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书催更?请给我们留言!
♂主编强推—>点击过千万的火爆爽文
    一周时间到,任八千看着破破烂**起之前的破损程度还有过之而无不及的破拖车,很满意的点头。

    “记得啊,一个月。”任八千指了指铜兰和石敢。

    “大家都是大耀的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劳动不分高低贵贱,加油!桶和刷子都在那,第二天我希望厕所是干干净净的。”任八千朝着众人挥手,转身飘然而去。

    留下一众人满脸沮丧。

    不过这种情况在之前两天就已经预料到了,石敢倒是接受的很快,冲着众人拱手:“这些日子劳烦各位哥哥姐姐了,改日山槐楼不醉不归。只是小弟还有一件事要劳烦一下诸位……”

    石敢略微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些日子大家都对准点,别洒到外面……”

    众人:……

    铜兰整张脸和包子似的,鼓鼓的,在那生气。

    让人想掐上一把。

    不过都知道她此时恐怕心里面不知道怎么骂呢,都不去招惹她。

    “要不找两个杂役打扫得了,反正伢鬼也不在。”有人出主意道。

    石敢苦笑:“他哪是那么好糊弄的,到时不一定会怎么样。伢鬼有句话说的倒是不错,错了要认罚,挨打要立正,事已至此,该如何如何。”

    众人自然也都知道任八千不是好糊弄的,见此也不再多说,纷纷叹口气离去。

    49个学员第一次这么齐心做一件事,可惜却是失败告终。

    第二天任八千一大早先去男厕所转了一圈,厕所是那种老式学校厕所。

    小时候的学校厕所让他印象深刻,建造的时候特意让人用水泥砌了个斜坡,每天用大量水冲下去,会直接通到墙外的大坑里。

    不过味道仍然不小,毕竟大耀太热了。

    厕所比之前杂役每天打扫的时候要脏了点,不过能看出确实打扫过了。

    既然这样,他也不需要要求太多。

    毕竟让石敢和铜兰二人打扫厕所,本身就是一件很大的事情了。

    中午放学后他才走了一半,一个人突然不知道从哪跃出来,暴喝一声:“任大人止步。”

    周围的侍卫一开始吓了一跳,还以为是遇到刺客了,刀都抽出来一半。

    接过再一看来人,却是工部尚书铜震野。

    “铜大人!”任八千一看铜震野老梆子脸色不好看,心想八成是铜兰打扫厕所的事情。

    “任大人,让兰儿扫厕所是不是有些太过?”铜震野老梆子暴喝道。

    “国有国法,府有府规。无论是谁,本官都一视同仁。”任八千说道。

    “你这样却让铜兰日后受人嘲笑,今日哪怕有陛下的面子在,老夫也绝不与你善罢甘休。“铜震野大声道。

    任八千歪着头看他,一只手直接在对讲机上按了一下,然后道:“铜大人,这事本来没几个人知道的,不过你这一嗓子喊完就全知道了。”

    旁边的院子里正在那探头探脑的看,没记错的话这好像是石青的府邸。

    “这样的事怎么能瞒得过人?任大人,虽然你我相处甚佳,但就为了兰儿,老夫今天也得让你见识一下老夫沙包大的拳头!”铜震野扬起双拳道。

    “铜大人!”徐渭等人立刻拦在任八千身前。

    “让开,不然连你们一起揍。”铜震野粗声道。

    “铜大人,在下等人职责所在。”徐渭皱眉道。

    “那就不用多说,老夫今天就让你们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铜震野轻哼一声,一瞬间就出现在徐渭身前,双腿微缩,身形离地半米,与坐在角牛背上的徐渭等人身高相同,一拳重重砸了过去。

    徐渭也一拳迎上,双方硬碰硬对了一拳,徐渭顿时倒飞出去。

    铜震野又从众人上方扑向任八千。

    “保护大人!”有人大喊一声直接从角牛背上跃起,却被铜震野一掌拍了下去。

    任八千看铜震野的速度快若闪电,转手之间就将实力最强的徐渭和另外一个护卫打飞,抬手一手枪就打了过去。反正他也清楚伤不到铜震野,只是为了减缓一下速度。

    铜震野看到任八千手中举起一个黑色小东西时目光就是一缩,一瞬间在空中转了一下身正好让这一枪打了个空,手掌朝下一拍将身下一个护卫从角牛身上拍落,自己借这这一下力在空中转了半圈再次朝着任八千扑过去。

    “老夫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沙包大的拳头。”铜震野在空中狂笑一声。

    一道红影突然出现在铜震野身边,场中众人还没看清那红影的动作,铜震野就如同炮弹一般直接砸斤旁边府邸的院墙。

    连带着塌了半截墙。

    一击过后,那道红影落在一个角牛背上,俏生生站在那里,脸上平淡如水。

    “见过陛下。”众人齐声道。

    “沙包大的拳头是多大?”女帝冷声问道。

    铜震野灰头土脸回到场中。

    “陛下,想兰儿每日辛苦陪他练武,教他拳脚,可他却让兰儿扫厕所。”

    “铜大人,大丈夫做人做事要分明,虽然铜兰陪本官练武,没功劳也有苦劳,可做错事该罚还是要罚,这是最起码的道理。何况打扫厕所的也不是她一个,还有大执老的儿子石敢,大执老还没说什么呢。”任八千一脸正义凛然。

    铜震野皱眉,似乎想到什么,然后一拍手掌恍然大悟:“难怪大执老告诉老夫这事,不然老夫还不知道,他竟然挖坑坑老夫,这就找他说个明白,非让那老匹夫好看。陛下,老夫先告退。”

    任八千一脸的炯炯有神,铜震野老梆子你还能装的再像点不?

    “别急着走,还没告诉朕,沙包大的拳头是多大,朕好奇的很。”女帝淡淡道。

    铜震野一脸干笑,拱手道:“陛下,臣刚刚见到沙包大的拳头,实在是厉害的很,臣佩服不已。只是那拳头太快,臣实在是看不清楚。”

    “那就再让你见见!”女帝一闪身出现在铜震野面前又一拳把他打飞出去。

    大执老府邸围墙又塌了半截。

    石青坐在院子里看着躺在地上眼角发青的铜震野,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下,才慢慢道:“方才你诬陷石某的账就不跟你算了,这墙你得修好吧?”

    铜震野:“呸”

    一脸幽怨叹息:“唉,陛下变了。”