世界上总有聪明人的。这样我态度也表达出去了,还不用麻烦。”

    “哼哼”女帝仰头鼻子里哼哼一声,不去理他。

    任八千听着她的声音,觉得有些可爱。

    转手给父母打了电话,将事情解决的事告诉他们,又聊了会儿家常。

    然后趴在沙发上,看着女帝摇曳的身姿走进里面的房间,发了会儿呆,随后叹口气。

    现在他和女帝的感情倒是挺好,他越来越熟悉女帝的性子了,女帝也在某些方面越来越像个女孩儿了。

    可力量层次相差太大了啊。

    就现在这样,哪怕成婚了,任八千觉得洞房之日就是自己倒霉之时。

    还是要努力啊。

    等女帝将房门关上,任八千想了想,便躺回床上修行木想观,再次出现在那个只有一棵苍天大树的世界。

    女帝察觉到外面的声音,坐在床上,嘴角带上浅浅的笑容,在床上翻滚了几下,抱着一个枕头想了会儿心事,才进入睡眠。

    一夜过去,第二天一早,两人便启程回S城,顺便还在飞机上洒了一波狗粮。

    得到这个消息的陈世也松口气,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事情就这么解决了。

    任八千去取了之前订购的那些物理化学教材和《三字经》,以及以及一些实验课的用具,便和女帝回到大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